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錢,你也敢對我黑龍寨的人下殺手?」丁春秋趁機冷笑道。

公孫止臉色青白變幻,說不出話來,只能懇求的看著李道強。

」爹!「

忽然,一道清脆悅耳的驚聲傳來,吸引了眾多目光。

遠處,一位身穿碧綠衣裙,體態婀娜、腰肢纖細、身形修長的女子,正擔憂的快步跑來。

只見這女子膚如凝脂、吹彈可破、秀雅脫俗。

渾身自有一股清靈之氣,彷佛攜帶著山川日月之靈秀。

絕對堪稱一位絕色美人。

看清楚后,頓時,丁春秋幾人都不約而同的望向了李道強。

眼神里有相同的意思。

大當家應該看上了吧。

寇仲心裡還咯噔了下,有了丁點擔憂。

李道強沒理會幾個屬下的目光,大大方方的看著這出現的佳人。

他貪財、好色。

已經天下皆知,又本就是他想要的,何必遮掩?

「萼兒。」公孫止看向自家女兒,隨即、猛然醒悟般,又看向李道強,彷彿看到了生機般,臉色有了些紅潤。

「爹、您沒事吧?」純真自然如山間精靈般的女子,擔憂地跑到公孫止身邊,扶起他。

「萼兒、爹沒事,快見過李大當家。」公孫止溫柔說道。

公孫綠萼懷著怯意看向這些來者不善的人,在公孫止的目光示意下,對著李道強福了一禮:「小女子公孫綠萼見過李大當家。」

「不錯。」

李道強臉色露出一抹欣賞之意,隨即看向公孫止、冷淡道:「給不起錢,本寨主再給你一次機會。」

公孫止大喜,慶幸的看了眼自家女兒,連忙道:「大當家請吩咐。」

「加入我黑龍寨,以後慢慢還錢。」李道強淡聲道。

公孫止心裡一沉,浮現一些猶豫。

但下一刻,感受到那高高在上的目光,猶豫就消失了。

馬上恭敬地行禮道:「在下願意加入黑龍寨,參見大當家。」

「準備休息的地方吧,血刀、你隨後給他講講寨中規矩。」李道強語氣緩和了些。

「是。」

公孫止和血刀老祖一同應道。

轉眼,就是李道強幾人來到絕情谷的第三天。

短短的時間,絕情谷已經變了一個主人。

谷中所有人都加入了黑龍寨,這個谷中的產業,也被公孫止自願賣給了黑龍寨,抵消了一部分債務。

再加上兩百多萬兩的現銀,公孫止的債務還清了四分之一左右。

山谷里一處情花叢前。

李道強欣賞著這些情花,頗為好奇的微笑道:「這情花真的有那麼神奇?中了此毒,一旦動情、便會發作?」

「回大當家,數百年來,皆是如此。」一旁,公孫綠萼恬靜的站著,聞言、帶著幾分拘束怯意輕聲道。

不過聲音依舊的溫柔好聽,彷彿一汪清泉、一陣清風,令人感到舒爽、寧靜。

「那要是清心寡欲、絕情絕愛之人中了此毒,又會如何呢?」李道強看向旁邊的公孫綠萼,神色間多了幾分柔和。

公孫綠萼不敢看李道強,低著螓首,有些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因為根據谷中記載,沒有遇到過那樣的人。

為難的想了下,低聲道:「谷中沒有記載,屬下也不知道。」

「也是,那樣的人整個天下,都是舉世難尋。」李道強一笑、隨口道。

轉身不緊不慢的向山莊走去,輕笑道:「走吧,該回去了,綠萼你昨晚做的小蔥拌豆腐不錯,今天中午要有。」

公孫綠萼雪白的小臉一紅。

有些害羞。

從來沒有人這麼誇她做的菜好吃。

而且、那也不叫小蔥拌豆腐。

「是。」

輕輕應了聲,邁著輕盈的腳步跟了上去。

回到山莊,公孫綠萼去準備李道強的午飯了。

他則是在大廳中,聽著幾個屬下的彙報。

絕情谷的情況都已經大致整理完畢,也傳信讓黑龍寨的人前來接收。

除此之外,主要的就是襄陽那邊的消息。

跟美人遊玩了一上午絕情谷的李道強,一一查看那些消息。

目前為止,沒有什麼大的動靜、變化。

所以還不用急。

「繼續盯著,隨時稟報。」看完后,李道強命令道。

「是。」

「丁春秋留下,其他人都下去吧。」

「是。」

轉眼,大廳中就剩下了李道強和丁春秋兩人。

「絕情谷的記載你也看了,可能配出絕情丹?」李道強問道。

絕情丹就是情花之毒的解藥。

整個絕情谷現在只剩下三枚絕情丹。

如此神奇的毒,他本能的不想浪費。

「大當家,只要再給屬下一段時間,一定能配出來。」丁春秋馬上保證道。

「嗯,去吧。」李道強揮了下手,在用毒這方面,他還是比較相信丁春秋的。

「是,屬下告退。」丁春秋行禮后,退了出去。

李道強獨自坐著,默默沉思會,驅散了幾許慾望。

不急。

同時,傷勢已經好了大半的公孫止有些猶豫。

現在要不要把綠萼送給李道強?

(第一章,有點卡文,太難寫了。)

······

。 「轟——」強大的劍意從奚淺身上發出,延展至周圍,對上從天而降的神雷。

瞬間,幾乎把神雷震得一滯,也抵消掉不少神雷的力量。

奚淺一喜,她能用『神罰之劍』控制九天神雷了?

「噗——」剩餘的神雷直接把奚淺劈成一坨黑炭。

「姐姐!」

「姐姐,你怎麼樣了?」「姐姐?」幻兒幾個察覺到奚淺昏迷,焦急的呼喚道。

此時,雷劫已過,天空里聚集的烏雲散開,露出一輪金烏,耀眼奪目。

但是金烏之下,一個焦黑的巨坑裡,雷電之力遍布,中間躺著一個人形黑炭,一動不動,只有胸膛有輕微的起伏。

……

三天後,奚淺艱難的睜開眼睛。

「姐姐……」

「姐姐你終於醒了。」幻兒搶了小天的話。

「……嗯,暫時沒事了!」奚淺艱澀的說著。

忍痛從手鐲里取出一壺靈茶罐了下去,奚淺才覺得好受了些。

「謝謝你了,小傢伙!」奚淺雖然昏迷,但是雷靈珠給她療傷她也是有感覺的,不然也不會這麼快醒來。

『能幫到主人就好』雷靈珠羞澀的傳達著自己的意識。

何況,幫主人療傷的同時,它也吸收了不少雷電之力。

奚淺笑了笑,用靈力碰了碰雷靈珠,表達她的感激之情。

隨後,從手鐲里取出一顆八品丹藥吃了下去。

如今雷劫已過,只要她能醒來,傷勢自然會癒合,她已經成功進階到金丹期了。

奚淺運轉靈力療傷,嘴角勾起一抹滿意的微笑。

幻兒幾個也懂事的沒有出聲打擾。

她結丹后,實力很好的穩定在金丹初期,一點都沒有虛浮。

神識從元嬰初期突破到元嬰後期,跨了兩級。

「神月訣」突破到第四層,對付元嬰後期也能爭取一息的機會了。

『神罰之劍』也進級到地階高品了。

得易於最後那一劍,她的雷屬性劍意從小成領悟到了圓滿,離大圓滿只有一步之遙。

還有!她還從中領悟到了一種全新的雷屬性劍法,「斬天!」是的,天道若阻,一劍斬之。

劍修當有勇往無前,不懼任何險阻的勇氣。

打坐中的奚淺氣勢不斷攀升,一步步強勁起來。

丹田內兩顆紫色的金丹不停的旋轉,外界的雷屬性靈力瘋狂的湧入其中。

奚淺受傷的經脈和骨頭,迅速恢復如初,甚至經過雷劫的洗禮,被淬得更完美了些。

皮膚也重新生長出來,外面的黑殼自動脫落。

露出瑩白如玉的新肌膚,神聖不可侵犯。

奚淺和雷靈珠溝通了一下后,一鼓作氣,把巨坑裡的雷電之力全部吸收到丹田。

儲存不下的也被雷靈珠收了起來,待奚淺要用時它再返還出來。

睜開眼后,奚淺趕緊換了一套新的法袍。

她在虛無界里買了許多,倒也不怕造。

「這也太深了吧!」奚淺一臉黑線,不由得感嘆自己命大,天雷劈出這麼一個大坑都沒劈死她。

「姐姐,咱們趕緊上去吧!」風零還有些驚魂未定,她著實被嚇得不輕。

「好!」奚淺勾起嘴角,凌空飛起,現在她看這個巨坑也有點糟心。

。。 杏兒沒進來前只當這是普通的成衣鋪子,和前幾次來的差不了多少。

可這一次來,這成衣鋪就完全變了個樣子,富麗堂皇這四個字形容再好不過。

尤其是擺在主位的面料綢緞,瞧那上面的印花,牡丹又或者墨竹,都是那麼的栩栩如生。

正當顧錦枝和杏兒看的正開心,成衣鋪中來了位不速之客。

那大嬸氣勢洶洶的捏著袋子來到成衣鋪,把袋子往紅姨身邊一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