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西樓被昆玉的笑的有些痴痴的,這因為距離略帶朦朧的感覺,這長風吹起帶起的飄逸的感覺,這每次對她發自內心的笑的感覺。

  • Home
  • 未分類
  • 顧西樓被昆玉的笑的有些痴痴的,這因為距離略帶朦朧的感覺,這長風吹起帶起的飄逸的感覺,這每次對她發自內心的笑的感覺。
2022 年 4 月 22 日

顧西樓不住讚歎了一句「我師傅,怎麼這麼好看。」

一旁的戰鋒聽到了,手肘撞了撞顧西樓。

「怎麼,喜歡你師傅?」

顧西樓仰頭「當然了!」

「那你跟你師傅說呀,讓他娶你。」

顧西樓直接一個爆栗砸在了戰鋒頭上。

「胡說什麼你。你喜歡你娘,難道就要讓你娘嫁給你嗎?」

顧西樓有些無奈,這些人對喜歡的理解就這麼狹隘嗎?這世上又不是只有男女之情,幹嘛是什麼都那上面扯。

她氣憤的轉過身,打算去他們這處的領地。結果一轉頭就被身後的陣仗嚇壞了。

她退了半步,有些驚愕的看向眼前整齊劃一的長長隊列。前不久這些人還反感她得很,現在卻是這樣一個嚴陣以待的樣子,這是什麼情況?

戰鋒跟過來,手還揉着剛剛被顧西樓砸了的頭。他臉色不太好看。

「你不會現在才發現他們吧?」

顧西樓:……

昆玉說瞿長夜可能是魔族的姦細,他一直擔心瞿長夜的出現會讓仙修在這場仙魔之戰中失禮,可這一場仙魔之戰,打得天昏地暗,駐守的東南西北四方都取得了重大的勝利。

顧西樓所在的北方出乎意料的取得了壓倒性的勝利。

其實這也並不奇怪,當初讓顧西樓駐守北方就是按實力進行劃分的,可是後來顧西樓的實力得到了突破,她每次對戰又總是竭盡全力,又因為戰鋒這個軍師在,她每次都毫不顧及的沖在最前面,所以正常情況下北方戰事的告捷並不意外。

瞿長夜駐守的南方也打得魔族節節敗退。

而最出乎意料的是莫塵駐守的西方,他竟然在與魔族的對戰一連告敗了三場。

凌雲山的老頭門緊急商議,最後只得決議讓顧西樓與莫塵互換駐守的地方。當然顧西樓的軍師戰鋒也得跟着顧西樓一起去。

因為除魔有功,大家都對顧西樓的好感增加了不少。就連莫塵看顧西樓的眼神也不再像以前那樣排斥了。

不過這場仙魔之戰,仙修這邊還沒有取得最後的勝利,莫塵還是不敢完全相信他。他的眼裏依然還帶着對顧西樓的懷疑之色,所以還是讓戰鋒留在顧西樓身邊他才更放心。

顧西樓由北方換成了西方,除了手裏的仙修兵力由之前的數十萬變為了數百萬外,她與昆玉的距離也被拉到最大。

從前她在南方的時候昆玉偶爾會去找一找她,看看她怎麼樣了,可現在她被換到了西方,再要見昆玉就難了許多倍了。

只是唯一值得顧西樓慶幸的是,她換到了西方,瞿長夜就可以偶爾來找她了。

自從顧西樓參與到仙魔之戰後,她身上飄逸的紅色長裙都換成了笨重的紅色鎧甲。因為實力原因,手中常用的雪似也變成了千機傘。

那一柄縱橫於仙魔戰場上的銀色千機傘,讓眾仙修和魔族都印象深刻。

千機傘和顧西樓很像,都不怎麼喜歡血腥之氣,可顧西樓卻不得不用她。

又是一夜的夜色降臨,因為白日剛打了一場剩仗,所以顧西樓可以中途休息一會。

她有些疲憊的抱着千機傘來到駐地附近的一條小溪旁。將千機傘撐開,常日的殺人飲血讓千機傘很不開心,顧西樓便乘這個機會讓千機傘也休息一下。

顧西樓脫下鞋子,將腳伸到小溪里玩起水來,自從仙魔開戰,她已有許久不曾放縱的玩過了。

腳下娟娟的水流劃過,顧西樓覺得涼涼的、柔柔的,舒服極了。

此情此景,顧西樓又將雪似從納戒里取了出來。

有多久沒見了呢?

「旭陽!」

顧西樓喃喃。

有多久沒見了呢?

「雪似!」

。 「喲,我當是誰呢,林澤啊,怎麼這麼早起床了,是不是擔心明天的比賽?」楚天涵皮笑肉不笑。

「你說什麼呢,人家可是林澤啊,數學那麼好,人又那麼狂,怎麼會擔心比賽呢」楊洋看着林澤,陰陽怪氣。

林澤卻是直接伸出手,單手將楊洋直接揪了起來。

「你想幹嘛!」韓思思見狀,嚇了一跳。

「難不成你想打我嗎!」楊洋臉色一變,他想掙脫,但是發現掙脫不了,使不上勁。

嗖的一聲。

林澤將他整個人直接從電梯裏面丟了出去,摔在地上,屁股着地,疼得他直咧嘴,滿頭冷汗。

韓思思和楚天涵見狀,趕忙跑了過去,把楊洋扶了起來。

林澤已經進了電梯,從頭到尾,沒有正眼看一眼楊洋。

「一言不合就動手!動手就是因為心虛!我倒是要看看,就這麼一個沒素質的傢伙,拿什麼參加奧賽!」。

「奧賽依靠的是腦子!而不是拳頭!」楊洋揉着自己的屁股,氣的抓狂,但是沒敢去找林澤麻煩,深怕又被林澤一言不和的給丟出去。

太丟人了,更何況這邊還有幾個女生。

電梯內的呂璐嬋見到林澤沒有回答的打算,再三邀請,最後林澤還是拒絕,這讓她神色微微有些黯然。

回了房間之後,林澤洗了個澡,換了一身衣服,之後才下樓去找了地方,吃了一頓飯。

距離奧林匹克數學競賽還有一天的功夫,現在的林澤倒不是很擔心。

吃完飯之後,林澤給鄭梅打了個電話,問了一下近況,電話那頭的鄭梅從馬暢那邊得知林澤參加了數學奧林匹克競賽的時候,還吃了一驚,一個勁兒的囑咐林澤要加油,即便是拿不到名次,也要認真對待。

掛電話前,鄭梅告訴林澤,給他的卡裏面打了五百塊錢,讓他想吃點什麼就吃什麼,在外面不要委屈了自己,如果錢不夠的話,再打電話來跟媽媽說。

一通電話打完,林澤心底微微一嘆,距離期末考試也沒有多少天時間。

「等到期末考試之後回家,先給老媽換個房子好了」。

想起房子,林澤記得之前的大虎還給了一把禮橋山上的別墅鑰匙,那個地方,現在的林澤還沒有上去過。

「希望禮橋山上,能夠給我帶來什麼不一樣的驚喜就好」。

之前林澤在禮橋山半山腰的位置上發現了一株褐竺草,那還是林澤回到地球之後,發現的第一株靈草。

雖然那株褐竺草的年齡和功效都實在是差的可憐,不過既然半山腰的位置能夠發現林采,那麼山頂之上或許也有可能發現更多的靈草也不一定。

正在想着這一切的時候,林澤接到了電話。

電話是付明打來的,邀請他再去一趟別墅。

林澤起初以為是付明的父親又出了什麼問題,便直接打車過去了那邊。

在那裏,剛一進門,林澤就看到了昨天晚上躺在床上差點死掉的付明的父親付辰。

付辰今天換了一身寬鬆的衣服,坐在茶桌前,正在煮茶,臉色相比之下,已經好了很多。

他見到林澤進門,頓時站起了身子,微微一笑:「你是叫林澤吧,昨天,真的非常謝謝你了!」。

付辰看着面前的林澤,眼中滿是感激。

要不是因為林澤的存在,他現在恐怕已經死掉。

「你的身體應該沒有大礙,只需要多加休息就好」林澤看了他一眼,微微點頭。

這個時候的付明走上前來,遞給了林澤一張卡。

「這是?」林澤微微皺眉,他並不是很喜歡用錢來作為交換,之所以救助付辰,也是因為和付明的關係,而不是因為錢。

「你誤會了,這是我們付家旗下產業的頂級VIP會員卡,只要有這張卡,就可以在我們付家旗下的所有店面內免費消費,並且享受最高規格的待遇,這也是我父親的一片心意,請你一定收下」付明看着林澤,一臉誠懇。

「請收下,我的這一條命都是您救的,如果這您都不收下的話,那就真的讓我內心難安了」一旁的付辰看着林澤,目光清澈。

聽到他們這麼說,林澤便沒有推辭。

「想不到啊,原本我以為我們付家內部就算是有些矛盾,但是這些矛盾都是可以化解的,畢竟是一家人,頂多就是吵吵鬧鬧也就過去了,但是卻沒有想到,他們居然會這麼狠」付辰坐在椅子上,給林澤泡了一杯茶,遞了過去。

林澤抿了一口茶,沒有答話。

「這一次,我打算將付家旗下的產業全部整合,清除一切的家族人員,將家族企業徹底變成一個獨立的企業,日後,付明來接我的班」付辰一邊說着話,一邊看着林澤。

「當初我接手付家旗下公司的時候,整個公司還處於虧損狀態,隨時可能會倒閉。那個時候還是一個小作坊,這麼多年來,都是我一直在第一線打拚下來的基業。到時候,我希望,如果有可能的話,小兄弟,你能否幫襯一把付明?」。

付辰說完話之後,和付明一起靜靜地看着那邊坐着的林澤。

這也是他這一次找林澤來的原因,原本他是準備自己親自去一趟的,但是考慮到或許林澤並不希望別人知道這些事情,便才讓付明打電話邀請林澤過來。

「可以」林澤思索片刻,點頭,算是答應。

這件事對於林澤而言不算大事,相反,只是很簡單的一件事情。

「那樣我就放心了!」付辰笑了起來,他緩緩從沙發上站了起來,恭恭敬敬的朝着林澤鞠了一躬。

老一派的實幹家身上,總歸是有一種商場裏面歷練出來的精氣神,在得到林澤肯定的答覆之後,付辰對於之後即將進行的清洗行動,在內心深處,更是多了幾分的把握和堅定。

從付明家裏面出來的時候,付明本來是要開車送林澤回去,但是被林澤拒絕,只是讓他多陪陪他的父親。

林澤一走,付辰便打了電話到公司秘書那邊,語氣嚴肅,要即刻召開董事局會議,那邊的女秘書立馬開始着手聯絡董事局的成員,關乎於整個付家的一場風暴,即將來襲。 當林重來到張少御的辦公室時,卻是發現,除了張少御外,還有幾名身穿西服,表情肅穆的男女,這讓林重心中突然橫生出一股不好的預感。

林重不動聲色,對着張少御敬了一個禮,問道:「長官,你找我有什麼事情嗎?」

張少御見林重出現。含笑說道:「林重,你來了,這幾位是總戰區的長官。他們有事情想要詢問你。」

「總戰區?」

林重聞言,眼睛頓時一亮,這倒是真的讓他很意外了,他沒有想到總戰區居然會來人。

要知道,總戰區可是真正的夏國戰團掌控者,現在居然有人來到龍圖戰區。而且還是指名道姓的要見自己一面。

難道,是自己的表現太過優異,所以總戰區已經關注到我身上來了,要給我升職了?還是要把我調到總戰區里去?

想到這裏,林重感覺自己的前途一片光明,甚至已經開始幻想在總戰區威風凜凜的樣子了。

這個時候,一名穿着筆挺的黑色西裝的女子看着林重,說道:「林重少勛,我是總戰區的柳上勛,我們這一次前來找你,是想要問你一個人的下落,如果你知道的話,還請你告訴我們。」

林重忙道:「不知道你們要找的那個人是誰?」

「許林。」

林重一怔。

他原本以為總戰區要找的人應該是什麼重要的人物才是,但是沒有想到,居然是要找許林。

林重心中有不好的預感,他試探性地問道:「不知道柳長官要找的這個許林是何許人也?」

「他是我們總戰區派遣到龍圖市執行秘密任務的少御,但是好像涉及到了一件命案,然後又莫名其妙的被你們龍圖戰區給抓住了。所以我們這才急忙趕來,想要解開兩者之間的誤會。」

「少御?這不可能!」聽到總戰區柳上勛的話,林重臉色驟然大變,忍不住驚叫起來。

他分明調查過,許林這個傢伙的身份,而且林京海也是再三確認過,這個許林不過就是一個平民,其職業也就是一份保安的工作而已,他怎麼可能會是少御?

這絕對是在做夢!

不過很快他就知道自己失態了。當下便是笑着看着柳上勛,說道:「那個,長官,我的確是抓了一個叫許林的人沒有錯,只是我覺得我抓的這個人,未必就是你們想要找的人吧?畢竟這個世界上,同名同姓的人好像挺多的。」

現在林重只希望這不過只是一出烏龍而已,萬一這個許林真的有什麼深厚背景的話,就算是林家不懼。但是怕也是要頭疼三分了。

聽到林重的話,柳上勛笑了起來,只是她的笑容,非常的陰寒:「少勛,我剛才好像已經說得很清楚,這個許林。是莫名其妙的被你們抓到龍圖戰區的,你覺得,我不會事先調查清楚再來的嗎?還是說,你覺得我是一個傻子?恩?」

林重汗流浹背,連忙說道:「不敢。」

「立刻帶我們去見他,」這時候,另外一名男子冷聲說道,「他要是出了什麼事情的話,恐怕就不是你們龍圖戰區所能夠擔當得起了。」

林重內心的情緒猶如驚濤駭浪一樣在瘋狂涌動。雙眼裏充滿了震驚之色。

這名男子的話很明顯,如果許林要是出了什麼事情的話,那麼整個龍圖戰區都將承受總戰區的怒火。

這個許林。居然有這麼大的背景?

這個時候,張少御的臉色也是驀然大變,驟然起身。看着林重,急切地說道:「林重,你到底將人帶到哪裏去了?趕緊把他帶過來。」

張少御在剛開始見到總戰區居然會來人的時候,而且指名道姓的要找林重,讓他覺得很詫異,他也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因為這群人非常和顏悅色,彷彿就像是要來嘉賞一樣,尤其是那名男子更是非常有深意地說「你教出了一個好戰士」之後,讓張少御更加的認為,林重肯定是得到了上面的賞識,這讓張少御也是心中非常激動與興奮。

但是他萬萬沒有想到的是。林重居然抓了總戰區的人,而且還是一名少御,這讓張少御是真的大吃一驚。

要知道,總戰區的少御可是跟他這個市戰區的少御的檔次是完全不一樣的啊,總戰區的少御可是能夠相當於他們戰區長的存在了啊,要是真的萬一發生了一個什麼意外。恐怕龍圖戰區將面臨着一次整頓。

張少御能夠坐上這個位置,本身背後就有着許多見不得光的東西在裏面,萬一真的……

想到這裏,張少御也顧不得林重到底是不是林家人了,直接下達命令,只不過下完命令后,他又不放心,連忙說道:「算了,還是我親自過去一趟吧,你快點帶路。」

這時候,柳上勛也是淡淡地說道:「我們也跟着你們一起去吧。」

林重面色大變,急忙說道:「柳上勛,這種小事就不用勞煩你們了,我們很快就可以把他帶過來的。」

Posted in 未分類

Leave a Comment

Lorem Ipsum is simply dummy text the printing and setting industry. Lorm Ipsum has been the indust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