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維爾和她在沙漠裏好不容易才得到的戰利品。

  • Home
  • 未分類
  • 那是維爾和她在沙漠裏好不容易才得到的戰利品。
2022 年 5 月 9 日

可惜現在,卻全要變成餵養那些亡靈生物的誘餌。

在魔力的加持下,那些肉塊直接劃了一道漂亮的拋物線落在了房間的另一個牆角。

果然,在食物的吸引下,那些沒有腦子的殭屍們紛紛怪叫着朝着那些肉塊撲了過去。

「好噁心……」

雖然維爾等人已經對這些傢伙有些免疫了,但是那殭屍瘋狂爭食還把口水弄的滿地都是的一幕還是讓伊芙和艾麗莎這兩位女性頗為反感。

「好了,你們開始吧。」

雖然那些殭屍被肉塊調走,但是,維爾還是嗅到了一絲不太妙的氣息。

等等……

那些巫妖!

果然——

就在肉塊落地的那一霎那,那些巫妖就開始有了一些動靜了。

作為有智慧的亡靈,這些穿着破爛袍子的骷髏可沒那麼好對付——完全無視那些肉塊,它們緩緩的從地面上浮了起來,緊接着,一雙雙藍色眼瞳在偌大的大廳來回掃視,宛若黑夜裏的探照燈。

不過還好,有着高階隱匿捲軸的加持,維爾等人並沒有被發現。

……

時間過的很快。

在暗鴉和艾麗莎這兩位大法師的聯手之下,那個禁制的光輝已經很明顯的黯淡了下去,但是與此同時,維爾一行人身上的光幕也開始緩緩的衰減了。

捲軸的力量開始衰退了。

「還沒好嗎?好像已經有巫妖注意到我們這邊了。」

看了一眼連汗都來不及擦拭的兩人,維爾握緊了手中的長劍。

「快了快了!再等等,馬上就要解開了,」手上的動作沒停,暗鴉和艾麗莎手中的魔法熒光不停的閃現著。

就在這時,只聽「撕拉」數聲清響,暗鴉的手臂上瞬間出現了一些鮮紅的痕迹。

那是血。

暗鴉先前的傷口崩裂了!

糟了!

看到那些殭屍忽然掉轉的身子和那些閃起綠芒的雙眼,維爾心中的不安徹底攀升到了極點。

誰又能想到,在這死氣瀰漫的空間里,居然會有讓傷口不停惡化的作用?而且那傷口,還是已經癒合了的!

到了這個時候,這高階隱匿捲軸其實也沒了意義。

原因嘛,其實很簡單——雖然表面看起來,維爾一行人所在的位置空無一物,但是對於亡靈一族來說,哪怕是隔絕了絕大部分氣息和聲音,這一縷細微的血腥味還是好比黑夜裏的火把一樣明顯。

不行!

這個時候,暗鴉和艾麗莎的進度絕對不能被打擾!

「躍動吧!狂亂吧!狂風啊,吹響狂野的浪潮,我將聆聽您的寄語,奏響毀滅的音符!風語·狂風之息!」

丟出幾道龍捲彈開靠近的殭屍,幻化出一柄長劍后,維爾開始醞釀起自己的殺招。

「至暗的精靈啊,跳起混沌的圓舞……」

黑色的火焰在長劍上緩緩躍動着,一股奇特的力量宛若黑洞一般把周圍的死氣全部都吸收了進去。

雖然這柄魔力長劍並不能完全支撐起這一劍技的力量,但是維爾手頭上並沒有多餘的武器了。

也不知道【暗炎審判】對這些傢伙到底有沒有用。

不過,在光暗魔法都無法使用的情況下,這個極為特殊的火焰系劍技毫無疑問是維爾破壞力最強的殺招了。

神色一凜,黑炎開始瘋狂的擴散,那熾熱的高溫把維爾四周的地面燒的一片焦黑。

就在這個時候,地面卻忽然開始劇烈的晃動起來,緊接着,無數聲慘叫開始在這個大廳里飄蕩起來。

尖銳,可怖。

宛若惡鬼的慘嚎。

而那個聲音的源頭,來自地面的下方!

隨着聲音的響起,那些把注意力放在維爾一行人的亡靈忽然像是收到了什麼命令一般開始往那面紅色的大門靠近。

就連那些巫妖也是如此。

它們嘶吼著舉起了手臂,然後開始在那扇石門上瘋狂的撕扯著。

怎麼了?

散去匯聚的魔力,維爾一頭霧水。

雖然搞不清楚這些傢伙為什麼忽然開始發瘋,但是維爾很清楚,艾麗莎和暗鴉又獲得了一些寶貴的時間。

「快點!」

連聲催促着,維爾的視線不停的在殭屍群和小門之間遊走着。

就在這時,那扇大門卻出現了一些新的變故——

轟隆隆!

地面開始瘋狂的顫動着,一股猩紅色的霧氣開始在那扇門上緩緩挪動着。

門沒有開。

但是,一道奇異的光芒閃過,大門附近的地面上卻忽然冒出了一大堆冒險者的屍體!

等等……

這是單向傳送魔法陣!

回想起腦海中在紅塔魔法書中看到的介紹,維爾看向暗鴉的眼神中忽然泛起一絲冷意。

……

宛若小山一般的冒險者屍體胡亂的散落在那裏。

他們的傷口很新,那些溫熱的血液似乎還沒有涼透。

不過,在那幫殭屍「大嚼美味」的時候,那個屍體堆卻忽然動了幾下。

呃……

看起來似乎還有幾個活口的樣子。

不過這時候,活着或許還不如死了好——

當他們睜開眼睛的第一幅畫面,就是一大群怪異的殭屍張著血盆大口咬過來的情景。

「這是什麼地方?」

「啊!亡靈!不!!!」

「誰來救救我們!我還不想死!」

慘叫聲響起。

幾個還沒有斷氣的傢伙只能眼睜睜的看着那些醜陋的惡魔對着自己猛撲過來,然後生生咬斷自己的喉嚨。

「我們能去救他們嗎?」

似是有些不忍,伊芙那雙迷人的雙眼掛上了些許淚痕,她抬頭望向維爾,但是後者一臉無奈的搖了搖頭。

其實,她自己也很清楚這個問題的答案。

「你還是那麼仁慈……不過,我勸你最好別這麼做。就算你救了他們,他們也不會感謝你的,」聽到伊芙的詢問,一直把注意力集中在小門魔法陣上面的暗鴉忽然抬起頭,「其實這也是這幫傢伙貪婪的結果……幾乎每一年,我都會看見不計其數的冒險者衝進花都附近的金字塔里,當然,他們絕大部分都再也沒有出來過。」

「可是他們……」

「當然,他們中的絕大部分傢伙,都死在那所謂的同伴手裏。」

「……」

聽到暗鴉這麼解釋,伊芙也閉上了自己的雙眼。

確實,這種事情對她來說太過殘酷了。

……

爭搶依舊在繼續著。

令人頭皮發麻的咀嚼聲此起彼伏。

在亡靈外加死氣的雙重打擊下,那些僥倖存活的冒險者根本連抵抗的機會都沒有就一命嗚呼了。

嗯……

維爾也大概能明白那塊地方和大門顏色的由來了。

當然,這只是題外話。

看到那些屍體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減少了下去,維爾握緊了手中的長劍。

是啊,對於這麼一大群亡靈來說,那些冒險者的屍體只不過是杯水車薪,在「清理」的差不多之後,那些傢伙的下一個目標就是我們了吧?

果不其然——

就在那些「食物」被消耗一空的時候,無數雙密密麻麻的綠色眼睛直接沖着維爾一行人掃了過來。

宛若夏夜裏的螢火蟲。

……車窗外的天空越來越陰沉,雨勢也越來越大。

小雨已經轉成了中雨。

「宇哥哥,下這麼大的雨,別回家了,去我家吧!」

小了白了兔發出了邀請。

「……」

張明宇猶豫了一下,想著反正回家也沒事,於是點點頭:「好。」

「嘻嘻。」

小了白了兔滿臉欣

《從和天後老婆離婚後開始爆紅》第二百五十章共處一室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聽到楚帝揚言滅宗而來,青木霄臉色變得凝重起來,不敢有絲毫的大意。

楚帝之所以能一步步走到今天,多少對手皆是因為輕敵,最終死於楚帝手中。

先前在木城外一戰,他們也因為小覷楚帝,險些被符海鎮殺。

這一次楚帝非一人前來,明顯是做了完全的準備,氣焰如此囂張,看上去好像底氣十足。

念及此。

青木霄沉聲道:「開啟護山大陣,眾位長老聽令,誅殺楚帝。」

隨著聲音落下,三名老者身影倏地朝木宗深處掠去,其他人身影上迸射出恐怖的靈氣波動,掌中兵戈祭奠而出,直指在楚國眾人身上。

看到這一幕。

白起躬身一揖,「陛下,末將請求出戰。」

楚帝回首看去,目光落在白起身上,「准了。」

一聲令下。

白起,項羽,帝辛,冉閔四將挺身向前,朝著木宗強者殺了過去。

其後,李元霸,袁洪,張奎,呂布,李靖諸將緊隨,一時間恐怖的鐵血殺氣席捲,充斥在每一寸空間內。

隨著眾人疾衝上前,虛空之上出現一團團漩渦,眾人身上的氣息徹底改變了。

白起被無盡的血紅之氣包裹,滔天的殺意好似天河之水,奔流三千尺,在他身上籠罩血紅色鎧甲,掌中緊攥戮神戟。

這一刻,他似魔,似修羅。

雙眸化為紅色,彷彿燃燒的火焰,凝神向前看去,摧枯拉朽,所過之處,空間好像被點燃了一般。

項羽身上金芒萬丈,背後一座巨人出現,好像擎天的巨猿,一桿天龍破城戟,鋒銳的幽光,攝魂奪魄。

帝辛和冉閔一銀一黑,亦是恐怖無匹,彷彿神魔下凡,傲立於木宗山門前。

Posted in 未分類

Leave a Comment

Lorem Ipsum is simply dummy text the printing and setting industry. Lorm Ipsum has been the indust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