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步諸天影視》第六章不好意思,你打錯電話了 天寶循聲望去,看見天傷鎮守,當即笑著拱手,「見過天傷鎮守,讓你見笑了,鴻蒙老大現在可好?」天傷淡淡笑著點頭,看見了當年熟悉的面孔,也讓他的心情變得不錯起來,當即笑著點頭。

「你小子都沒事,我們老大怎麼可能有事,倒是你……現在被這傢伙知道監天冊的碎片在你身上,小心他找你算賬搶寶物!」

天寶尷尬的笑道,「不至於,不至於,天傷兄弟說笑了!」

天傷鎮守見閣主冷冷的目光看向自己,絲毫不在意的笑道,「你別不信,他什麼人你我還不清楚?當初他怎麼當上這監天侯的,你我都是過來人,一清二楚!」

聞言,天寶臉色頓時一變,但還是笑著道,「沒那麼嚴重……天傷兄說笑了。」「不信算了!」話落,有人沒好氣地打斷道,「蠢貨!他是有恃無恐!不然你以為他會蠢到主動承認?現在不是上古了,天寶的實力也今非昔比,你問問監天侯,現在敢不敢武力鎮壓天寶!」

「現在沒了上古規則限制,天寶兄弟會怕他?而且我猜測的不錯,當初天寶建立萬寶樓的時候,神魔仙族也出了不少力吧?你成立這個萬寶樓,不就是用來制約幽冥族的么!」

聞言,天傷看向虛空,只見天魁鎮守的虛影不知什麼時候已經降臨,開始對四周的強者評頭論足起來。

天寶笑呵呵的對著天魁行禮道,「見過天魁鎮守,天魁兄弟言重了,沒有的事……」天魁掃了他一眼,忽然嗤笑一聲不屑道,「行了,有沒有你自己心裡有數,當初讓你和我們一起鎮守聖城,你還不聽,現在看來,你小子是有高人指點過,看不上我們這份苦差事!」

「不過話說回來,這麼多年了,你還沒入半皇境?真丟人!」

天寶聞言也只是乾笑一聲,這天魁的嘴,這麼多年過去了,依舊是那麼臭。天魁見天寶那不溫不火的樣子,也不再理會,閃身隱入虛空。

雖然這麼些年被困在聖城之中,但是他的傲氣卻不減當年,對於天寶這種傢伙,打心眼裡瞧不上,也就是看見了熟人,忍不住來說到兩句。

當年的天魁就不如他,這麼多年過去竟然毫無寸進,雖有些微弱的進步,但是卻不太明顯。

這麼多年,若是他沒被困,半皇境隨便進!

天寶也正是明白這一點,所以對於天魁的態度也沒太在意。

「閣主,你既然能感知到我體內的這塊碎片,相信這最後一塊你也清楚在誰的手上吧!」

閣主聞言沉默了半晌幾緩緩點頭道,「我若是沒感應錯,東西在是淵族那邊,對嗎?淵族這邊……木易兄執掌如今的淵族,請出來一見如何?」「淵族?」天寶微微一怔,很快,瞭然道,「原來是他,難怪當初我覺得那麼熟悉,淵族擅長詛咒之力和暗殺,對於氣息的隱藏也是十分在行,難怪我當初沒有看清!」

此話一出,虛空微顫,一道身影走出無盡的黑暗虛空,只見一位渾身被漆黑霧氣包裹的強者緩緩從中走出。

「果然瞞不住二位,不錯……東西的確在我手上,但是上古已成過去,此物我得到的時候也算是無主之物了,有緣者得之,我能得到它,說明我和它有緣,二位覺得呢?」

閣主輕聲道,「拿了便拿了無需解釋什麼,我若實力若是足夠,自會取回,實力不夠,那便暫存在你們這邊也是應該的!現在天寶的那塊取不出,不如你我聯手先開闢傳訊通道如何?」

「不用擔心,今日我不會動什麼心思,只是想再見一下昔日監天冊的幾分榮光!」

聞言,木易笑著點了點頭,「既然如此,卻之不恭!」

很快,二人就取出監天冊,以及殘片,紛紛丟向虛空,聖物開始初步的融合,散發出一股讓人心悸的威壓!

見狀,閣主的目光開始遊離起來,多少年了,他又看見了往昔的監天冊榮光!

他多想將此物復原,但可惜的是,實力不濟,而且連碎片都收集不齊。

不論是天寶,還是木易,二人都不是善茬,雖然都沒有邁入半皇境,那也只是差那麼一點,何況有殘片在身,自己想斬殺他們,也是做不到的!

關鍵的一點,若是自己真的對二人起了殺心,難免會導致二人聯手,那時候甚至自己有被反殺的可能!

所以,強行取回基本上是不可能做到的了。

一眨眼,監天冊的金光閃爍,朝著諸天輻射而去!

這一刻,萬族才見識到了監天冊的強大,金色的頁面緩緩展開,上面開始顯現各種畫面,彷彿真正的在監察天下一般。

天地至寶,果然名不虛傳,在場的強者都忍不住加劇了喘息聲,看著這監天冊一個個眼紅無比,有此物在手,天下誰人能在其面前遁形?

而且,這還是破碎后的效果,而且還是兩件殘片合體的效果,難以想象,這要是完全合一,究竟是一件何等強大無比的神兵!

難怪,難怪木易和天寶說什麼也不肯交出去,就這個程度的寶物,別說以命相護,就是給做靈石山也不換!

此時,金色的頁面上開始顯現文字。

「這是……」有人激動的指著那些若隱若現的文字。

「證道榜,監天冊的功能之一,能檢測出最具有證道潛質的諸天眾生!」閣主強忍激動的解釋道。

聞言,在場的人都屏住了呼吸,都想看看這監天冊排名的順序。

之前,萬族的證道榜不算公正,都是人為評選出來的。

第一的是魔族的魔童,第二是神族的聖無雙,緊接著就是仙族的玄宗……

當然,還有一些隱世不出的古族根本就放棄了這無聊的排名。

此時的監天冊開始發揮出它天地至寶的威能,即便是隱世不出的古族,此時也被其檢測。

一時間,許多古族強者也紛紛破開界域之壁朝著此地飛來,想要再睹上古天地至寶的榮光。

很快,證道榜上出現了第一行字眼。

「人族,林天成!」

此排名一出,倒是也無人反駁。

林天成的實力萬族共睹,要說他是神境之下萬族第一都不為過,排名第一也說的過去。

很快,其他的名字也紛紛在虛空上呈現出來。

「第二名,月族,古竹!」

頓時,四方寂靜。

月族,一個消失在萬族視線中多年的古族,竟然不聲不響孕育出了證道榜有望成神的強者!

「第三,長臣,淵族!」這個排名眾人倒是能接受了許多,畢竟淵族的實力擺在那。

「第四,空明,虛空獸族!」

「第五,天司,吼族!」

「第六,魔童,魔族!」

「第七,聖無雙,神族!」

「第八,玄宗,仙族!」

「……」

隨著監天冊的證道榜出爐,頓時排名大變!

原本佔據榜首的魔童竟然直接跌入第六,而前三竟然兩位都是古族!

這一刻,在場的萬族強者眼神閃爍,這是他們沒有想到的。

這和原本的排名差距太大,讓他們完全沒有想到。

「以前倒是沒怎麼在意,現在看來,倒是眼拙了!上古種族,果然強盛無比!」

「是啊,這月族我一度以為消失在了歷史的長河之中,沒曾想竟然孕育出了排名第二……僅次於林天成的恐怖存在,這次……月族的人也進去了吧?」一些人眼神變幻,是的,應該是進去了。又是一位能戰神境的傢伙,進入了天府之中,這次的天府之行的難度可想而知!

而此刻,虛空碎裂,一道無比強大的氣息溢散開來,一身穿華麗服飾,周身被一股聖潔之力包裹的身影緩緩走出。

「諸位,不要誤會,我是來接古竹的,你們隨意……」

聞言,在場的強者紛紛一震,月族來人了! 當張合這次從修練室出來,才發現,自己閉關20年,寧靖縣已經完全變了個樣,彷彿來到另一個世界。

現在寧靖縣城內人口密集,原本低矮破舊的房屋全都煥然一新。

區別最明顯的是城中居民,大周王朝除了貴族階層,其餘人大都衣衫襤褸,面黃肌瘦。

而今城中居民幾乎人人都能穿上得體的衣袍,面色紅潤,臉上有肉,顯然都已經能夠吃飽穿暖。

眾人的精神狀態,一個個精神飽滿,鬥志昂揚,與以前那種麻木淡漠截然不同。

縣城的城牆之外,此時已經蓋滿了房舍。

這些房舍有些是新遷徙過來的工人住所,有些則是一些工廠作坊。

自從寧靖縣到明城的鐵路開通之後,寧靖縣出產的商品都能很方便地售賣到明城,然後明城的一些小商販又會把這些商品販賣到各地。

寧靖縣早期的一些工人和小商販從中看到了商機。

有些人從寧靖縣周邊以低價搜羅特產,用火連運輸到明城出售。

更有許多頭腦活絡者,利用寧靖縣鋼鐵質好價低的優勢,辦起一些小型加工廠。

他們搶不了大單,但可以加工一些民用方面的器具出售。

這些小作坊雖然規模比不上鋼鐵鑄造廠,但對於普通平民而言,卻是他們崛起的機遇,足夠他們從中賺取大量財富了。

寧靖縣經濟的快速發展,讓大多數人都從中得到了實實在在的好處,生活條件得到質的改善。

張合巡視到工業園區,這裏早已經大變樣,如今廠房林立,黑煙滾滾,一幅排放超標的樣子。

現在這裏已經聚集了數萬人,規模跟一些小縣城差不多。

這裏的一切都依託於一座鐵礦山,張合走到礦山時,發現許多奇形怪狀的傀儡正在挖掘礦石,然後由殭屍車送到鍊鋼廠。

在鍊鋼廠和鑄造廠也有許多傀儡,在其中負責一些繁重或危險的工作。

張合到工業園巡視,沒打算驚動任何人,不過還是被佈置在這裏的暗影閣眼線發現。

他也無所謂,乾脆就讓人陪同自己到各地查看。

原來這十年裏,在工業園區還建成了一座傀儡工廠,正在用流水線大規模生產傀儡。

這些傀儡並非用於戰鬥,而是用於工業勞作。

他先前在礦山和鍊鋼廠所見的傀儡,就都是傀儡廠生產出來。

這些傀儡成本很低,每一隻體內都有一根刻滿符文的玉柱,做為傀儡的動力來源。

這根玉柱可以反覆儲存靈氣,比起用靈石,節約了大量成本。

目前寧靖縣生產的傀儡已經遠銷各國,售價50靈石一個,且供不應求。

當張合走到傀儡廠後方的一座不起眼的房舍時,卻見到虎牙已經從裏面迎了出來。

這些年不見,虎牙也終於晉陞到了金丹期,以他目前一心鑽研煉器的心思,估計是用丹藥堆出來的。

反正他也不需要與人鬥法,晉陞到金丹,完全是為了更長的壽命,以及神識和法力增強對煉器有利。

「公子!這裏現在是機密重地,沒有通行令牌任何人都無法進出,只認牌不認人。

這裏的守衛都是新人,我怕他們不認識你。」

虎牙拿出一面令牌,在門口的守衛面前晃了晃,然後才領着張合走進去。

房舍內部是一座大廳,被分隔成了許多區域。

「公子!這裏目前是咱們的新型武器研究試驗基地,許多還未曾示人的武器都藏在這裏面。」

虎牙領着張合慢慢前行,並不斷地為張合作介紹。

「公子你看,這是咱們最新型的靈具,普通人就能操控,其威能超越了練氣後期,已經很接近築基初期修士的一擊。」

虎牙拿起一根手臂粗細的物品向張合介紹道。

張合接過細細看了一下,「攻擊距離有多遠?每次需要消耗多少靈石?」

「攻擊距離30丈,每次消耗靈石30塊。」

張合點了點頭,這個距離,已經可以對築基修士造成威脅,只是這成本有點高,30塊靈石,能買到一件普通的下品法器。

靈具最大的優勢是普通人也能用,上一次在呂國抵抗妖魔的時候,張合裝備了數萬民兵,手持靈具,在戰場上也曾屢立戰功。

一名築基修士需要數十上百年的修練,而民兵只是農閑時間才操練一下的佃戶。

這兩者中間的成本差距巨大。

放下這件靈具之後,兩人繼續前行,前方擺放着一堆木箱,其中一隻箱蓋被打開,露出裏面一套摺疊好的黑袍。

「公子,這是我們自己煉製出來的隱身法袍。」

虎牙拿起一件疊好的黑袍抖開,往身上一披,立即就在張合面前消失了。

「咦!」

張合神識全開,在原地找了片刻,才發現虎牙此時正躲在自己身後,一臉的得意,手裏還抓了一把污泥,想要往自己身上抹來。

他嘴角微翹,假裝沒發現,仍然在原地仔細尋找,當虎牙快要靠近自己身後時,才突然轉身,一手拍出。

「啪!」

虎牙手裏的污泥結結實實地拍在自己臉上。

「呸!」

虎牙吐出嘴裏的污泥,伸手抹了一把臉。

「公子,你是怎麼發現的?」

「我們已經找了十餘位金丹修士試過,都不能識破隱身法袍的蹤跡。」

發現自己精心製作出來的隱身法袍輕易就被張合識破,內心還是有點失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