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一直站在宋芊旁邊,負責保護宋芊。

冷霜笑著說道:「少爺,你剛才真的好帥呀。」

「這沒什麼的,好了,我們繼續爬山吧。」胡天笑著說道。

「好,繼續。」宋芊點了點頭,然後繼續往山上出發了。

接下來的路途中,倒是沒有發生什麼事了。

因為山路太長,胡天三人又在半路上休息了一會兒,然後一鼓作氣的爬上了山頂。

到了山頂后,有很多遊客在這邊拍照。

還有不少遊客在山頂的清水寺燒香,拜佛,許願。

因為宋芊跟冷霜長的很漂亮,所以三人無論走到哪裡都是令人側目的存在。

這個時候,冷霜從包里拿出了手機。

她笑著說道:「芊芊姐,少爺,我給你們拍個照片吧。」

「好啊。」胡天點了點頭,然後摟著宋芊站在了護欄前面。

「一二三,茄子。」冷霜笑著說道。

胡天摟著宋芊,兩人面帶微笑的看著鏡頭。

咔擦幾聲,冷霜給胡天和宋芊拍了好幾張照片。

拍好照片后,胡天笑著說道:「我們一起來拍幾張吧。」

「好呀。」冷霜點了點頭,然後站到了胡天旁邊。

胡天從冷霜手裡拿過手機,然後三個人一起合影了。

合完影后,宋芊笑著說道:「既然我們來都來了,要不去上柱香吧?」

「要不還是不要了吧,少爺他不喜歡上香拜佛。」冷霜笑著說道。

胡天說道:「是啊,我感覺燒香拜佛求的是一個心裡安慰。」

說完后,胡天又笑著說道:「不過芊芊說的也對,來都來了,去上柱香也好。」

「那我跟冷霜去上香吧,你到外面等我們。」宋芊笑著說道。

「好。」胡天點了點頭。

於是宋芊拉著冷霜,兩人去旁邊的清水寺上香了。

胡天站在門口等她們。

不過胡天也沒有閑著,而是從口袋裡拿煙出來抽了。

抽完了兩隻煙后,宋芊跟冷霜就上完香出來了。

胡天笑著說道:「這麼快就好了呀?」

「只是燒個香而已,不用多久的。」宋芊笑著說道。

這個時候,冷霜笑著說道:「少爺,剛才在裡面,芊芊姐給你求了一支平安簽。」

聽到冷霜這麼說,宋芊的臉色有點紅了。

「其實不用給我求平安簽的,我走到哪裡都會很平安的。」胡天笑著說道。

「也是啊,畢竟你是……」宋芊看了一眼旁邊的冷霜,後面半句沒說了。

冷霜問道:「是什麼呀?」

「沒什麼。」宋芊笑著說道:「好了,我們再逛一會兒就下山吧。」

「好不容易爬上來,我們再逛一會兒吧,山頂的風景不錯的。」冷霜笑著說道。

「好呀,再逛一會兒,反正今天也沒什麼事。」宋芊笑著說道。

於是三人在山頂上轉了起來。

清水山不是單獨的一個山頂,而是最上面五六個山包連起來形成的山頂。

如果是走路的話,一天的時間都不一定能逛完。

胡天三人打算好了,等逛累了就下山。

逛著逛著,胡天發現不遠處的地方有很多人在排隊。

胡天指著那些人群說道:「這是怎麼回事啊?」

「少爺,您稍等一下,我去看看。」冷霜笑著說道。

說完后,冷霜就過去了解情況了。

很快,冷霜就回來了。

她皺著眉頭說道:「少爺,那邊是清水幫的宗門,遊客交錢可以去裡面參觀。」

「清水幫這麼缺錢,還對外開放山門的啊?」胡天笑著說道。

「是啊,不過他們只對遊客開放外宗的區域。」

「內宗區域有弟子把守,是不允許遊客進去的。」冷霜說道。

胡天笑著對宋芊說道:「芊芊,想不想去看看?」

「不去了吧,因為剛才那兩個騷擾我們的傢伙,就是清水幫的。」

宋芊搖了搖頭說道:「我感覺這個清水幫,肯定也不是什麼好地方,還是不去了。」

「好,那我們回去吧。」胡天點了點頭說道。

冷霜笑著說道:「少爺,我們坐纜車下去吧,芊芊姐要是再走一遍山路,腳會起水泡的。」

「不會的,我沒有那麼柔弱。」宋芊笑著說道。

「坐纜車吧,我們下山後去喝點東西。」胡天笑著說道。

聽到胡天這麼說,宋芊點了點頭。

於是三人準備去坐纜車下山了。

但就在這個時候,一個有些威嚴的聲音響了起來。

「你們給我站住!」。 因為,尤聶思曾經在外來者中遇到過一個武學高手。

雙方因為立場不同,進行了一場激烈的大戰。

那一場大戰持續了三天三夜,可謂驚天動地,整個納瑪城差點都被毀滅了!

然而在大戰中,兩人卻意氣相投,出乎意料的結成了朋友。

可惜,納瑪城各大家族對外來者的敵意非常強大,尤聶思並沒有戰勝對方,但這些家族卻派出了各自強者,將其圍攻而死!

那名外界強者在臨死之前,曾留下一句話給尤聶思。

希望尤聶思能夠放過那些意外從外界來到這裏的普通人。

因為那些人是無辜的。

聽到這最後的請求,尤聶思心中一陣觸動。

自那之後,他便辭去了尤里烏斯家族長老的位置,退居幕後。

在條件允許的情況下,他私底下幫助不少外界被抓來的俘虜,偷偷離開了納瑪城。

尤里烏斯家族的族長赫里其實很清楚這些。

他不贊成尤聶思的做法,但畢竟對方是家族強者,出於對對方的尊重,他選擇了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放幾個普通外來者出去,其實也沒什麼大不了,只要事情做的隱蔽就行了!

而且另外一方面,尤聶思也已經退出了高層核心的圈子,赫里不願意再為難對方,弄得大家臉上都不好看。

但這一次,秦風做的事情,已經嚴重挑釁到了納瑪城各大家族,甚至將他們的尊嚴踐踏在了腳下!

秦風笑着道:「殺人者恆殺之,這是亘古不變的道理!」

尤聶思何嘗不明白這一點,深深嘆息了一口氣,道:「那我就只好殺了你,以此來向家族交代了!」

秦風沒再開口,只是搖了搖頭。

尤聶思不明所以,「你想說什麼?」

「殺我,你還不夠格!」

秦風霸氣道。

這話一說,尤聶思沒忍住笑了起來,蒼老的臉上露出燦爛的笑容。

「老夫活了一百五十歲,還是第一次碰到你這樣有意思的年輕人!」

說話之間,宗師六重的修為之力全面爆發,一股無比強大的氣勢放了出來!

感覺到這氣勢,周圍強者還有各大家族的戰士,嚇得臉色慘白,身子都不受控制的顫抖了起來。

「你們退開!」

尤聶思朝着眾人吩咐道。

「是!」

戰士們很有秩序的退後了一段距離,但依舊形成包圍圈,不讓秦風輕易離開。

秦風緩緩起身,心中也是詫異,這個看起來半截都已經埋入土裏的老傢伙,居然是宗師六重!

也好,就拿這傢伙開刀,讓納瑪城各大家族知道外來者的厲害!

他從腰間拔出軒轅劍,一股劍意從中散發開來!

尤聶思眼中頓時露出強烈的戰意,驚喜道:「你是劍修?」

「不錯!」

秦風也看出來對方是一個劍修,道:「那就以劍來分勝負,如何?」

「正有此意!」

尤聶思哈哈一笑,銀色的鎧甲忽然爆裂開來,露出裏面的衣服。

這鎧甲平時也就是做做樣子,實際上戰鬥起來,反而束縛了他的行動!

下一刻,尤聶思身軀一晃,在周圍森林裏,頓時就出現了無數殘影!

「幻術?」

秦風眼中露出感興趣之意。

顯然,亞特蘭蒂斯的武學和外面世界差距非常大,雖然是一個體系,但理論上已經發生了一些改變。

最主要還是亞特蘭蒂斯獨特而殘酷的環境,這裏的重力是外面的十倍!

這些幻象,每一個身上都散發出來恐怖而強大的氣息,好似是真的一樣!

長劍在幻象手中不斷晃動,閃爍出一道道光芒,好像無數劍道強者,對秦風展開了圍攻。

秦風並沒有慌張,而是冷靜的觀察著。

忽然,一聲爆喝聲傳出!

「看劍!」

一道劍光,從秦風身後猛地襲來!

尤聶思眼中閃過得意之色,這一招影身,乃是他從一位自稱來自櫻花國的外界劍客上學來的。

後來又融合了自身武學,開創出新的招式!

長劍上帶出凌厲的劍氣之下,一劍之下,直取秦風性命!

然而就在這時,秦風身上詭異的出現了一股罡風!

無數氣勁從秦風體內爆發出來,頃刻之間,他周身出現了一股罡風,不斷朝着尤聶思的本體席捲而去。

「什麼?」

尤聶思大吃一驚,對方難道感應到了自己的真身所在?

怎麼可能!

秦風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對方的劍法確實很詭異,不過,他有着強大的戰鬥經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