叉子落在了卡萊爾的手上。

「要不要我給公主殿下開個葷見見血?你要是以後真的和陸昭在一起了,她也是你婆婆,不是不相干的人。我就拿她一隻手,讓公主殿下知道我的話不是開玩笑的。」

說罷,他握著叉子,一點點用力。

叉子不夠尖銳,需要用巨大的力氣才能刺入皮膚。

他一點點推送著,很快沁入皮肉,卡萊爾發出殺豬般的叫聲。

「公主殿下救命啊,救救我,好疼啊……」

「你你你……」

凱瑟琳一時間毛骨悚然,卡萊爾臉色蒼白,不斷嚎叫,她就眼睜睜的看著叉子刺入皮肉,鮮血緩緩溢了出來。

現在扎得不深,他還在繼續用力不斷深入。

她瞬間頭皮發麻,背脊生寒。

她想到陸昭摔碎玻璃那一刻的堅決。

這兩個男人的底線似乎都是唐柒柒,一旦唐柒柒被威脅到,他們可以不顧一切,做出任何事情。

「公主殿下,疼死我,你快救救我啊……我可是一直幫著你,撮合你和陸昭的啊,你不能這麼對我啊。」

「我……我也不想的啊,是他……是他要折磨你的。」

「要你別動唐柒柒很難嗎?」

封晏眯眸,陰沉沉的看著凱瑟琳。

「今日之事,我可以不追究,但以後你們要是敢打她的主意,危及她的性命,我要你的腦袋!」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噗!」

一隻手抓著金幣,伸出地面,接著樂呵呵的鳴人爬了上來。

雖然白絕沒有找到,但是霜之國這一趟,來的真心不虧~

看來可以晚點回去,多拿點金幣!

畢竟誰會嫌棄自己錢多呢?

拿出一瓶黃金羊奶遞給了雛田。

雛田習慣性的接了過去,咕嘟咕嘟,一口悶~

看看這都是大頭!

都是錢!

都是九喇嘛的肝!

而鳴人接著鳴看了看自己遊戲面板里的餘額,血賺100萬兩!

早知道早就這樣了!

當初,就應該帶著佐助去木葉挖墳了!

嗯……

木葉不行……

早就被大蛇丸挖的乾乾淨淨了。

好吧……

這麼一想,當時他倆哪裡都去不了,只能是一個想法了,而且佐助沒有雛田好用!

這白眼是真的好用啊!

鳴人甚至都能想到了,如果自己和雛田生了一個女孩,以他和雛田清清白白的血統。

必定能夠開起白眼!

然後自己在教導她封印術!

那個時候自己應該復活了水門了吧?

再讓她爺爺給她開發幾個特別的忍術!

我漩渦鳴人願稱自己女兒為最強輔助!

簡稱工具人!

嘿嘿~

鳴人情不自禁的傻笑了起來~

「鳴人君,你笑什麼呢~金幣拿來~我幫你保管了~」

喝完羊奶的雛田走到鳴人面前,伸出手,笑眯眯說道。

鳴人一呆,低頭思考了一秒,赤果果的說道:

「不要!」

他只進不出!

「噗嗤!」

雛田手中的海坊主炸裂了,賤了鳴人一身水……

「給……拿好……」

鳴人弱弱的掏出金幣,一股腦的給了雛田。

嗯……

反正雛田以後也是他的,也算進入自己的口袋了吧……

然而看了看自己的餘額……

少了幾萬兩……

雛田甜甜一笑,看著鳴人說道:

「這樣才對嘛~吶,讓枕頭給你洗個手~」

「噗嗤……」

不用雛田動手。

海坊主老老實實的自己擠出水,給鳴人洗了個手。

如果它有眼淚,此刻它已經把自己流幹了……

這倆人不把它當怪物啊……

「咳咳……鳴人,雛田……有點事兒給你們說說……」

一旁的自來也見他倆終於消停了一會兒,趕緊上前說道。

鳴人和雛田回過頭來看向了自來也。

荒郊野外的,你能有什麼事?

鳴人好奇的問道:

「幹嘛?什麼事?沒事我和雛田要再去周圍轉轉。」

你倆可以了啊,丟不丟人啊

自來也有些無語的說道:

「那個鳴人啊……你知不知道我在風之國使用的那種力量是什麼力量嗎?」

說著,自來也難得有些得意的昂頭看向鳴人。

鳴人就不能見自來也這個樣子,甩了甩手,不屑的說道:

「知道啊,不就是自然能量嗎?不應該是個人都知道的東西嗎?你說是不是雛田?」

說完鳴人看向了雛田。

雛田乖巧的點了點頭,然後向著自來也解釋道:

「自然能量無處不在!」

「額……」

自來也目瞪口呆的看著兩人,

這怎麼玩?

不對,這怎麼顯擺……

「咳咳……既然你們知道自然能量……那麼就不得不說……」

然而自來也還沒說完,鳴人就說道:

「仙人模式嘛,以及仙術查克拉的修鍊,是不是這些?」

自來也再次目瞪口呆!

這小子從哪裡知道的?

難道挖墳挖多了,真的可以博學多識?

但是!

「嘭!」

自來也一拳打在鳴人頭上,怒斥:

「你不要老是打斷我說話好不好!!!」

鳴人聳聳肩,都不揉了。

毫無感覺~

強化鋼筋鐵骨就是厲害

十分不誠懇的說道:

「哦,那你教我吧~」

自來也一愣,看來還是有你不知道的啊!

再次得意揚揚的說道:

「哎,其實呢,我早就想教你,不過呢感覺你一直有什麼事情沒有辦好,所以一直拖著,而最近呢,我看你也挺閑的,這樣吧,我就勉為其難的教你了!」

「停!」

鳴人再次伸出手,打斷自來也說話。

鄙視的說道:

「好色老頭,教不教你先等一下!什麼叫我很閑?我天天都在摸金好不好?這是賺錢?賺錢養家你知道啵?」

「你管這叫摸金?」

自來也疑惑的問道。

「不然呢?總不能是盜墓吧?」

「不是盜墓嗎?」

「我又沒有盜……」

「那雛田手上的是什麼?」

「這叫明目張胆的拿!」

「停!咱們不討論這個問題了!」

說不過,說不過……

自來也捂住心臟,有口氣悶著難受……

「那討論什麼?你教我學習仙術啊!」

「行……你等一下……我先去一趟妙木山……」

「你等一下,雛田怎麼辦?」

「這個……這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