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這才是你的目的吧,整個水庫養魚自己釣。」

「你別聽你爸的,你爸一天到晚就想釣魚。」

「那有,我這不是為了方子想出路嗎,既然他不出去總要整點事做,對吧。這承包水庫也是一件事不是嗎,整的好也能賺錢啊。」李宏華強詞奪理道。

「爸,我知道了,知道你是為我考慮。那你問問縣裏吧,看看水庫準備怎麼弄,可以承包的話我就承包下來。」

「行,我明天去縣裏問問。」

「那我上樓洗澡去了,你們早點休息。」

「去吧,臟衣服你明天拿下來放洗衣機里,我明天一起給你洗了。」張若梅對着上樓的李方說道。

李方上樓洗了澡,躺到床上,頓時感覺腰酸背痛的。今天又是上山抓魚又是做飯的,這身體有點吃不消了,手腳都感覺不是自己的。一趟到床上,瞬間就睡著了。睡著了的李方沒看見寢室群里秦銘和楚樂的聊天記錄。

由於晚上睡的早,早上不到6點李方就醒了。年輕人的身體恢復速度就是快,一晚上過去,除了還有點酸酸的基本上都恢復了。

李方起床洗漱以後穿上運動服和跑鞋出門跑步了。沿着昨天的路線跑了一圈,李方就回家了。到家以後奶奶已經買好早飯回來了,麥餅和白粥,又炒了一盤青椒炒蝦米,再加上腌制的蘿蔔,很豐盛的早餐。

吃完早飯,坐在院子裏,把今天要寄給粉絲的5箱桃形李準備好。李方才拿出手機,準備把昨天的獲得的抽獎抽掉。

打開VX看了一眼,老大秦銘發來消息,皮卡今天上午有人開過來,讓李方去高速路口接一下車。

汽車到了,李方想想就很興奮,人生當中屬於自己的第一輛車,誰拿到都會興奮。李方家的小轎車剛買來那天,李父載着全家出去逛,還開去市區,那也是李方第一次去市區,小時候最遠也才去過縣城裏面。第一次去縣城,李方開心的不得了。

看完VX,李方開始準備抽獎。三次抽獎呢,應該能給點好東西吧,除了積分,系統給的東西都挺好的。

點擊抽獎輪盤,這次的抽獎物品和上次差不多,還是有50積分和100積分。不過這次其他幾個選項有換。分別是:初級打獵技能、初級開車技能、撤不爛的勤勞手套、優質龍蝦苗。

開車本身就會開啊,還來個技能幹啥,想不通,其他的就手套不懂,其他的都是一目了然。

點擊開始抽獎,輪盤轉動起來,慢慢的最後停在了優質龍蝦苗上面。

「優質龍蝦苗,一畝田的優質龍蝦苗,繁衍速度、生長速度是普通龍蝦的兩倍。」

龍蝦苗,這東西怎麼養啊,完全不懂啊,而且也沒有養殖的條件啊。先放着吧,繼續抽獎。

輪盤上龍蝦苗沒了,換成了龍蝦飼養手冊,這是想讓我養龍蝦啊。問題那怕是轉到了手冊,可是才一畝地的龍蝦養了也不夠賣啊。但願抽到其他的。

繼續點擊抽獎,輪盤繼續轉動起來,1分鐘后慢慢的開始停了,就在李方以為在聽在100積分的時候,輪盤又轉動了一下,跳到了初級打獵技能。

「初級打獵技能:內涵捕魚技巧、箭術、陷阱佈置、動物習性……等」

李方看見這個兩眼發光,這個好啊,學了這個過幾天和六叔公去下套子就不會拖後腿了。

技能還是一本書一樣,腦中翻開以後,海量的信息開始灌注到李方的腦海中,就是廚藝技能一樣。各種打獵技巧開始刻在李方的腦海中,漸漸的成為了他記憶中的一部分。

大約五分鐘后,技能接收完畢,再一次感受這種類似於電腦直接打印在腦中一樣的過程,再次感慨系統的神奇。

感受完以後李方再次點開抽獎,初級打獵不見了,替換它的是初級歌唱技能。

別的不說,繼續點擊抽獎,輪盤轉動,這次輪盤並沒有馬上停止,過了1分多鐘才開始減速,速度越來越慢,最終停留在了龍蝦飼養手冊上了。得,最後還是湊齊了這個。看來要去問問家裏有沒有那個田是水田了。

抽獎完畢,看了下時間,找到爺爺一起去田裏把種子給下了,然澆上加了優質化肥的水。李方怕化肥的效果太好,到時種子發芽的不正常,沒敢多加,就在洒水壺裏面加了四分之一包。

做完這些,李方回家洗了個澡,拿起要郵寄給粉絲的桃形李,打了一輛滴滴去到了縣城。把快遞寄出去把單號都私發給5個粉絲。時間也不知不覺間來到了和老大秦銘約定好的接車時間,去旁邊小店買了幾瓶水,就坐車來到高速路口等待。

過了10多分鐘,李方正想給秦銘打電話,就看見一輛掛着上海牌照的福特猛禽從高速路口出來,後面還跟着一輛路虎。

後面的路虎李方認識,正是老大秦銘的車,還奇怪著呢,怎麼這車也過來了,車子就在李方面前停了下來。

福特上下來的盡然是老大秦銘,而後面車上下來的也不是別人,盡然是老二楚樂。

李方高興的迎了上去,「怎麼是你開過來的啊,還帶着二哥一起過來,叫個拖車運過來就可以了啊。」

「怎麼,不歡迎我們來啊!」秦銘一臉笑着說道。

「哪呢啊,歡迎你們還來不及呢,你們來也不和我說一聲。」

「你別看我,是秦銘非要來的,你不是在直播間說過幾天去上山下套子嗎。你也知道的,他就喜歡玩這個,這不非要過來,還拉着我一起。我事情都還沒辦完呢,現在全丟給秘書處理了。」楚樂指指秦銘說道。

「你得了吧,說的好像你真在辦事一樣,除了簽幾個字,看了下房子,那件事不是你秘書在做,我拉你你可以不來啊,說的好像我非要拉你來一樣。還不是你自己也想過來。」楚樂這樣一說,秦銘不樂意了,一臉嫌棄的說道。

「好了,別說了,走吧,快到飯點了,我們先去吃飯,吃完再去我家。」

「別啊,我還想吃你做的菜呢,昨天晚上你小子做的那幾個菜,我和老二在飯店看你做一個我們點一個。」

「中午就算了,太趕了,而且家裏現在也沒材料,晚上給你們做,現在我們就去飯店對付一口。」

「成,聽你的,那走吧,你開你自己的車吧,我坐副駕駛給你看着點,老二開我車後面跟着吧。」

「為什麼是我開,你自己開你車,我做老三的車,你自己開車去。」

「你都一路開下來了,不差這一點,大不了等會吃完我開,行不。你不說話我就當你答應了,走,老三,開車帶路。」

「哎,我怎麼就答應了,你大爺。」

李方看着兩人鬧着也不管,坐上駕駛位開始看起了自己的車。怪不得都說自己的車看那那都好,李方現在就是這個樣子,眼裏都是他的福特。。「原來,你是秦楓老師。你好,我們的徐總已經問候我們了。現在他在五樓總經理辦公室等你。快去!」接待員恭敬地回答道。

秦楓點點頭,對接待員說了聲謝謝,然後就上樓了。

秦楓乘電梯到五樓,很容易找到李建國的辦公室。

李建國辦公……

《鑒寶:我的手指開掛了》第327章你終於來了 北門敵軍。

戰將如雲,來勢銳不可當,光明王,李克用麾下戰將浴血怒斬,縱使霍去病帶領雷虎輕騎和陷陣營,亦是無法阻擋他們前行的鋒芒。

楊家七子,裴元慶,賈復,杜回,阮翁仲都投身戰鬥中,霍去病一人激戰李克用,光明王兩人,雙拳難敵四手,在敵軍瘋狂衝殺下,北門徹底淪陷。

雷虎輕騎和陷陣營且戰且退,霍去病面色猙獰,鎧甲上布滿血漬,在李克用,光明王兵戈穿刺下,身影從馬背上倒飛出去,倒退百米之遙才緩緩停下。

噗~

一道血箭從口中噴出,手握寒槍支撐著身子,乍然抬首,凌厲的眸光迸發,霍去病沒想到偷襲北門的噬天敵軍會這般強悍。

當真是兵無常則,水無常勢,楚帝失算了,諸葛亮失算了。

原本所有人都以為噬天帝國會選擇正面進攻,偷襲北門會交給光明王的聖庭軍團,沒想到李克用,羊侃帶領的魔龍軍團也在其中。

「光明王,眼下南門外大戰應該到了最關鍵時刻,有勞光明王帶領麾下聖庭軍團,橫穿戰王城殺入楚軍背後。」

「至於眼前潰敗的楚軍交給某解決,待將他們全部戮殺,某將揮軍前去與光明王匯合。」

李克用橫槍勒馬,縱聲說道,光明王沒有絲毫遲疑,提韁放馬,率軍沿著長街上南門攻殺過去。

大戰至此,勝利在望。

光明王心裡深知此戰重要性,噬天與楚之間,今日之後將只有一國獨存,身為噬天盟軍,他當然希望楚國徹底滅亡。

看著光明王領軍橫穿長街,霍去病神色黯然,站直身子,縱聲如雷:「雷虎輕騎,陷陣營聽令,此戰關乎吾楚存亡,只要爾等尚有一口氣在,絕不能讓敵軍攻入南門下。」

「殺,絕不退縮!」

「殺,絕不退縮!」

數萬雷虎輕騎和陷陣營齊聲響應,猶如山呼海嘯,震徹雲霄。

「高順,軒轅豹攔下眼前敵軍,某去追擊光明王大軍!」

霍去病手執寒槍,轉身暴掠向前狂奔過去,速度奇快無比,與縱馬飛奔的光明王大軍隔街相望,並駕齊驅朝著南城下衝去。

「激戰如此,爾等還要垂死掙扎,那本將就成全你們!」

「魔龍大軍聽令,隨我一起殺!」

李克用縱聲下令,提韁橫槍,朝著高順,軒轅豹衝殺過去,陷陣營戰力不俗,得到楚軍龍血洗禮,早已和神行軍一樣成為龍血騎士。

面對光明王的聖庭軍團的確有些略遜一籌,可迎戰李克用的魔龍軍團,他們毫不畏懼,每個人都抱著必死之念,揮動手中利刃,瘋狂迎上面前衝殺的敵軍。

「滴,提醒宿主戰王城北門淪陷,光明帝國大軍正向宿主靠近,兵力在十萬左右。」

「滴,宿主麾下神將賈復戰力暴漲,成功激活屬性一——睥睨,武力加10,擊出戰力為175,銀月盤龍戟加5,鰲頭赤血駒加5,當前戰力195。」

「屬性二:星宿,開啟后獲得氐土貉之力,戰力上升至198,可持續兩個時辰。」

「滴,系統提醒宿主,龍凰城被楚軍攻陷后,宿主獲得系統獎勵禮包一個,隨時可以開啟使用。」

楚帝端坐在馬背上,注視著前方與噬天帝交鋒的燕南飛,離玉堂二人,影子血衛擋下噬天帝背後十名強者,兩人聯手襲殺之下,噬天帝雖立於不敗之地,但卻分身乏術,瘋狂揮動手中戰戟,擊碎迎面斬落的劍芒。

耳畔系統提示音突然響起,嘴角微微抽動下,揚起一抹笑意,差點都將銀戟太歲賈復給忘了。

千軍萬馬一將在,探囊取物有何難,賈復正是這般神勇猛將。

先前楚帝在大軍中沒有發現羊侃和李克用,就猜測他們應該與光明王同行,一起前去偷襲北門。

果然是智者千慮必有一失,沒想到光明王,李克用麾下仍舊擁有久經沙場的悍將,九太保戰力是不及李元霸等人,但亦是獨當一面的猛將。

相比之下,霍去病帶領的大軍的確勢弱。

眼下面前主戰場上兩軍廝殺如火如荼,各路大軍均已殺入噬天戰陣中,此時想要將他們撤下已是不可能了。

阻擋城內光明聖庭軍團和李克用魔龍軍團,可不能單單依靠霍去病一人,楚帝更不想失去他的封狼居胥。

「小賤,馬上開啟系統獎勵禮包!」

戰王城下,楚與噬天之戰必須勝利,楚帝將不惜一切代價,現在有系統獎勵禮包,他毫不猶豫使用。

「滴,系統正在開啟獎勵禮包,請宿主稍後!」

「滴,恭喜宿主獲得帝王召喚卡一張,五選二猛將召喚卡一張,隨時可以開啟使用!」

「帝王召喚卡?」

楚帝錯愕詫異,召喚猛將百人之多,還是第一次獲得帝王召喚卡,系統當真還是非常給力。

「五選二猛將召喚卡?」

縱觀歷史長河中,流芳百世的猛將,名將多數已經出現在楚國,這張五選二猛將召喚卡,楚帝不知道還會出現誰。

說實話,從第一個召喚白起,到召喚賈復,黃飛虎,黃天化之後,楚帝認為可以召喚的將領越來越少了,這一次系統獎勵的兩張召喚卡都讓他非常期待。

「小賤,馬上開啟五選二猛將召喚卡!」

「滴,恭喜宿主成功開啟五選二猛將召喚卡,第一位猛將乃是東漢雲台二十八將之一的捕虜將軍馬武,基礎戰力165,統帥95,政治90,智力92。」

「第二位猛將巨無霸,天下無敵,基礎戰力180,統帥70,政治80,智力70.」

「第三位猛將隋末唐初猛將闞棱,杜伏威樣子,善用兩刃刀,基礎戰力170,統帥98,政治90,智力93。」

「第四位太平天國英王陳玉成,基礎戰力170,統帥95,政治85,智力90。」

「第五位猛將是北齊名將落雕都督斛律光,基礎戰力為175,統帥98,政治95,智力97。」

「滴,系統提醒宿主五選二猛將召喚,被宿主取掉的三人將會出現在對手陣營中,其中龍唐,大秦,大漢,大汗四國皆有可能,請宿主謹慎選擇!」 第一節發狂的石頭

好藍的天,好白的雲,好自由的小鳥。

石頭伸直腰抬起頭,看著天空竟看得發了呆。看著鳥兒輕盈的旋轉飛舞,石頭心中滿是欣喜,似乎,這才是他該有的樣子,似乎在記憶的深處,有著類似的揮之不去的印記,這印記有時模糊,有時清晰。

只有在睡夢中,他才會清晰的夢到有人帶著他縱身飛躍,可那個人的面目,卻很模糊,只記得那是一雙溫暖的眼睛,那目光讓自己感覺到很舒服。可每次醒來,卻只能感覺到一陣陌生和冰冷。

「啪」的一聲,重重的皮鞭又抽到了石頭的身上,也打斷了他的遐想。「你這該死的獃子,怎麼又站著發獃了!」惡毒的咒罵又在石頭耳邊響起。石頭沒有任何反應,只是無奈的低下頭繼續勞作,『你才是該死的老傢伙,我就是愛發獃!』石頭只能在心裡咒罵著。

在石頭的記憶中,自己是從八歲就開始在這裡幹活的,但八歲之前自己在哪裡,他卻完全不記得。從八歲到如今快十年了,挨了多少鞭打,挨了多少辱罵,挨了多少欺負他早就不記得了,只是現在東家再重的鞭子打到身上他都不會痛了,這讓他心裡很是開心,起碼不用再怕挨打了。

『是這傢伙沒勁了吧?是不是快死了?這該死的老傢伙,整天欺負我,早點死了的好!』石頭在心裡惡毒的咒罵著東家,一想到死亡,就覺得很是解氣,可那對自由飛翔的小鳥又從眼前掠過,他又被吸引的直起了腰,獃獃的抬頭看著它們在天空上下翻飛,他心裡就一陣愉悅。

「啪,啪」這次是兩鞭子,還伴隨著東家惡毒的咒罵:「獃子,傻子,白吃飯的傢伙,整天呆呆傻傻不好好乾活,作死呢?你今天晚上不用吃飯了!」東家罵完還不解氣,又抽了他兩鞭子,嘴裡不停的罵罵咧咧。

『啊?又沒飯吃,這可不好,挨打不疼了,可餓著肚子睡不著最是難受了。』石頭心裡這麼想著,然後就想是不是該做點什麼來挽回一下,於是回頭沖著老傢伙咧開嘴嘿嘿一笑,結果卻是又換回一鞭子外加咒罵:「傻子,你這笑得比哭還難看,再不好好乾活明天也不用吃了!」

「哦!」石頭只有收起了笑容彎腰繼續幹活,可心裡卻不禁在想『那就先好好乾活吧,可那對自由自在的小鳥為什麼老是在眼前飛來飛去?為什麼自己就是忍不住要去看它們呢?』

老傢伙看他手上幹活有些遲緩,又甩過來一鞭子:「廢物,就是欠揍!」石頭腦子裡忽然轟的一聲炸響,腦子裡就一片空白,這麼些年來,他對什麼都無所謂,可就是最討厭聽到別人說他是廢物,每次聽到這兩個字,他就會條件反射的爆發。

待到石頭回過神來,發現自己手裡的鐮刀把已經又一次斷了,只要去換一把鐮刀,這自然又招來了東家的鞭子和一陣謾罵,這晚飯么,是肯定又沒得吃了。太陽終於下山了,收工之後,看著別人去吃飯了,石頭只能趴到井邊喝涼水。

幹完一天的活沒有飯吃真的很難受的,喝再多的水也沒用,而且還越喝越難過,可如果不喝水,這肚子里空著更難過。石頭躺在草堆里,又使勁勒了勒褲帶,仰面望著天空,心裡想著『今天的月亮好圓啊,就像一個大麵餅,真想咬一口,嗯?好香啊,為什麼真的會有饅頭的香味?』

石頭使勁吸了吸鼻子,卻馬上他就看到一個饅頭伸到了自己眼前,當然,還有一隻抓著饅頭的髒兮兮瘦粼粼的小手,同時響起的,還有一句微弱卻溫暖的話語:「石頭哥,你快吃吧,他們都睡了,沒人會看見。」

石頭一偏頭,就看見了同樣是賣身長工的小柴火那大大的眼睛里閃著友善的光。其實他們一頓飯只有一碗比清水稠不了多少的稀粥兩個摻了很多糠皮的雜糧饅頭,要不是怕他們餓的干不動活,估計那老傢伙還會把數量減少些。

小柴火趔開嘴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石頭也回報了他一個燦爛的笑容,沒有絲毫的推辭,接過饅頭三兩口就吃了下去,又端起水瓢又喝了一大口,嗯,這下感覺好多了,石頭心滿意足的抹抹嘴,沖小柴火笑了笑,拍拍身旁的草堆示意他也躺下。

小柴火也開心的躺到石頭身邊,學著他的樣子仰面看天。這小柴火比石頭還要小几歲,而且長的又瘦又黑,的確是像極了灶房裡沒燒完的柴火,於是這小柴火就成了他的外號,就像石頭一樣,沒人知道他們原來叫什麼。

人人都嫌棄石頭呆呆傻傻又不愛說話,不管是長工短工都不願意搭理他,甚至還以欺負他為樂。只有這小柴火願意和他接近,願意和他說話。石頭每次受罰,小柴火都會想辦法從本就不多的口糧里省下一點給他,也從來沒有埋怨,更是從來就沒有向石頭要求過什麼。

而石頭呢,好象也從來就沒又對小柴火說過感謝的話,也從沒給過他什麼東西,就是回報一個傻傻的笑容,再一起靜靜的呆一會。而小柴火似乎對此也很滿足了,好象這就是他希望得到的最好的回報。

所有賣身在東家做長工的人里,似乎只有他們是孤兒,其他人閑聊都會提到父母親人,也有人來看望過,只要他們兩,連自己的身世都不知道,更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誰,小柴火還記得是被人捆著賣到這裡的,可石頭卻連怎麼到這裡的都不記得。

其實小柴火對自己的好,石頭是記得的,他只是不愛說話,可在他心裡,他早就確定了。小柴火是他的好兄弟,是他在這世上最親的人,只要小柴火需要,他願意為小柴火做任何事!這就是石頭在心裡對小柴火做出的承諾,只是,他從來沒有說出過口。

天又亮了,老傢伙催促他們起身幹活的鑼聲想起,石頭睜開眼醒來心裡就想著『為什麼天要亮的這麼早,這夢裡的溫暖舒適還沒有體會夠呢!哦,對了,今天得好好乾了,不然小柴火又要跟著自己餓肚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