府衙大堂中,昨晚匯聚青樓雅間之人,又匯聚一堂。

縣令、師爺、家主、管家、農漢、屠夫、婦人、女子……

黑衣正半跪於堂中,將昨夜之事說明。

「你先退下吧!」

將黑衣人揮退,沈縣令對眾人道:「只是昏迷過去,沒傷他性命,應是警告之意,而且這警告之意似乎還頗為友善!」

陸青青道:「也可能是為了迷惑我們。」

眾人點了點頭,亦是同意。

……

早間剛過不久,六名捕頭領着四位力夫抬着大轎子,行至十七巷中,引來巷中居民一陣圍觀。

吳嬸大膽上前詢問,回來后和街坊說道:「是縣令大人派人來請小呂去給他看病的。」

六伯驚道:「這麼大的陣勢,小呂這面子可大了去啊!」

三叔道:「也不一定是好事,若是小呂稍有鬆懈,便是禍不是福。」

「應該不至於,沈縣令咳嗽之症縣中名醫皆是無策,也沒聽哪個醫不好的受罰,小呂最多無功無過,白跑一遭。」

「是也是也。但若真有所建樹,小呂便能出頭了。」

「希望如此吧!」

……

在街坊們閑聊的目光下,捕快將呂玄陽與漓洛素素請出門。

上轎前,一名捕頭見他們主僕二人兩手空空,提醒道:「呂大夫莫不是將醫箱忘了?」

呂玄陽笑道:「沒有。」

沒有忘,沒有醫箱。

捕頭面露訝色,心中不解,想到出門前師爺的交代,便也不再過問,只將二人請入轎內。

轎夫起轎,一行人往衙門走去。

漓洛素素還是第一次坐轎子,上轎後有些新奇和好奇,行過兩條街便又失了興趣。

心道:實在太慢了,還不如我走的快,能坐着是不錯,但若能再大些,大到可以躺人,公子想必才會喜歡!

在她看來,公子似乎很喜歡躺着!

到了府衙,又有差役將他們帶到縣堂。

堂中,沈縣令坐於堂首書寫公文,見得二人將頭抬起打量了一眼,又繼續低頭辦公。

身旁師爺抬手道:「勞煩大夫上前,為大人診脈。」

兩人身後的後堂中,一群人正聚神留意前堂動靜。

其間佈置,自是瞞不過呂玄陽,他腳下不見動靜,朝沈縣令看了眼,道:「不用診了,取筆紙來便好!」

師爺問道:「大夫這是何意?」

「算了,我說你寫吧!」呂玄陽見沈縣令手中有筆,身前有紙,說道:「名機子一錢,獨葉草一錢、山人蔘二錢、艾高二錢、紅梔子半錢……」

「取水四升,先以文火煎煮半個時辰,在以武火煮至十分之一水,葯便成!」

「溫飲,早晚各一次,連服七日。」

「藥方可是記下?」

「已是記下。」沈縣令這時才將頭抬起,問道:「大夫這是何意,未看便知本官之疾?」

忽又高聲喝道:「莫不是在消遣本官!」

呂玄陽笑道:「你的咳嗽之症是與人相鬥時被罡勁傷到了內臟,這罡勁和普通罡勁相比比較特殊,乃是寒勁,所以你身邊人給你渡的氣機無用,按我的藥方喝上七天,寒勁自可消除。」

「我那藥材不全,葯你們自己買就是了。」

說罷,便懶得理會,轉身帶着漓洛素素直接離開。

以他的造詣,一眼便知沈縣令情況,凡俗藥理更是簡單。

他那院中確實藥材不全,主要是缺基礎之葯,能從那深山老林被他看上采來的都是此界名貴藥材。

。 槍影和劍芒的直接衝撞直接掀起了一陣陣巨大的氣浪。

甚至空中的雲彩都直接被震散。

周圍的人連連後退,他們滿臉驚愕,一個地仙境一個九魂聚靈的戰鬥怎麼會爆發出如此恐怖的力量波動?

「好傢夥,這也太誇張了吧,我絕對不相信薛維只有九魂聚靈,他的實力保底也在地仙境後期,不然絕對不可能和老蕭勢均力敵。」太史宇篤定的說道。

「害,老老實實的看下去吧,現在誰贏誰輸真的說不準了。」

澹臺上豐沒有說話,只是看着薛維動用凝破道的時候澹臺上豐不禁露出一絲羨慕。

凝破道在澹臺家算是爆發力最強的槍道,也是最難修鍊的槍道之一。

只是短短的一年,薛維就能夠將凝破道修鍊到如此恐怖的程度。

果然,天資卓越的人就是如此亮眼。

空中的交鋒仍然在繼續,只看到空中發生出一道巨大爆炸。

兩者紛紛從空中落在地上。

薛維將銀鱗長槍收起來一抱拳。

「真不愧是最強的劍道世家,真是劍意無窮,蕭少,在下輸了。」薛維笑道。

但是蕭寒臉色卻有着一絲落寞。

「薛兄,別開玩笑了,是我輸了才對,我能夠感覺出來你最後收手了,薛兄的實力真是讓在下敬佩。」

將幻星劍收起來之後蕭寒對着薛維一抱拳。

這可把台下的眾人看的一愣一愣的。

好傢夥,我們還沒有看出什麼道道,你們怎麼還謙讓起來了?

澹臺上豐他們一上台。

「你們這是怎麼回事?」諸葛青疑惑的問道。

剛才他們只看到一股強橫的爆炸之後,便回到地面上,這其中發生的什麼他們可沒有看清。

薛維哈哈一笑。

「這能有啥回事,我技不如人,蕭少不愧是掌握了最強劍道,是我輸了。」薛維一副不在乎的說道。

「不,是我輸了,薛兄的實力深不可測,雖然現在薛兄是九魂聚靈,但是如果薛兄突破天劫之後,恐怕實力會更為強悍。」蕭寒一副恭敬的說道。

蕭寒這個人沒有別的,對於強者,蕭寒是無比崇敬的。

澹臺上豐咳嗽了一下。

「好了,別謙讓了,走吧,我們也該回去了,本來今天就是想介紹一下認識,點到為止,點到為止,後面還有很長時間,我們慢慢切磋,這個沒什麼。」澹臺上豐連忙出來打圓場。

「對,沒錯,後面還有時間。」

薛維直接順着台階走了下去。

幾個人紛紛騎着白金神駒便朝着紫微宮前往。

「薛兄,你和震候大仙是什麼關係?」諸葛青看着薛維不禁問道。

「震候大仙?為什麼這麼說?」薛維裝作一陣茫然的問道。

薛維自然清楚他說的是什麼,仙風雲體術,他們認出來了仙風雲體術肯定想知道自己和震候的關係。

雖然薛維不清楚震候究竟是什麼背景。

在黑淵荒的時候,楊戩和飛蓬都對震候恭敬有加這就能證明,震候絕對是一尊大神。

「你修鍊的仙風雲體術啊,那可是震候大仙的招牌,你是怎麼得到的仙風雲體術?」諸葛青不禁問道。

諸葛青心裏也是驚訝,難道薛維的仙風雲體術不是震候哪裏的?

薛維一笑。

「害,我說什麼呢?之前我無意間認識了震候大仙,震候大仙也看與我有緣,所以將仙風雲體術給了我。」薛維隨便編了一個理由。

總不能給他們說,這是震候在聊天群里打賞給我的?

開什麼玩笑。

聊天群這種東西不能拿到明面上,同時,聊天群里也有規則,不可以隨意的將聊天群的事情給別人說。

畢竟聊天群這種太過於私隱。

「原來是這樣,沒想到薛兄竟然還認識震候大仙這等神人,這下我也能理解薛兄你的實力會這麼強大。」諸葛青對着薛維一抱拳。

「諸葛兄說笑了,我這點實力不算什麼,對於諸位來說不過都是雕蟲小技。」薛維笑道。

在一陣小廖之中,眾人的關係也不斷拉近。

最起碼已經沒有了剛開始的那種生疏感。

回到了紫微宮后,私人紛紛對着薛維抱拳離開。

薛維鬆了口氣,和這些仙二代們交流一定還是要謹慎一點。

在權利和實力的面前,任何交情都是縹緲的。

薛維也是深知道這一點。

不可能自己救了澹臺上豐一次,自己就真的和澹臺上豐能夠成為摯友。

回到紫微宮后,薛維才慢慢打量著紫微宮的大殿。

楚霜寒已經去往二樓靜心修鍊,對於想楚霜寒這等修鍊狂人,她是不會放棄任何一個修鍊的機會。

因為楚霜寒心裏也有目標。

她要接替楚江的位置,那實力就一定要衝上去!

父親沒有完成的事情她一定要完成。

那就是統一整個地府!

可以說,楚霜寒的野心是相當大,如果要是讓薛維知道楚霜寒的心思一定會大力支持,畢竟這也算是繼承。

誰能接替楚江的位置?那無疑就是楚霜寒。

薛維走在這大殿之中,很快便被大殿中心的壁畫吸引。

一共七個星星烙印在上方,在整個壁畫之中,這七顆星星似乎會發光一般。

一陣陣神秘的氣息在這七星圖展開。

不,薛維仔細看了看,這似乎這壁畫也是鏤空的。

北斗七星!

薛維幾乎一下認出來了這星宿圖。

北斗七星換個話說也正是紫微星。

紫微星也稱之為紫微帝星,紫微帝星,同時號稱斗數之主。

在星宿之中,紫微星是佔據着絕對的地位,屬於帝王命格。

體內的紫薇天火也不禁有些躁動了起來。

顯然這壁畫似乎映照着星際之中的紫微星。

「這裏面有玄機。」紫薇天火的聲音悄然響起。

薛維一愣,根據紫薇天火的話說,那就是在這石壁之後還有別的東西嗎?

怪不得這壁畫是鏤空的。

要不將這石壁給破開?不行不行,這可是紫微宮啊,如果將這玩意破開,鬧大了自己可就吃不了兜著走。

所以一定要剋制住自己這邪惡的想法。

「小紫,這裏面你能感應出來有什麼東西嗎?」薛維不禁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