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遠剛要眯上眼睛,來一場養生的午睡,就被一陣鈴聲給吵醒了,他掏出手機一看,呼叫人是「不肖子」。

  • Home
  • 未分類
  • 陳遠剛要眯上眼睛,來一場養生的午睡,就被一陣鈴聲給吵醒了,他掏出手機一看,呼叫人是「不肖子」。
2022 年 1 月 26 日

哦,是陳翔打來的,確實是不肖子,居然打擾老子的午睡。

陳遠接起手機,放了外放擴音,聲音里滿是不快地說道:「什麼事快說!」

電話里陳翔的聲音傳來:「爸!小貞受傷了,傷到了臉上,你那裏有沒有好的祛疤葯?」

陳遠一聽到林貞受傷了,瞌睡蟲都醒了,連問:「傷得嚴重嗎?其他地方有沒有受傷?你們現在在哪兒?要不要我帶上墨寶去一趟?」

「我們在市醫院呢,你們不要過來。一會兒我們就回去了。小貞就傷到了臉上,但傷口有點深,醫生說以後…基本上是…會留疤的。如果有好的祛疤葯可能會好一些。」

羅桂琴就在陳遠的邊上,聽到林貞受傷覺得很是奇怪,林貞的血光之災並不算嚴重的,有她的平安符護著怎麼可能受傷呢?

林貞也不是不聽話的孩子,平安符一定是會聽話地帖身保管的。

這到底怎麼回事,怎麼好好的就傷到了臉呢?

其實這不是天災是人禍,而罪魁禍首則是林貞的小外甥林淼。

自從年前劉紅花起了讓她的兩個崽入行當童星的心思,從正月初一起每一天都騷擾林貞,問她什麼時候回劇組。

初五入了劇組開始拍戲后,劉紅花還是每天時不時地騷擾她,林貞煩不勝煩,煩燥之下便答應讓劉紅花帶着兩個孩子來探班。

初九這天,一大早劉紅花就帶着兩熊孩子來到林貞的劇組,此時林貞正在化妝做造型。

那林芬芬和林淼這兩熊孩子就在化妝間鬧騰開了,不安份地開始四處翻找東西。

林貞怎麼敢讓這兩孩子在化妝間鬧啊,她一個沒有咖位的小演員哪敢得罪化妝師,連忙把這兩熊孩子趕出化妝間。

可林芬芬和林淼還以為這裏跟陳家一樣呢,只要他們鬧騰就能為所欲為,於是便想倒到地上打滾。

還好劉紅花知道今天來是幹嘛的,她可不能讓這兩孩子被劇組的人討厭,立馬制止了兩熊孩子。

讓她們乖乖站好,可這兩孩子乖不過一分鐘,沒一會兒又屁股亂扭想要鬧騰開。

林貞不怕他們被劇組的人討厭,但她怕自己被這兩熊孩子牽連,狂後悔自己怎麼一時腦抽讓劉紅花帶兩熊孩子來劇組了呢,真是大意了啊。

為了打發這兩熊孩子,她把自己的包給了他們去翻。

給包之前卻忘了把平安符給拿出來了。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

綠袍送心使聞聲騰地從床上跳下,飛身一腳踹向魏小寶。

與此同時,他的右手向前揚出,撒出一大把的鐵針。

他知道魏小寶來到了極樂谷,但是怎麼都沒想到,魏小寶居然會在張恨蝶的房間。

最關鍵的是灰袍一直呆在這裡,難道灰袍沒有發現魏小寶?

想也知道這是不可能的,只能是灰袍跟魏小寶勾結,有所圖謀。

心念電閃間,綠袍送心使的飛腳已到魏小寶的耳邊。

但距離尚有半寸,就是這半寸,卻是再難逾越。

包括他甩出的那些鐵針在內,全都如此,無比詭異。

綠袍送心使駭然道:「九、九重山……」

魏小寶輕笑道:「還算你有點眼力見。」

六重山的綠袍送心使在魏小寶面前,簡直弱得不堪一擊。

令狐嬋看得滿臉都是笑容,欽慕之心,著實明顯。

「魏督主,果然名不虛傳。」綠袍送心使滿心絕望,索性展露出視死如歸的一面。

魏小寶輕輕抬起右手,指尖緩緩觸碰到綠袍送心使的額頭。

綠袍送心使本不解魏小寶想做什麼,然而在指尖觸碰到的瞬間,更大的恐懼隨即襲來。

他想要反抗,卻是無法動彈,只能眼睜睜看著一身功力,盡數被魏小寶吸走。

當綠袍癱軟在地,魏小寶一揮手,在其脖子帶出一片血花,然後在上面撒了一點化屍粉。

劇痛襲來,綠袍才剛想張嘴慘嚎,卻是發現自己竟發不出半點聲音。

在他無比誇張的表情中,整個人很快就化為了一灘血水。

張恨蝶看得頭皮發麻,想不到魏小寶竟會這樣殺死綠袍送心使。

但她最想不通的是黑心門的做法。

他們明明知道魏小寶進入了極樂谷,卻是什麼都沒做,任由魏小寶呆在她的房間,紅袍和綠袍兩大送心使都是先後慘死在此。

魏小寶在椅子上坐下,笑問道:「黑袍什麼時候來?」

「他昨天剛來,今天應該不來了吧。」張恨蝶也不確定。

黑袍送心使是最沒規矩的那個,只要他想,隨時都會出現。

有時候到了後半夜,她睡得正香,黑袍送心使也會如鬼魅般爬上她的床。

不過即便如此,她最欣賞的還是黑袍送心使。

相比其餘人,黑袍送心使算是比較溫柔的,至少不會虐待她。

魏小寶笑了笑,轉而看向令狐嬋,柔聲道:「嬋兒,你先睡會。」

令狐嬋確實困了,飛身跳上屋樑。

張恨蝶的那張床,她絕對不會躺。

張恨蝶現在倒是一點都不困,索性坐在魏小寶的對面,雙手托腮,笑眯眯地盯著魏小寶看。

魏小寶也盯著她看,眼睛一眨不眨,眸中的意境非常複雜。

半晌后,張恨蝶不敢再看,假裝犯困,便趴在桌子上裝睡。

將近子時,灰袍再次來到房間。

確認門主進入黑心閣后,灰袍才跑來通知。

令狐嬋聽到聲響,翻身下來,冷冷地瞪著灰袍。

灰袍咧嘴一笑,神情極度猥瑣。

三人隨即離開張恨蝶的房間,在灰袍的帶領下,直奔黑心閣。

黑心閣位於極樂谷的最深處,乃是黑心門的禁地,門中除了門主,也就幾個長老和送心使能夠出入,普通弟子敢在黑心閣附近徘徊,瞬間會遭到滅殺。

「你們的門主叫什麼?」令狐嬋心裡最覺得不對勁。

她感覺灰袍現在不是帶他們去殺黑心門門主,而是帶他們踏進黑心門早早布下的陷阱。

灰袍笑了笑,低聲道:「我以為你們知道,敢情你們並不知道。」

「少說廢話。」令狐嬋冷喝。

灰袍嘿嘿笑道:「我們門主叫段紫雲,是實打實的美人,無數個寂寞的夜裡,我都幻想過跟門主……」

令狐嬋唾了一口,灰袍這老色狼真是足夠噁心,等宰了黑心門門主段紫雲后,她一定要一劍刺穿灰袍的喉嚨。

入夜後,極樂谷中只有在兩側的山崖上懸挂著紅燈籠,整片山谷中顯得極為昏暗。

灰袍大步朝山谷深處走,途中碰到巡邏的弟子,也是遠遠垂首站在旁側,待到灰袍通過後,方才繼續巡邏。

不到盞茶功夫,他們就接近了黑心閣。

黑心閣靠著最裡面的山崖而建,非常雄偉。

即便灰袍有資格進入黑心閣,但段紫雲也有禁令,那就是入夜後,不許任何人涉足。

在灰袍等人私底下的猜測中,晚上段紫雲的房中,必定有數名壯漢。

段紫雲能夠永葆青春的秘訣,就是榨乾精壯男人的精元。

算下來的話,段紫雲的年齡應該跟灰袍差不多,但她的相貌,卻如二九年華的少女,肌膚細嫩光滑,惹人垂涎。

但黑心門中誰都知道,段紫雲是個老怪物。

不過放到江湖中,恐怕所有人都會當段紫雲是個嬌美柔弱的小姑娘。

不僅僅是在巨人國,即便是在南國,有的門派也有駐顏的術法。

比如說北元國師紅月真人,身為百歲開外的老人,卻看起來仍如少女,很不真實。

此刻的黑心閣,到處都漆黑一片,看不到丁點的燭光。

令狐嬋低聲道:「小寶,我感覺還是有詐。」

再次來到極樂谷,魏小寶想要徹底解決掉黑心門,然後專心去對付巨人國。

「我知道兩位肯定不信任我,故而我先進去,將門主騙出來,魏督主再伺機出手如何?」灰袍的提議聽起來非常不錯。

令狐嬋催道:「那你快去。」

讓段紫雲離開黑心閣,總好過他們進入黑心閣。

看到魏小寶沒有說話,灰袍嘆口氣,抱拳說道:「那我去了。」說著便快步奔向黑心閣的入口。

「小寶,這老東西到底搞什麼鬼?」令狐嬋皺眉問道。

魏小寶輕笑道:「他很怕死。」

生死符對付怕死的人最為有效。

若是碰到那些亡命之徒,早已生無可戀,就算將他們凌遲處死,他們也不見得會低頭。

好在這世間,絕大多數的人都很怕死。

不然的話,天山童姥也沒辦法用生死符控制那麼多人。

好死不如賴活著被許多人奉為人生信條。

等了半晌,黑心閣內突然傳來巨大的響聲。

下一瞬,灰袍飛速逃了出來,奔行間,左肩鮮血狂飆。

令狐嬋看得頭皮發麻,灰袍的一條左臂,竟然不在身上,斷口處血如泉涌。

魏小寶低聲道:「小心點,這個門主好像有點狠。」

灰袍在夜晚闖入段紫雲的黑心閣,段紫雲竟是直接卸掉了灰袍的一條胳膊。

灰袍發瘋般朝這邊奔來,但身後卻突然出現一道黑影,嗖一聲便追上了灰袍。

灰袍朝魏小寶伸出手,眼裡全是哀求,但他很快緩緩倒地,身軀抽搐了幾下,便不再動彈。

Posted in 未分類

Leave a Comment

Lorem Ipsum is simply dummy text the printing and setting industry. Lorm Ipsum has been the indust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