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反抗,不要大喊,不然我就直接殺了你。」與此同時一個男聲小聲的在穗乃宇耳旁說著。

槍!

雖然上輩子一直生活在華夏的穗乃宇從來沒見過槍,但是他第一反應就知道這是槍。

怎麼回事,為什麼在秋葉原這麼繁華,人這麼多的地方會有這種亡命徒的存在,周圍人這麼多他們就不怕被發現嗎?自己才到這個世界十多年還沒成年呢,就要死?

而且自己走在前面現在看不到三女,那麼現在小果,雪穗和明日奈呢?希望她們現在安全。

一瞬間想了很多的穗乃宇冷汗直流,腿都有點抖,到底為什麼,自己從來沒有和別人有什麼深仇大恨,為什麼這種自己一直覺得是就是電視劇里的劇情會發生再自己身上!

一直以來只是一個普通人的穗乃宇這個時候徹底慌了,要不是那個什麼宇宙意志,他很肯定他絕對會成為一個十分普通的人過完一生且不會在世界上泛起哪怕一點小浪花。

而現在碰到這種事,真的讓穗乃宇心裡一點辦法都沒有。

而此時結城明日奈,高坂穗乃果,高坂雪穗也很危險,不過她們只不過是被人用手扭著胳膊,雪穗幾乎都快哭出來了,穗乃果也很慌,明日奈則比較冷靜,不過三女都沒有反抗,怕被周圍人看出異樣,因為她們都看到了走在她們前面的穗乃宇被一個人用槍頂在腰上!三女不笨,而且經常看一些電視,很明顯能看出挾持她們三人的和威脅著穗乃宇的人是一夥的,她們顯然都怕前面那人惱羞成怒撕票什麼的。

然後她們就看到穗乃宇和他背後的人一同轉過了身。

威脅穗乃宇的人在說出那句話后就讓穗乃宇轉頭,穗乃宇也想知道三女現在到底什麼處境,所以他就乾脆利落的配合轉身。

小果!雪穗!明日奈!剛轉過身,穗乃宇就看到三女身後都有一個大漢,明顯也被威脅著,不過唯一幸運的就是她們身後的人明顯都沒有用槍。

看來這就是沖著他們四人來的,而唯一的一把槍則用在對付穗乃宇身上,估計是怕有什麼變故。

周圍的人此時幾乎全都圍成一個圈在那裡,根本沒人注意這裡,何況也不會有人想到自己身後的人在袖子里藏有一把槍。

然後四人就被引導著向廣場外邊的一輛車旁走去。

「哎,沒想到,我就要求了爸爸一次不要跟保鏢就會發生這種事~今天我連累了穗乃宇他們三兄妹。」

結城明日奈此時心裡十分懊悔,她略微一想就知道今天是怎麼回事,不出意外的話就是惡性商業競爭了,爸爸的企業那麼大,身為全日本最大的電子用品製造商,可以說日本所有電子產品有百分之60都是她們家企業造的,肯定有很多人對於她們家一家獨大感到嫉妒,沒有人會和錢過不去。

以前自己哥哥就發生過一次綁架,所以之後明日奈和她哥哥身邊一直有很多她爸爸安排的保鏢。

今天就是不想被打擾才對爸爸撒嬌不要跟保鏢,結果很巧的就發生這種事了。

不過結城明日奈仔細想了一下,覺得應該不是巧,而是自己一直被監視著,這些人還真是可惡呢~

。 幽暗的倉庫里十分陰涼,空氣中混合著發霉和汽油的味道,氣味不是很好聞。

陸子野被綁在一處椅子上,嘴上粘著黑色的膠帶,身上倒是沒有什麼傷口。

景修點燃了香煙,橘色的星火忽明忽暗。

「準備好了沒有?」

他低低開口,漫不經心的問了一句旁邊的男人。

旁邊的男人陰險的笑了笑,道:「老闆,你就放心好了,等陸子楚一過來,咱們就馬上點燃汽油,絕對可以把那個男人燒死。」

「可別把事情搞砸了。」

景修眸子縮了縮,嘴角勾起一抹陰狠的弧度。

「現在就怕陸子楚不過來。」

男人有些擔心的開口,陷阱是已經準備好了,就怕獵物不上當,獵物不上當,一切都白搭。

景修吐了口煙霧,白色的煙霧帶著刺鼻的氣味在空氣中蔓延散開,消失在了空氣之中。

「那個男人會來的,除非他想讓他的弟弟去死。」

陸家長子,怎麼會放棄自己的弟弟?

他篤定陸子楚會過來。

只要陸子楚一死,他有辦法將陸家搞垮!

沒了陸子楚,陸家算什麼?

陸子寧只是一個醫生,陸子野一個玩物喪志的東西,剩下幾個都還是學生。

沒了陸子楚,他們拿什麼跟他斗?

該是陸家還債的時候到了。

陸子野聽到景修的話,狠狠的朝著景修瞪眼睛,想要掙脫身上的束縛,但終究是無濟於事。

這個景修瘋了吧,竟然謀殺大哥!

景修站起來,朝著陸子野走了過去,嘴角勾了勾,抬手拍了拍陸子野的臉頰,「別瞪我,否則我會將你的眼珠子挖出來的。」

話音剛落,只見倉庫的門打開,一個身材修長的男人出現在了大家的視野。

陸子楚一進來,就聞到了一股刺鼻的汽油味。

眉頭緊緊一皺,頓住了腳步。

景修轉過頭,遠遠的看著陸子楚,眼底閃過一抹冷笑,從手下的手中拿過來擴音器,道:「你終於來了,再不來,我差點就把你弟弟的眼睛挖出來了。」

陸子野看到那道身影,焦急的想要告訴陸子楚不要過來。

這是一個陷阱,大哥過來就是死路一條。

他激烈的反抗,卻被身邊的兩個壯漢死死摁住肩膀,無法動彈。

眼睛緊緊盯著陸子楚的聲音,瘋狂搖頭。

大哥不要不過來,不要過來!這裡都是陷阱!

「想要救陸子野就趕緊過來,不然,我可就一刀宰了你弟弟。」

景修見陸子楚頓住腳步不往前走,眉頭緊緊皺了起來。

陸子楚不過來,還怎麼用汽油燒死陸子楚呢?

想到陸子楚被烈火纏身,他便忍不住的興奮起來。

也要讓這個男人感受一些什麼叫做痛苦。

陸子楚眉頭緊緊皺起來,繼續往前走。

汽油味似乎更重了,他已經猜到了對方的意圖,是想用汽油燒死他?

如果他是普通人,那景修可能就達到了目的。

只可惜景修算錯了,他可能不是什麼普通人。

從小就不是普通人,只是以普通人的身份活著,偽裝成普通人。。 「……」

耳邊的車軲轆聲吵得人心煩,一股臊臭的味道讓人壓抑得難受。

女子皺着眉頭微微眯開了眼,本以為眼前應是漆黑一片,卻不想被刺目的陽光弄得雙目難受。

故而,女子便想微微側身,避開這強光。

「姑娘,你醒啦!」

感覺到身後女子翻身的聲音,趕着牛車的瘦弱男子便是停了下來。

「嘶~啊~!」

女子想要坐起來,可一動,就渾身疼痛難忍,好像身子隨時要散架一般。

「你可別動,從那般高的地方摔下來,能活着也是奇迹。

幸好,你還遇着了我們家公子,若是先讓那些豺狼野豹的遇了去,只怕你現在已見閻王去了。」

那男子眉飛色舞地說着,似乎在強調他對她的救命之恩一般。

女子沒有說話,只是警惕地盯着那男子。

之所以警惕,是因為這男子一副古裝扮相,說起話來也怪裏怪氣的,總覺得和自己格格不入,弄得她渾身不自在。

「你這般盯着我作甚?」

那男子也看出了女子眼中的警惕,便是有些不高興起來。

按理說他也算是她的救命恩人,她不說一句感激的話也就算了,居然還像看壞人一樣死死地盯着他,真是讓人不舒服。

「這是哪?」

見狀,女子只好藏起了警惕之心,好歹人家也確實是救了自己,雖然扮相奇怪,但也不見得就是壞人。

或許,是她掉入了什麼奇怪通道,才來到了這樣一個與世隔絕的少數民族聚集地?

或許,這男的身上穿的就是少數民族服飾?

嗯,一定就是這樣的!

女子心中猜測著。

「這裏是清潭村的境內,我們現在正要往赤城去。

誒,對了,你叫什麼名字?

怎麼會從那麼高的地方摔下來?」

那男子同樣對她也是滿心的疑問。

「清潭村……赤城……」

女子嘴裏嘀咕著這兩個從未聽聞過的地名,難道她真的是掉入什麼桃花源了不成?

「誒,我問你話呢!

你不會是摔傻了,連自己是誰,從哪裏來的都不知道了吧?」

那男子見她痴痴傻傻地自個嘀咕著,便如是猜到。

女子聞言便是沒好氣地瞥了那男子一眼,「龍瀟!」

「額,龍瀟,怎麼好好的一個姑娘取這麼一個像是男兒的名。」

這名字,光是聽聽就覺得霸氣十足啊~實在讓人聯想不到這麼一個水靈靈的女子。

龍瀟直接忽略了那男子的話:

「你之前說幸好我遇到了你家公子?

你家公子是誰?

他在哪兒?

為什麼這兒就我們兩個人?」

「我家公子自然是先趕往赤城了。

你從那麼高的地方摔下來,是我家公子憐香惜玉,才救下了你。

我家公子還特地買下了這輛牛車,說是你的傷勢不宜顛簸,才讓我留下來照顧你,慢慢前行。」

那男子解釋道。

聽罷,龍瀟沒有再多問什麼,只覺得渾身疲憊,又合上了雙眼小憩。

見狀,男子只能是嘆了口氣,覺得救了個怪人,又趕着牛車向前去了……

不知趕了多久的路了,天都黑了,也沒見着什麼居民住宅區。

「喂,我說,這裏究竟有多大,都走了一天了,怎麼一個人影都沒看到?」

這一路上,龍瀟只覺得奇怪,這裏的天空沒有霧霾,這裏的山鬱鬱蔥蔥,格外秀麗,這裏的水清澈可見底,一點兒也不像她所熟悉的世界,這裏果真算個桃花源了。

可就算是個世外桃源吧,這面積會不會也太大了一點,從這男的嘴裏已經知道了清潭村和赤城,加上這一天都沒走完的荒郊野嶺,這個世外桃源的邊際究竟在哪兒?

真有這麼大的桃源,又怎麼會沒被人發現?

這一路過來,也不覺得有什麼足以隱蔽這麼大塊地方的天然屏障啊……

龍瀟越想越覺得不對勁了。

「你醒的那會兒才剛出清潭村不多久,再往前就快到鴻雁村了,過了鴻雁村一直往南就是赤城了。

我說,你到底是不是朱雀國國人啊,怎麼連這都要問,你該不會是青龍國的細作吧?!」

那男子說到「細作」時,嗓音拉高了不少,就像是發現了不得了的事情一般。

「什麼朱雀國?

什麼青龍國?

這到底是哪兒?

什麼時間?」

龍瀟這回肯定事情並沒有她之前想的那般簡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