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川真司屬於中場,前腰,但他有一點就是進攻能力比較強,經常會往前壓上去,而他的跑位思路和齊策有點類似。

  • Home
  • 未分類
  • 香川真司屬於中場,前腰,但他有一點就是進攻能力比較強,經常會往前壓上去,而他的跑位思路和齊策有點類似。
2022 年 4 月 16 日

加上兩人確實沒怎麼配合過,這次首秀看上去不算太成功,香川真司向前的跑位擠壓了齊策的空間,兩人之間也缺乏一些默契。

和其他大部分多特蒙德球員不一樣,齊策在虛擬球場中也是沒有香川的,他這賽季才加盟,齊策也還沒來得及買,唯一搭檔過的就是在訓練賽里,之前七人制比賽踢過,不過七人制並不太能成為參考。

於是比賽最終以2:1結束,多特蒙德最後時刻進攻稍顯混亂,後來克洛普換下齊策,換上了巴爾德斯,才稍稍恢復正常。

齊策這次被換下倒也沒什麼怨言,為了試用新技能不敗金身,齊策選擇將復甦之風拿掉了,現在齊策的體能已經基本適應了克洛普的戰術,這個技能有些雞肋了。

當然,一百多枚足球幣換來的用了這麼久,齊策倒覺得也挺划算,以後在一些場次肯定還是用得上的。

比賽結束后,球隊氣氛不錯,不過香川真司並不是很開心,球隊贏球,但他比較有限的出場時間裏,表現一般,應該說和齊策同時在場的時候,兩人之間的默契不足而導致跑位重疊。

這其實是一個蠻大的問題。

因為跑位是球員潛移默化的習慣,無球跑動屬性高的重要性體現在克魯伊夫說過的一句話,平均每名球員在一場比賽中只有三分鐘的有球時間,那麼剩下的八十七分鐘,你在做什麼。

而八十多分鐘的時間,球員大部分時間會跟着自己習慣去踢球,跑動是最能體現球員習慣的。

而如果在跑動上出現重疊這類現象,教練就比較頭疼。

不過現階段,克洛普倒也不擔心這些,畢竟香川真司來的定位就是替補,順便看看能不能拓展亞洲市場。

但是香川本人卻有些坐不住。

第二天訓練,他就找到齊策提出要和齊策多多訓練,多練練配合。

他這麼積極倒也是正常,來到球隊后和鋒線主力打好關係,卻發現到了場上踢起比賽,兩人的配合反而不太好,還是挺讓人着急的。

幾天在現實中的訓練中規中矩,現實中比賽訓練較少,不過齊策在幾次虛擬球場倒是發現了問題。

香川真司和他自己的踢法太過於相似了,而齊策向全能前鋒的轉型還沒有完成,現在還是以跑位和靈活性為主,雖然實際上齊策的屬性和身體素質已經上來了,不過踢球習慣也是沒那麼容易改變的。

而香川真司恰好也擅長這些。

作為亞洲球員,身體素質通常都是弱項,特別是東亞這邊,中國和韓國球員身體素質相對較強一些,但也主要是和亞洲球員相比會有些優勢,到歐洲優勢就會很普通。

揚長避短,這才是大部分亞洲球員適用的法則,香川真司就是這麼做的,但這樣一來,他和齊策在球場上的屬性就會重疊。

齊策突然覺得,這也是一個好機會。

揚長避短,這是大部分亞洲球員適用的,但擁有系統的齊策原則上可以彌補短處,甚至在某些情況下短處也可以成為長處。

成為更加全能的前鋒,會對職業生涯有更好的發展。

克洛普也不斷強調過,齊策最適合的就是全能前鋒,在他看來齊策的劣勢只有一點,就是身體素質,但讓他高興的是,齊策的身體素質提高的很快,後來他才知道齊策有專門的私人體能訓練師進行針對性提高。

這就更好了。

硬條件滿足了,接下來就是軟條件的改變。

「齊君,你覺得我是不是改變一下自己的踢法會比較好?」令人意外的是,香川真司先提出了這點。

「不,其實我也注意到了這個問題,老大一直有告訴我我的踢法可以更加全面,但我一般還是會按照以往的方式去踢球,但發現了這個問題后,我覺得還是有必要去嘗試更多的東西。」

「什麼意思?」

「我想變得更加全能,可以隨時適應戰術變化和隊友變化,和不同的隊友都能配合到一起。」

香川真司驚訝道:「不,齊君,你沒必要為了我改變你的踢法!」

齊策笑着搖搖頭:「目標成為世界最好的球員,就要有各方面都出眾的能力,具備這些能力之後,我認為我欠缺的是一些契機。」

「最好的球員……」香川真司若有所思的低下頭,隨後眼前一亮:「大空翼也是這麼說的!齊君,你就是大空翼啊!」

7017k 爆竹聲中一歲除,春風送暖入屠蘇。

嘹亮的雞啼將洛安城喚醒,趙信也早早就從床上爬了起來開始洗漱。來蓬萊這段時間,倒是將趙信的作息調整的絕佳,良好的作息讓趙信不由得覺得自己的身體都健康了許多,氣色也是好的出奇。

至於是不是心理影響,他就不從得知了。

按照趙信的習慣,洗漱后總會到院落中打一套拳,酣暢淋漓的打了一通之後,倍感神清氣爽。

在趙信擦汗時,傅夏的房門也被拽開。

這段時間有趙信提供的方子,睡眠質量好了許多。慵懶的伸著懶腰走出房門,剛準備洗漱就看到趙信在樓下在抬頭看她。

「海日特迷你。」

腦海中又傳來那聲低語,傅夏也狠狠的咬住嘴唇咚的一聲將房門關上。

站在樓下還想着打個招呼的趙信一臉茫然。

什麼情況?!

這姑娘是得了什麼病了。

也沒惹她啊?

特意在萬寶樓給她拍下來件浣絲深衣,又給她買了儲物戒指,還提供給她修鍊藥液,竟然對他這態度。

「奇奇怪怪。」

又在院落中活動筋骨,小曼也從后廚跑了出來。

「姑爺,飯菜備好了。」

沒有任何意外,趙信是自己用餐。他對此倒是沒有特別在意,用餐用他就到石亭教導綿眠學習。

也談不上是教,就是讓靈兒在網上弄一套題。

趙信記下后給綿眠做。

其實,這些題對擁有最強大腦的綿眠而言根本就算不上什麼。

差不多快要到晌午時,緊閉着房門傅夏出了,還沒等趙信打招呼就被傅夏惡狠狠的瞪了一眼。

???

這姑娘是不是真的病了。

哪兒問題么?

他也沒覺得到底哪兒惹到她了啊。

不知所以的趙信喟然長嘆一聲,就看到她的手裏拿着好多個紅色的布袋,石亭中的小曼一個激靈就鑽了出去。

傅夏也分給了小曼一個紅色布袋。

「嘻嘻,謝謝小姐!」

小曼握著個紅色的布袋笑吟吟的作揖,府上其他的下人也都收到了紅色的布袋。

「姑爺,你看,紅包。」

一臉雀躍的小曼跑了過來想要跟趙信和綿眠分享喜悅。

「你們這裏還有發紅包的習俗啊。」趙信有些驚訝,「這原來是紅包,裏面裝着多少靈石啊。」

「不知道。」

小曼笑嘻嘻的搖頭道。

「往年小姐都會在裏面放個幾百靈石的樣子,應該今年的話也差不多。」

「打開看看不就知道了,看你這個布袋很重啊。」趙信笑着眨眼,小曼卻是一臉認真的搖頭,「不行的,紅包不能直接就打開的,要等到第二天才能開。紅包是主家在年尾分給我們下人的一把福氣,如果現在開福氣就散了,明天開才能一年都有好兆頭。」

「嚯,這說法還真封建迷信的啊。」趙信咧嘴笑了笑道。

做題的綿眠也抬頭盯着小曼的紅包看個不停,站在院落中的傅夏突然輕喚了一聲。

「綿眠,來……」

坐在石亭中的綿眠抬頭,看到傅夏手裏正拿着紅包朝她招手。

「去吧。」

趙信輕笑了一聲,綿眠就從石亭中走了出去。

「年年歲歲,歲歲平安,喏……」傅夏雙手紅包奉上,綿眠驚喜的將紅包接住,「謝謝。」

「不客氣。」

傅夏輕輕揉了揉綿眠的頭。

卻在此時,一直在院落里打着滾的肉團也滾了過來,小爪子抓着傅夏的腿。哪怕肉團已經在府上有段時日,突然看到傅夏還是有些不適應,下意識的以為這是貊獸。被嚇的心頭一顫時,她也不由自主的就將這份仇記在了趙信的身上。

豎子,亂我道心!

心中雖是惱怒,傅夏卻還是笑吟吟的蹲下將貊獸抱住。實在是這小傢伙太可愛人了,肉乎乎的很呆萌。

「小肉團,比以前更重了啊。」

傅夏將肉團舉到自己的眼前,輕聲細語道。肉團不停的伸著抓着抓來抓去,傅夏眨了眨眼。

「你也要紅包么,我怎麼給你呀?」

「給我就行。」一聲低語從耳畔傳來,傅夏聽到這聲音頓時臉上沒了笑容,側目望去赫然是趙信的臉,「你不是願意在石亭坐着么,去坐着啊!天天在石亭里坐着,就好像這院子是你的似的!」

此時,綿眠和小曼正坐在石亭里笑嘻嘻的說着話。

都是小曼在說,綿眠默默的聽。

眼看着傅夏眼神的變化,趙信回頭看了她們倆一眼,一臉茫然。

「夫人,我……哪兒惹你了?」

「你沒惹我。」傅夏將小肉團放下,趙信也訕笑一聲道,「夫人,雖然我不知道咱倆到底是出了什麼問題,可是你該出來就出來,沒必要非把自己憋在屋子裏。你瞧瞧這外面的天,多好啊。」

「切……」

傅夏給了趙信個白眼,上下打量了趙信一眼道。

「換身衣服,跟我去宗族。」

「我這就是新衣啊。」趙信張開手臂轉了一圈,等他停下來時就看到傅夏已經回二樓了。

輕吐了口氣,趙信跑到石亭。

「小曼。」

「嘻嘻,過年有可多好玩的了,到時候我帶你去玩。」小曼還在跟綿眠說着話,聽到趙信的聲音也眨了眨眼,「姑爺,怎麼了?」

「你家小姐是不是流紅了啊?」

「啊?」

「這兩天她脾氣怎麼這麼怪啊?」趙信一臉無語的盯着傅夏二樓的房間,「我好像沒惹她吧。」

「不知道呀。」

「那天晚上你們倆到底說什麼,從咱們回來的那天晚上之後,你家小姐就好像得了什麼病,要不然你跟你家小姐說說,我給她把個脈吧。」

「你才得病了,呸呸呸!」

從二樓傳來一聲怒斥,石亭中的眾人循着聲音望去,此時傅夏正在下樓,穿的23赫然是趙信為她拍下的浣絲深衣。

「哇!小姐!」

小曼眼中迸發出光,盯着正在下樓的傅夏臉上都笑出了花。

「小姐,這浣絲深衣你穿着可真好看,是不是……姑爺?!」小曼還側臉看向石亭下中的趙信。

對此,趙信不置可否的點頭一笑。

不得不說,這浣絲深衣就好似是為她量身打造。

襯的其氣質更是清塵脫俗。

趙信也想着去稱讚一番,得到的卻是狠狠的一記白眼。

「……」

到嘴邊的恭維讓趙信硬生生的給咽了下去。

「小曼,去宗族。」傅夏輕聲低語,趙信也跟着低聲道,「綿眠,你也跟着一起過去吧。」

「我……」

綿眠抿著嘴唇有些忐忑。

她很早就聽小曼說了關於過年去宗族年夜飯的事情,也知道會有很多很多的人在。她現在雖然開始能夠接受其他人,卻也不太敢見太多人。

「你還真要綿眠去啊?」傅夏皺眉。

「有問題?」

「相公,你來一下。」傅夏皺了下眉,趙信就個跟着她走了過去,「有什麼問題么,綿眠去宗族。小曼都可以去,綿眠為何不行?」

Posted in 未分類

Leave a Comment

Lorem Ipsum is simply dummy text the printing and setting industry. Lorm Ipsum has been the indust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