那些爆炸督此起彼落,連響了十二聲,嚇壞了的士兵們只見身邊的戰友紛紛衰嚎著跌倒,他們的士氣很快就崩潰了,只聽后隊一陣擾動,有些士兵開始逃走,那混亂由后往前蔓延,過了沒多久,這支被恐懼擊潰的軍隊就潰逃了,嚇壞的了士兵們沖潰了托利歐的監軍隊伍,往來時的大街逃了回去。

  • Home
  • 未分類
  • 那些爆炸督此起彼落,連響了十二聲,嚇壞了的士兵們只見身邊的戰友紛紛衰嚎著跌倒,他們的士氣很快就崩潰了,只聽后隊一陣擾動,有些士兵開始逃走,那混亂由后往前蔓延,過了沒多久,這支被恐懼擊潰的軍隊就潰逃了,嚇壞的了士兵們沖潰了托利歐的監軍隊伍,往來時的大街逃了回去。
2022 年 6 月 11 日

托利歐大怒,連連發令讓監軍的騎士處決逃亡者,但他們人少,根本殺不了這嚇破膽的千餘人。

。 譚母讓他去病房,轉身就給卓父打電話說今天的情況。

別人家的孩子犯了錯,她管不著,可如果牽連到自己的女兒,那她就不客氣了。

永遠不要低估一個母親,想要保護自己孩子的決心。

卓父特地從別的城市趕過來,半夜抵達。

看到卓駿,毫不客氣一巴掌扇了過去。

「你媽急需要動手術的錢,你竟然敢動這筆錢!」

「爸……」

「說,錢去哪兒了?」

「我……我拿去投資,結果全虧了。」

不僅如此,還背負一百多萬的債務。

卓父面色十分難看,但能有什麼辦法,打也打了,罵也罵了。

這個債肯定由卓父填上。

「你和譚晚晚進展怎麼樣了,年前打電話不是說兩人好上了嗎?儘可能在大學期間訂婚,免得生出別的變故。」

卓父不僅想要延續兩家的交情,也是看中譚家的實力。

對比之下,譚家蒸蒸日上,卓家卻前景不大,全家的希望都擺脫在卓駿身上,希望他能留在帝都發展。

他和譚晚晚一個專業,都是金融商科方面的,譚家又是證券公司,很適合卓駿的發展前景。

卓駿面色難看。

「不要告訴我,這點小事你都辦不好?」

「我辦的好。」

「那就行,我把你養這麼大,是讓你比我更成功的!」

「我一定可以的。」

卓父這才鬆了一口氣:「這次譚家幫了很大的忙,多去走動,嘴巴甜一點,你媽這邊有我呢。」

卓駿點頭,打算後面跑的勤快點。

卓父都來了,譚母來看望了幾次,也就沒來了。

病房不需要那麼多人,譚母安排了兩個護工。

周末唐幸厚臉皮的過來,理由還特別正當。

「阿姨,我想讓晚晚幫我補習數學,我對她的專業很感興趣,也想問問關於專業的問題。」

讀金融的就沒有數學不好的,誰能拒絕一個高三嗷嗷待哺的學生呢?

唐幸眨巴著眼睛,裡面寫滿了對知識的渴求。

「快進快進,晚晚當初的複習資料我都沒扔呢,你肯定用得上。」

譚母熱情招呼:「她還沒醒,我馬上去叫她,你在客廳吃點東西。」

譚母拿了很多吃的,全都是進口零食。

譚晚晚就這樣從暖融融的被窩裡被揪了出來,頭髮亂的跟雞窩一樣。

「小幸都來了,要問你學習上的事情,你快點起床。」

譚母打開衣櫃,給她挑了一個裙子放在床上。

「你那狗頭多久沒洗了?快點洗個頭,一點都不尊重客人。給你半個小時,快點!捯飭乾淨一點,我先留她吃早飯。」

「媽,到底誰是親生的!」

譚晚晚哀嚎。

譚母白了一眼,並不作答,又要火急火燎的下樓招待唐幸,半路被譚父拉住。

「至於嗎?以前晚晚又不是沒有同學上門做客,你這次怎麼這麼認真。」

「我喜歡小幸這孩子。」

譚母眉開眼笑。

「晚晚同學你哪個不喜歡?」

「不一樣!」

譚母也說不上來,就是特別對胃口。

可能這就是冥冥之中的緣分,丈母娘看女婿,總是越看越順眼的。

譚父不明白,看唐幸很難受,尤其是唐幸沖他笑,嘴巴很甜的喊叔叔,他更不自在。

老丈人看毛頭女婿,是一百個不順眼。

譚父覺得自己見鬼了。

莫名其妙的不順眼,沒道理啊,這麼優秀的孩子,哪個家長不喜歡?

。 宋三姐雖然不太想要離開二姐家裏,可為了長遠,她最後還是購買了隔壁的房子,只是她沒有想到的是,她剛剛行動起來,二姐家裏直接就將隔壁購買了,沒辦法她只能購買了更遠一些的房子,好在大家都在一條街上面,那怕是離得有點遠,也不會真的就沒有交際。

「你怎麼會想要買隔壁的房子,萬一小妹回來,覺得我們有房子了,就將我們趕走了?」宋二姐不是很能理解。

「你三妹是不是和小妹關係不太好?」劉三就知道自己妻子根本就沒有看出這其中很多的麻煩,他們不可能得罪了小妹,這個三妹妻子也不想要離太遠了,他也就只能用這個法子,讓他們離得遠一些,但又不會特別遠,這樣對誰都有好處。

「都是親姐妹,事情已經過去多久了,還那麼小氣的記着。」宋二姐聽到劉三的話,已經知道小妹和三妹或者說除了大姐之間的關係都不會調合了,之所以會願意帶着老劉,怕也是她當初雖然不會幫着對方,也沒有真正的欺負對方,可是三妹就不一樣了,可是沒少因為是姐姐的關係,欺負小妹,現在小妹有了能力,三妹沒有一點認錯的態度,以後的能相處好怕是難。

至於她自己,讓她拿東西送過去可以,可是讓她去道歉,那也是不行的,所以兩邊的關係處理一直都是淡淡的,也就是沒有到一點不管她的地步罷了,再親近的關係是沒有的。

「我知道你顧念姐妹情,可三妹和小妹之間有誤會,也不是我們能解開的,現在這樣時不時照顧一下他們,已經是我們能做的事情了,再多怕也是不行了。」前段時間三姨子住在家裏,還多出來兩個小孩子,說真的他是真的不太習慣,好不容易讓人搬走了,還是搬遠一點好,這樣對誰都有好處。

劉三將宋二姐哄好了,再加上懷孕已經消耗她不少的精力,到也不會時時刻刻關注著自家三妹那邊的情況,反而是三妹一走,她也有了時間,會時不時去大姐家裏坐坐。

「大姐,這是做的什麼呀?味道真的很不錯了。」宋二姐滿臉驚奇,自家這大姐以前在家裏的時候,每天都要下地,從來都沒有做過農活,更不要說做飯了,所以到了這裏,那怕是每天都有肉吃,每天做出來的味道也很一般,可是經過這麼長時間的練習,現在做出來的味道居然不錯了。

不會出現味特別腥的魚,或是還沒有入味的肉之類的了,這樣的進步讓她原來做飯那點驕傲也慢慢消失了,反而會因為大姐時不時做出來特別好吃的小吃,而跑到大姐家裏坐着吃上一些。

「小妹不太喜歡吃蔥油餅,說是太油了,我想要試一下,不放油做出來的餅子,已經試了好多次了,這次算是最成功的一次,是不是味道還算是不錯?」宋大姐也有一點緊張,小妹走的時間太長了,她的心已經有些開始不安起來,想要試着看看能不能做出對方喜歡的東西,說不定會讓對方有點依戀。

自從再次見到小妹,她總覺得對方離他們很遠很遠,明明還是那個被她從小帶到大的小姑娘,偏偏給她的感覺又很不一樣了,那是她唯一能依靠的親人了,所以她想要抓住,無論用什麼辦法,都想要抓住。

「這個還不錯,如果再加上些牛奶,說不定會更好一些。」宋二姐愣了一下,看了一眼大姐,心裏嘆了一口氣,並沒有因為被對方比下去而生氣,反而心裏有些酸酸的。

說真的她很不喜歡這個姐姐,明明自己已經過得很辛苦了,偏偏每次都會照顧到他們這些小的,她和三妹兩個也差不多是大姐帶大的,而大姐其實沒有比他們大多少,也就是二歲罷了,想想他們家裏的情況,他們兩歲的時候也只知道在外面瘋玩,可是大姐那個時候已經開始幫着娘帶他們兩個小的了。

「牛奶嗎?不是很好找,不知道加羊奶好不好,我再試試看。」宋大姐其實試過,覺得味道還算是不錯,可她的見識實在太少了,還真的沒有試過什麼好吃的,既然妹妹都覺得可以更好,她也就相信了。

相比起宋家三姐妹關係處得不錯,宋綿綿這裏就不是很順利了。

她抓到的那個女鬼,因為是被人害死的,人家根本就不願意去投胎,就想要弄死那個員外,這點她也是知道的,可是人家的關係不一樣,還有着賣身契,她要是真的直接鬧上去,吃虧的也只會是她自己。

她想要幫助對方,但並沒有把自己給搭上的想法,所以她才會選擇那個時候將鬼帶走,本來以為離開那裏,這幾天她又用了化煞咒,因當沒有什麼事情,結果根本就不像她想的那樣順順利利送回陰間界,反而是直接出來就想要咬她。

宋綿綿學的是高深的道法,可是她學習的時間太短了,那怕有着系統的幫助,她現在的能力也不足,好在她抽獎得到了不少的好東西,其中一道就是鬼差,可以直接將人家的頭頭拉出來,這樣的女鬼只有上了勾魂鎖,根本就不可能跑掉。

鬼抓住了,這個時候因為也不用擔心會跑掉了,讓宋綿綿的好奇心又起來了。

「你自己明明知道,進入周家成為周老爺的女人,會死的可能性很高,為什麼自己要去?去了知道了結果,還會有怨恨之情?不就是一場交易嗎?人家已經付錢了,你就要給出因有的商品呀?」這個就是宋綿綿很不能理解的。

不管周老爺最後會怎麼樣,這些鬼在死之前,因為交易得到了好處,最後會怎麼樣,這不是大家以前就已經說好的,你給銀子,我拿商品,沒毛病呀?為什麼這樣的情況下,還會產生這麼大的怨氣來。

「不,不是這樣的,我根本就不願意,我是被人推出來了,我對周老師沒有一點想法。」女鬼原來恢復正常的眼睛一下就紅了起來,像是有着萬千冤屈一般。

「可是你已經死了,人有人道,鬼有鬼道,你已經死了,就因當行走在鬼道上,那些冤案就讓該做這件事情的人去做,其它的事情都無關緊要。」宋綿綿看到女鬼的樣子是怕的,她還是第一次見到女鬼這麼可怕的樣子,不怕那是不可能的。

「行了,行了,趕緊走吧!那周員外欠下那麼多的債,也是活不了多久了。你那麼急做什麼?」宋綿綿小聲的嘀咕一句,看人已經進了鬼門,這才鬆了一口氣。

宋綿綿並沒有在這裏多待的想法,送過鬼的地方,怎麼都會讓人覺得怪怪的,反正她是不怎麼想要待的,至於那個跟了一路的小爬蟲是不是要在這裏待着,也不管她的事情。

在送鬼的時候,她可是用了封禁術將這裏封起來,只要不會法術的人,怎麼都在等到十天半個月之後才能進來,那個時候這裏的陰氣早就已經散完了。

可要是這人自己非得打破這處封禁,自己要作死,別人也根本就管不著不是。

事情都處理完了,宋綿綿換了一身行動,慢慢的往京城去,這段時間那位林小姐可是找了不少宋家和林家的麻煩,她就有點好奇了,到底是什麼樣的奇遇,讓她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開始有機會將手伸向更遠的地方。

「你聽說了嗎?陳侯府那個認回來的外室女,被太子看中,已經被定為良締,這福氣也是無人可及了。」有人感嘆了一句,這些官家出來的女子,那怕是一直養在外面,等到他們真正回歸之後,身份也不是其它人可比的。

「可不是,聽說好些官家小姐都沒有能入得太子的眼,也不知道她怎麼就那麼運氣。」有人感嘆了一句,太子妃的位置要通過大選,還得皇帝親定,沒有一點身份的人,根本就不用想,反而是這些低一些的位置,只要合了太子的心意,那怕只是一個平民女子,也是可以進入太子府的。

可是誰也沒有想到,太子會選一個外室女,大家都知道外室女的身份尷尬,那怕是成了太子的人,該被看不起,還是會被看不起。

原來還一直鬧不明白怎麼回事的,現在終於知道人家為什麼會有那麼大的本事了,成為了太子的女人,不管陳家人怎麼想,對這個女兒的重視成度都會更高一些,讓對方手裏有人了,對林家和宋家的惡意可不就更深了,更重要的是,這姑娘回到京里的日子因當不太好過,不能讓自己的氣發出來,那就將心裏所有的不滿都發在林家和宋家身上好了。

只要不高興,就將心裏的不高興都放在兩家人身上,看起來以後還會有更多的事情發生,宋綿綿也不怎麼感興趣了。

只是在回去的時候,掃了一眼那個冒着黑氣的地方,也不知道那裏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只希望這些事情不要影響太大,要不然對百姓來說,可不會是什麼好事。

宋綿綿離開了京城,也沒有發現有一個人在她離開之後心有所感,向城門的方向看了一眼。

陳淋玉早就已經不是前世那個對世界充滿善意的女子,前世她也和現在這樣運氣及好的救下了自己的表哥,最後被還嫁給了對方,只是她怎麼也沒有想到,那個在她面前表現得溫文爾雅的男子,背在里會是那樣的狠厲。

明明是自己無能,偏偏將所有的錯處都怪到她的身上,看看這輩子她不過是回來之後病了一下,接着那個女人還不是選擇嫁給了太子,還以為自己有多少能力。

至於她自己,這輩子也不會嫁給對方了,那個女人害了她一輩子,她也不是那種吃了虧就吞下的人,必是要讓對方知道,她陳淋玉不是好欺負的,不就是嫁給太子,她也可以,最後更是會站在最高的位置上。

不知道那個未來會成為皇后太后的女子,最後還能不能走到那一步,反正她會一步步讓人認清她真實的樣子,到了那個時候,那怕是太子喜歡她,最後也會迫於壓力,根本就沒有辦法再喜歡她,她的一輩子就好好的待在冷宮裏吧!就如她上輩子那樣,明明身為主母,偏偏過得還不如一個姨娘。

。 她一邊向前艱難的爬著,一邊寒聲道:「我生於豪門,曾經的我也是一個無憂無慮,毫無心機的小女孩。」

「可是我身邊的親戚卻視我為眼中釘,我十六歲那年,我的叔叔甚至給我下藥,讓我險些遭到社會混混的凌辱……」

「他為什麼這麼對你?」陳宇不解。

「呵呵,因為我是鄧家的人,我的存在,會從鄧家分一杯羹,哪怕我對他們的威脅是微不足道的,但他們依舊視我為眼中釘。」

「從那時候開始,我才意識到,我生在豪門,就要承受豪門中的一切,你不想被人吞掉,那就只能站起來和他們拼,所以你不理解我為什麼要這麼死命的往上爬,為什麼為了得到鄧家不惜一切。」

「好吧,你有你的苦衷,但是你的方法真的太過於極端了,王遠是被你利用了吧。」陳宇道。

「呵呵,他也不是什麼好東西,知道我有求於他,就百般的為難我,我和他上了多少次床?他就是一個變態,他讓陰屍失控后遭陰屍反噬是罪有應得。」

鄧媛撲通一聲倒在地上,她劇烈的喘息著,她已經耗盡了所有的力量。

「我同情你,但你今天真的走不了的。」陳宇嘆了一口氣道:「命中有時終會有,命中無時莫強求,認命吧。」

「都是你,是你毀了我的一切,陳宇你記著,我哪怕是死了,也會變成厲鬼,讓你永生永世不得安寧。」

鄧媛突然用自己完好的那隻手抓出一把匕首,毫不猶豫的刺穿了自己的喉嚨。

「你…」陳宇吃了一驚,連忙上前,卻已經晚了。

鄧媛捂著脖子,大量的鮮血從脖子裡面湧出來,她死死的盯著陳宇,雙眼中露出一絲極強的恨意:「陳宇…你也是一個可憐蟲,前世今生都是。」

「你說什麼?你說清楚。」陳宇的神色巨變,鄧媛知道自己的秘密,那她極有可能屬於那股神秘的力量。

他右手一點,想試圖為她止血救下她,但是終究還是晚了,鄧媛死了,她兩眼睜的大大的倒在地上,脖子還在往外涌著鮮血。

陳宇在一邊看著她,一言不發。

她臨死前的那句話給陳宇的衝擊力太大,前世今生都有一股無形力量操縱著自己的命運,即使是現在,陳宇也無法擺脫那個噩夢。

「她怎麼了?」帶人趕來的任正浩吃了一驚,看著已經沒了氣息的鄧媛,他叫道:「快去叫救護車,快點。」

「沒用了,救不回來了。」陳宇搖搖頭,這女人計劃失敗,她是一心尋死。

「她為什麼自殺?你為什麼不攔著?」任正浩怒道。

「那你為什麼現在才來?你早來了不就阻止她了嗎?」陳宇瞥了任正浩一眼,一句話堵的他啞口無言。

「陰屍呢?」任正浩問。

「灰飛煙滅,讓鄧家的人可以放心了。」陳宇淡淡的說。

「那就好,鄧家的人想見見你。」

「不見。」陳宇吐出了兩個字。

鄧媛臨終前的那段話讓陳宇對這個豪門沒有一點好感,他現在是不想和鄧家有任何往來。

「陳宇你這有些過分了。」任正浩眉頭一皺:「好歹他們鄧家也是港島那邊來的,你見見沒什麼壞處。」

「任正浩,我對你的印象其實是不錯的,但是你千萬不要讓我看不起你。」陳宇冷冷的丟下了一句話,轉身離開了這裡。

「你什麼意思?」任正浩怒了,陳宇的話是什麼意思?

Posted in 未分類

Leave a Comment

Lorem Ipsum is simply dummy text the printing and setting industry. Lorm Ipsum has been the indust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