餐桌前,女兒秦小鯉,在聽到父親這句話后……整個人俏臉微微一愣?

  • Home
  • 未分類
  • 餐桌前,女兒秦小鯉,在聽到父親這句話后……整個人俏臉微微一愣?
2022 年 2 月 26 日

她似乎有些神情複雜。

遲疑了片刻,貝齒咬着紅唇,還是輕輕點了點頭,「嗯。」

見到女兒答應下了。

秦蒼穹的心中,總算送了一口氣。

丫頭答應就好。

她若不答應,那自己……還真的不能強迫女兒去念書。

但若不念書,未來……終究沒有出路。

秦蒼穹輕抿了一口紅酒,對一旁的警衛員花木蘭吩咐道。

「你去準備一下,聯繫一下小鯉之前的學校,安排重新入學事宜。明天,就安排去學校報道吧。」

花木蘭美眸恭敬,點頭應道,「是,屬下明白!」

……

夜色,綿纏深邃。

江南深夜,有人溫馨,有人卻心驚不定。

這一夜。

江南紅盟商會,幾乎所有成員,都睡不好覺。

因為,羅剎江……今日被封江了。

截流,抽水工程,正在推進。

這,讓江南商盟一時間,無法入眠!

因為,羅剎江內,隱藏着一樁命案啊!

兩個星期前,宋憐星,就是被他們紅盟商會,硬生生推下羅剎江的!

而,今夜此時。

羅剎江被封江截流?

這……是要幹什麼?

若江水一旦抽干!

那,恐怕……隱藏在江底的秘密,那具屍體……將徹底浮現於世啊!

江南紅盟的謀殺罪,一旦被成立,後果不堪設想。

所以,整個江南紅盟心緒不寧。

江南紅盟為此,還緊急聯繫了城市大樓。

試圖打探,那封江截流的工程隊,是何方勢力?

為何要突然間封羅剎江??

但,城市部門的回答,卻不予置評。

這,讓江南紅盟更是心緒不寧!

今夜,怕是有些人,註定要睡不好覺了!優質免費的閱讀就在閱書閣『』 地上還留有一些腥紅痕迹,嚼碎的骨頭渣子散落得到處都是。此刻啞女已經來點上了蠟燭,洞穴里又恢復了隱隱的光亮。亞麗不發一言的走出自己的房間,近距離的觀察地上的痕迹。

男女的骨架還是有很明顯的區別的,從其中一具比較完整的骨架上來看,應該是女性。這大概就是那些消失女弟子的最後宿命。

啞女提着一桶水,她應該是干慣了這種事的,她蹲在地上打掃著,就像一個普通僕婦一樣。她沒有問亞麗為什麼站在這裏看她,大概之前也有女子曾經這樣過。

兩人都沒有說話。

啞女擦完地面,混合著碎肉的血水已經將她的桶裝得滿滿的了。她又撿起一些骨架丟在桶里,只是一次性拿不走。剩了幾個在地上。

啞女提着水離開,走之前她看了看亞麗,也沒有管亞麗的到處閑晃。或許還有些佩服亞麗,經過昨夜,她彷彿更鎮定了。

亞麗目睹著啞女離開的方向,她記得那是她和啞女來的時候的方向,只是當時支路比較多,她的記憶不是很明晰。她有心想要跟上去,但是周圍太黑,也不知道鬣狗隱藏在哪個角落,貿然上前不太明智。

她又在有光線的地方看了一圈,抬頭看向頭頂,上面很深很黑,看不真切。但是現在想來,上面應該別有洞天。

撿了兩根骨頭回到房間,亞麗關上門,開始用石頭打磨起來。啞女再次來收拾的時候也不知道發現少了骨頭沒有,她只是一貫的沉靜,打掃完了便離開了。對亞麗,連多餘的眼神都沒有。

亞麗一邊沉默的打磨著骨頭一邊思索,那日她記得將慈母蟲拿在了手中。可泉水巨大的衝擊力讓瓶子脫手而去,也不知道去了哪裏。

只能祈禱瓶子在撞擊中碎掉,而慈母幼蟲可以存活下來,等到房岳手中母蟲的找尋。

當然,祈禱外力的介入不是亞麗的風格。她加緊手中的打磨。不浪費一分一秒鐘。

是夜。飽食后的亞麗沒有浪費,在運功修鍊。

突然她感覺到了一股視線。如同毒蛇一樣的,黏糊糊的,甩不掉的視線。她睜開眼,燈籠還沒有熄滅。黑暗中什麼都沒有,但是她能感覺到她面前有人。雖然什麼都看不見,但是直覺的警笛早在她腦子裏尖叫。這無關修為,是一種天賦。

亞麗想要揮出她藏在袖子裏的骨刀,但是理智讓她剋制住了。她絕對不是眼前這個虛無的對手。只要她出手,馬上她就會死得不能再死。那是一種絕對的壓制,亞麗甚至想,房岳對上他,也不一定有勝算。

壓抑住自己的戰慄,亞麗裝作不知。過了許久,她發現那種被盯着看的感覺終於消失了。只是不一會兒,隔壁有女人的悶哼聲在寂靜中突兀響起。

努力讓自己裝作不知道,亞麗沒有離開房間查看,而是等待天亮。是的,每天天亮,啞女就會給燈籠換上蠟燭,證明新的一天開始。這一夜,異常的難捱。

第二日,啞女準時送來食物和換上蠟燭。待啞女離開,亞麗這才打開房間門。原本關押的三個女人只剩下一個了。原來,昨天,她們是被挑選的獵物。

雖然異常的想要逃跑,但是亞麗知道,這個虛無不是房岳,她也再沒有「前夫的愛」可以保命。何況,對這樣的怪物,她才不想要什麼「愛」呢。她現在不能觸怒怪物,只能靜下心來,走一步看一步。

那怪物這樣大費周章弄這麼多女人來,總不只是為了虐殺,總是有目的的。既然有目的,事情就有轉圜的餘地。

接下來十幾天,亞麗吃飽吃好,每天加緊練功,還適時的走出石洞去探索一番。不過裏面曲折太多,亞麗怕遇見那個虛無的怪物,也不敢走遠。只是十幾天了,想來房岳是找不到了。

亞麗想,真沒想到,自己竟然要為了房岳去死。

這大概是償還前幾個世界的債吧。玩弄感情的人,受到的被玩弄生命的代價?

十幾天的時間,倒是沒有新的女人從山洞頂上被拋下來,而且也沒有新的女人被啞女帶過來。亞麗還有點奇怪。卻又在夜晚感覺到了那個視線。

這次亞麗還沒來得及反應,就感覺被人一下子擊打過來,昏迷了過去。

再次醒來的時候,亞麗和另一個女人待在一起。

比起石洞穴里,這裏更加乾燥,隱隱能看到不知道什麼地方透過來的光。床鋪什麼都也都比較舒適,還有桌椅板凳。看起來終於不再像是牢獄了。

亞麗仔細看了看,那女人就是和自己一起關押在地下洞穴的。看來她們有「幸」被怪物挑選上了。「你怎麼樣?」亞麗詢問女人。女人目光茫然,看向亞麗,只是瑟縮的後退,死死的咬着嘴唇不說話。

亞麗了解她這種狀態,可以稱作創傷后遺綜合症。這個人是廢了。

亞麗也沒時間管她,起身查看。這個地方沒有門,也比較明亮乾燥,她站了起來到處看看。發現整個地方呈現長條狀,兩邊都開鑿成房間。每個房間都有一兩個神色麻木,帶點神經質的女人。走到盡頭,還能看到兩個大肚子的女人。

那兩個大肚子的女人環境更好,高床暖枕,還有一些打發時間的小玩意兒。

見到亞麗,那些女人也沒什麼意外。一副理所當然的表情。

亞麗心中簡直可以跑上一百匹馬了,這是要幹啥,這是準備弄個後宮,生上個百子千孫?可是不對啊。亞麗想,如果只是要弄個後宮,完全不需要這樣大費周章。

這些女人先被關在滿是鬣狗的地下,被潮濕、陰暗、不見天日的環境折磨得精神崩潰,然後又被移到這個相對寬鬆的環境。心智較差的肯定會崩潰,產生創傷后遺綜合症。這樣的木偶,對怪物來說有什麼樂趣?難道僅僅因為他心理變態?

不對,他的目的絕對不是單純的要這些女人。如果是想要女人,憑着他宮主的身份,在魔影宮完全可以大張旗鼓的納後宮,而且投懷送抱的應該不在少數。

亞麗正想去問問那兩個懷孕的女人,突然感覺背脊發麻,整個人不受控制的顫抖起來。她試着想要挪動身體,可是身體也不受控制,一步都挪動不了。

有冰涼的東西在她的脖子胸口和身上略過,就像被毒蛇爬過一樣。

亞麗全身的雞皮疙瘩都起來了。她咬了咬舌頭,拚命讓自己鎮定,勉強擠出一個笑容:「不如再等等,先培養培養感情?」 夜琛的嘴角猛然僵住,心臟像是中了一劍。

施念不是要學會使用這個軟件隨時掌控他的行蹤,而是要把軟件卸載了?!

「念念,你為什麼要把那個軟件卸載了?你難道不想知道我每時每刻的行蹤嗎?」

施念「不想。」

夜琛「但我想知道你的行蹤。」

施念「我不想讓你知道。」

夜琛「……」

他盯着施念,一臉幽怨,就像一個被負心漢欺負了的怨婦。

施念完全無視他,順便把手機密碼給改了。

也不知道他是什麼時候偷看了她的手機密碼,悄悄的在她手機里安裝了那玩意兒的。

夜琛用幽怨的眼神盯了施念一路,但施念完全不理他。

等車子到薄家主宅門口停下時,她立刻就下車,開開心心的跑進別墅里。

一進到客廳,她就看到爺爺正在客廳里喝茶。

「爺爺!」

施念開心的跑過去,在老爺子身旁坐下。

「念念怎麼回來了?你今天不是去學校了嗎?」薄老爺子一臉驚訝。

還不等施念回答,他臉色就一沉,「是不是有人欺負你了?所以你才提前回來?快告訴爺爺,是誰那麼大膽敢欺負咱們念念,爺爺幫你報仇去!」

看着爺爺這氣勢洶洶維護她的樣子,施念心中一暖。

她抱住老爺子的手臂,撒嬌道「爺爺想什麼呢?我這麼善良懂事,怎麼會有人欺負我呢?」

老爺子鬆了一口氣,「沒人欺負你就好,要是有人敢欺負咱家念念,爺爺一定不放過他!」

「謝謝爺爺,我會一直當爺爺的好孩子,不會讓別人欺負我,爺爺不用為我擔心哦!」施念心裏暖暖的,臉上露出一抹甜甜的笑容。

薄老爺子問道「既然念念沒被欺負,那這個時間點你怎麼回來了?」

施念甜甜的道「因為我想爺爺了呀~爺爺,我還給你帶了禮物回來哦~」

她立刻把自己買的手錶拿出來,獻寶似的遞到薄老爺子面前。

薄老爺子眼睛一亮,急忙把手錶接過來。

「念念買的?」

施念用力點頭,「嗯嗯,是我自己賺的錢買的哦,不是用爺爺給我的錢買的!」

老爺子不可思議的問道「你自己賺的錢?念念居然能自己賺錢了?我的念念真了不起,不過你是怎麼賺到錢的?」

「嘻嘻,我是通過正規渠道賺到錢的,爺爺放心吧~」施念笑得一臉開心,卻沒有把賣頭髮的事情告訴爺爺。

她怕爺爺問她頭髮哪裏來的。

Posted in 未分類

Leave a Comment

Lorem Ipsum is simply dummy text the printing and setting industry. Lorm Ipsum has been the indust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