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一,你是人族,又有什麼理由這樣對我?”

“師尊,唯一不孝。是我欺騙了您,我並不是什麼孤兒,如果你還能記得的話,曾經有一個叫做封央的男人,他是我的父親。”

龍血滄瀾明白了,封央,一個曾經十惡不赦的惡徒,是他親手斬殺。

“那你呢?孤城?”

念雪孤城緩緩跪下,對着龍血滄瀾叩首,一言不發。

龍血滄瀾還想聽聽夕龍的理由,但卻已經被大陣鎖死。

“誅魂滅神陣,你們對為師真的是用了心。”

“桀桀桀!海神大人,一切都已註定,今日你在劫難逃。本皇已經承諾,只要你死,魔族大軍將會立即退出海妖大陸。”

“哈哈哈哈!人心,這就是我想要看見的人心嗎?”

龍血滄瀾突然仰天長嘯,心口之痛,比之身軀之痛千倍萬倍。

“本尊已經難免一死,但我依舊不信所謂的魔族承諾。既然如此,這最後一戰,你們就給本尊去往黃泉探路吧!”

徐真的眼前出現如同舊日電影一樣的畫面,在那之中,龍血滄瀾拚死一戰,卻因為受着誅魂滅神陣的束縛,他的修為大打折扣。

但即便如此,魔耀十二大戰皇依舊被他重傷大半,更甚者直接被其毀去魔軀,露出一尊天蠍虛影。

徐真立即聯想到當日交手的黑暗龍血滄瀾,終於知道龍血滄瀾為什麼會衍生出黑暗一面。

這場戰鬥打的昏天黑地,龍血滄瀾最終不是死在魔族手中,而是被自己曾經信賴的徒弟重創了本源。

隨後畫面一轉。

男子再次出現,龍血滄瀾已經只剩一縷靈魂。

“星辰殿我會將其一分為二,但我會把你的這縷靈魂放入陰陽帝皇座中。如果天不滅你海神一脈,他日自會有人再此與你相見。”

龍血滄瀾閉上了眼,即便不甘,也終究抱着最後的希望,被男子封印在了陰陽帝皇座中。

看完了這些,徐真依舊沒有看到重點。

詛咒呢?

“我知道你要問詛咒的事情,只是因為那一幕是老夫不願讓人看見的一幕,所以我會簡單的解釋給你聽。”

聞言,徐真十分理解。

畢竟海神這樣的修為,淪落到詛咒他人,的確是有些讓人覺得不可思議和不光彩。

“所謂的詛咒,其實是流傳於海妖大陸千萬歲月的一句話:重見天日之際,便是海妖滅亡之時。”

龍血滄瀾說着有些悲涼的嘆了口氣:”這原本只是我一時不甘的憤言,沒想到竟然會引動了星辰殿中隱藏了不知多少歲月的強大力量。這股力量在我說出這句話后,直接沖入海妖大陸的天空,像是一場覆蓋了整個世界的血雨,滴落在每個海妖的血脈之中。”

“我從沒有想過有一天海妖大陸會落入深海之內不見天日,或許這正是詛咒應驗的開始。”

徐真打斷龍血滄瀾的話:”前輩,稍等一下。海妖大陸沉入深海,這應該是您隕落之後的事情吧?您是如何得知?”

“是他告訴我的。他說,這是他最後一次出現在戰武大陸,他會去更高層次的世界。臨行前,算是兌現給我的承諾,告訴了我魔族已經被封印的事情。”

“他到底是什麼人?”

龍血滄瀾搖頭:”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很強,比我所見的任何人都要強大。”

龍血滄瀾突然盯着徐真,不可思議地搖了搖頭:”他的樣子就好像現在的你,黑髮黑瞳,淺黃色的皮膚。”

徐真如遭雷擊一樣。

黑髮黑瞳黃皮膚。

這是屬於華夏人的外貌特徵。

徐真瞬間想到徐天,但又否定了。龍血滄瀾已經說過,男子去了更高層次的世界,不會再踏入戰武大陸。

“前輩,晚輩還有最後一個問題?”

“說也說了那麼多,你就問吧。”

“不知道前輩可曾聽聞獵魔宮?”

龍血滄瀾搖頭。

徐真眉宇微蹙,這才想起獵魔宮的出現,乃是陰陽殿分離,魔族被封以後的歲月出現的。

龍血滄瀾那時已經隕落,不知道很正常。如此一來,徐真只能自己親自去找一下這個預言了自己會出現在海妖大陸的大祭司了。

“你的問題,我已經回答了你。現在,你該回答我的問題了。”

徐真突然覺得周圍的溫度都在下降,彷彿龍血滄瀾一想到自己的徒弟,其情緒就會異常的波動起來。

。。 男人身上淡淡的幽香,顧汐一下子便辯認了出來。

嗅到他的氣息,感覺到他近在眼前,她的心跳,無法控制地加速。

她聽霍霆韻說霍霆均今天一早就出去了,所以才這個時候來。

最近她特意調整過來的時間,就是為了避開他,免得跟他碰面。

顧汐正在發獃,頭頂上,男人的嗓音很冷淡:「愣在這裏幹什麼,還不走開?不要讓我以為你在投懷送抱,顧小姐。」

他生疏又諷刺的話,讓她心窩子一涼。

顧汐有絲倉惶地後退,慌亂的腳步沒好好踩到地上,一個重心不穩,身體便往後倒。

她驚叫了一聲,以為自己就要當着他的面,摔個四腳朝天。

可是腰間一緊,男人的長臂及時地伸了過來,將她圈住。

他挺拔健碩的身軀彎下,傾落在她恐懼的臉容上時,一抹緊張掠過,稍縱即逝。

很快,他眼裏透出嘲譏的笑意。

他放開了手,將她推到門邊。

聲音低沉:「真礙眼!」

顧汐看着男人冷漠無情的背影,胸口堵住了。

礙眼……

她從來都不知道,這倆個字,可以那麼的傷人。

但不管如何,是她傷他在先,這是她欠他的。

顧汐斂起那份黯然,轉身而入,沒想到抬眼便見到了立在那裏的霍老太太。

老人家神情複雜地注視着她,看樣子,剛才她和霍霆均之間的摩擦,她盡收眼底。

「老太太,您好。」顧汐打招呼。

「小汐啊,別怪我說你,霆均現在已經是有未婚妻的人了,以後,你盡量跟他保持一下距離,薇兒她是我很滿意的未來孫媳婦,霆均的婚事,耽擱了那麼久,這一次,我真的希望他能夠安安穩穩地把婚姻大事定下來,所以,別讓她對你和霆均之間,有些什麼誤會。」霍老太太語重心長地叮囑。

她話里的意思,顧汐剔透的內心清楚得很。

「老太太,您放心,我知道該怎麼做的,不會越界。」

「對了,霆韻的身體有起色了嗎?」霍老太太問。

顧汐老實回答:「霆韻姐的情況比之前好了許多,不過,她的子宮是先天性的條件不太好,再加上又有嚴重的宮寒,所以要懷上孩子,還是要堅持治療,但我相信,很快便會有好消息了。」

霍老太太頜首,擺了擺手:「去吧,辛苦你了。」

老人家看着顧汐轉身上樓,眉頭皺起。

霆均和薇兒的婚期,還沒有定下來。

怕就怕,夜長夢多啊!

這顧汐現在天天往霍宅跑,跟霆均總會有機會碰上面。

霍老太太正憂慮忡忡的,此時,見到蕭雪兒的專車,從大門外駛了進來。

見到她一來,她心裏更煩了。

自從蕭雪兒再次出現之後,辰燁就基本不回家裏來了。

為的就是避開她吧。

她倒好,還三天倆頭就往家裏來跑,美其名曰找霆韻聊天,但她的醉翁之意不在酒,誰都看得出來。

真不知道這些年輕人,為什麼要將感情搞得那麼複雜!

不過老太太猜錯了,蕭雪兒今天來,不是為了霍辰燁。

她費了很大的勁兒,才把全北城最有名的中醫,請上門來。

為的,就是讓這位真正的名醫大師,來給她嫂子好好治治病,最重要的,是要將顧汐這個所謂的「醫生」,狠狠地打擊一番,挫了她的銳氣,也順便折了她的名氣。。許是這個月編程水平日益精進的緣故,林鹿呦聽完汪實的發言,順勢在本子上畫出了邏輯圖。將整個任務,分成了好幾個小的模塊。

汪實說的這個任務,其實說難也不算太難。

單說他們商運二組,需要做的事情無非還是從商品的各項數據入手,先選擇商品的分析維度,再根據幾項維度給商品評分,選出最終

《擼貓送個鏟屎官》第216章進步「憑什麼就這麼決定了啊!我們世界可就只剩下我和琪琳兩個人了,這個規則對我們不公平啊!」

對於胡列娜的提議,劉闖第一個嚷嚷了起來。

雖然他表現的相當的煩躁,但是事實上話語間卻讓其他的天驕對他投來了鄙夷的目光。

你們世界少了三名天驕,這能怪誰?

技不如人罷了!

《從扶持千仞雪開始掠奪諸天》第六十八章長城一號與決死天驕! 「轟隆!」

巨大的爆炸聲在火海中響起,剎那間雷光四溢,電蛇飛舞扭曲,恐怖的衝擊波和閃電瞬間席捲向四面八方,也將大火的中心打出了一個兩百米範圍的無火焰地帶,煙塵瀰漫。

待煙塵散去,無火焰的地帶中已經是廢墟一片,房屋破碎,大地起伏開裂,唯有最中心處還有三棟房屋還在勉強聳立著。

在三棟房屋的上空數米,半圓形的透明屏障支撐著,已是滿布裂痕,好似隨時都會徹底破碎一般,在其中一棟房屋屋頂上,屏障果實能力的男子氣喘的舉著雙手。

「好險!」

看著滿布裂痕的透明屏障,和周圍破碎的一切,鋼骨空等人頓時在心中為自己捏了把汗。這種威力的雷霆若是沒擋住,他們當中怕是有一半的人都會重傷,甚至是直接死掉。

原來,剛剛在火海中,面對著四周烈焰焚燒和天空中響起的雷鳴聲,鋼骨空等人已經打算用武裝色霸氣硬抗著烈焰逃出火海,雖然會付出一定代價,但也是他們唯一的辦法了。

好在關鍵時刻,屏障果實能力者頂著一個屏障衝進了火海,在關鍵時刻為眾人撐起了屏障,抗住了火海和落下的麒麟。

「又是屏障!」

看著支起的屏障,王漢不屑的冷笑了一下。

「那邊的兵力有些多了。」

不過王漢倒也沒有急著再次動手,而是目光看向了城鎮的一角,在那裡,泰格已經開始了他的行動。

然後王漢又看向了另一個方向,那裡是天龍人聚集居住的地方,而那裡現在還有大量的士兵和特工在保護著,甚至比自己襲擊前多了數倍。

(因為不屑和普通人居住在一起。所以天龍人的居所距離城鎮有一段距離。)

「王漢,你還有什麼手段,就全使出來吧!今天你必定會死在這裡。」

屏障中,見天空中的王漢似乎注意力放到了其他地方,更是看向了天龍人居住的地方,鋼骨空立刻大聲向王漢吼道。

鋼骨空的吼聲剛完,保護他們的屏障立刻消失,屏障消失的同時,兩道飛翔斬擊從下往上,極速沖向天空中的王漢。遲緩光線和磁力波也再次籠罩向王漢。

「想把我拖住在這裡!呵呵。」

看著從下方而來的攻擊,王漢冷笑了一聲。

下一刻,在下方攻擊即將臨身之時,王漢突然嘭的一聲炸為煙霧消失在了天空中。

「不是真身,是什麼時候?」

「快去天龍人的居住區。」

見到這一幕,鋼骨空頓時臉色大變。對其他人喊了一聲便急速向天龍人居住的區域趕去。

王漢剛剛的目光看向的方向是天龍人的居住區。這意味著王漢恐怕已經離開了這裡,去攻擊天龍人的居住區了。

——————————

「泰格正在前往那邊,你們就不要去礙事了。」

某個街道的地面突然破開,王漢從中鑽了出來,看著匆匆趕向天龍人居住區的鋼骨空等人,不屑的笑了。

「嗡嗡嗡…….」

好似萬千蜜蜂震翅的聲音響起,無數的無人機從王漢的身體中分離出來,就如同黑壓壓的鳥群一般飛向了天龍人的居所,飛向了趕過去的鋼骨空等人。(無人機群,蜂巢。)

「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