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此刻,在趕往別墅莊園的路上。

墨錦城的車子如同脫了韁的野馬一樣,瘋狂的失控的不停加速,在車流之中來回的穿梭著。

剛才電話裏面厲司景和莫塔兩個人的對話,他一字不落的全部都聽到了。

為什麼?

為什麼每次只要一碰上顧兮兮的事情,他就會變得六神無主,手足無措?

這根本就不是真正的他。

那個揮斥方遒,思維縝密,當機立斷的男人到底去哪裏了?

但凡是他只要稍微動動腦筋,仔細分析一下前因後果,就絕對不會被一個女人玩弄到此番地步。

他寧可受傷的是自己,也不願意顧兮兮和他們的孩子受到任何一丁點的傷害。

只要一想起剛才莫塔所說,小十一極有可能已經被人帶走,作為心臟的供體,墨錦城就覺得渾身的血都涼了。

十一是他和顧兮兮兩個人愛的結晶,若是十一出是被人生生的從身體里掏出了心臟,那顧兮兮肯定也沒辦法活下去。

若是顧兮兮出事了,那顧小諾和顧小熙怎麼辦?

他要怎麼辦?

他不敢再想像下去,他接受不了這樣的結局。

他現在只能祈禱一切都還來得及!

可惡!

墨錦城一拳砸在了方向盤上,恨不得狠狠給自己抽兩個大嘴巴。

好不容易冷靜了下來,他那張俊臉之上,表情已經抑鬱到了極點。

他猛打方向盤,將油門踩到了底,風馳電掣般的朝着莊園那邊趕了過去……

文學網 其實他來圖書館都是因為陸安安,只是他不能那麼說。

將這一切都弄成巧合,讓陸安安覺得這就是緣分。

陸安安看著南知行,沒說什麼。

「小安,我們走。」

陸安安對易小安道。

南知行見此,便又急急忙忙的道:「安安,這周末有空嗎?」

「做什麼?」陸安安問了一句。

「最近新出來一個特別好看的電影,所以想約你去看電影,要不要一起去看電影?」

南知行一臉期待的問道。

陸安安根本沒興趣,所以毫不猶豫的拒絕,道:「你還是約別人吧,周末我沒空。」

說完,陸安安和易小安離開。

留下一臉氣惱的南知行。

「真是給臉不要臉!」

南知行氣得直接踢了一腳旁邊的樹。

這個陸安安,故作清高的樣子叫人噁心。

真把自己當回事了?

但是,南知行依舊不死心,容易追到手的就不是白富美了,陸安安這種真正的白富美難追是難追了一點,但只要追到手,那對他來說百利無一害。

所以,南知行只是惱怒了一會兒,然後收拾心情,準備想想該怎麼將陸安安拿下。

他要讓陸安安變成他的舔狗。

在這方面,他還是有一定的技術的。

閱女無數,知道怎麼對付那些故作清高的女生。

任何女生,只要被他盯上,就不可能再逃出他的魔爪。

機會總是留給有準備的人,南知行對自己信心滿滿。

只是那個易小安竟然也接近陸安安,估計跟他的想法是一樣的,想要俘獲陸安安這樣的白富美。

「易小安,你算什麼東西,竟敢跟我搶女人!」

南知行冷冷嘀咕了一句。

看來,他還對對付易小安才行。

一個新來的學弟,不配成為他的對手。

易小安送陸安安來到了女生寢室樓下,陸安安朝著易小安揮手道別。

旁邊的人傳過來異樣的眼神。

這一幕剛好被愛慕易小安的西音看到了。

等陸安安進去之後,西音擋住了易小安的去路。

「原來,你喜歡的女生竟然是陸安安啊!」

西音話語中帶著一股酸味。

當初她主動跟易小安表白,結果被易小安無情的拒絕了。

還以為易小安不打算在大學裡面找女朋友,結果易小安的女朋友竟然是陸安安。

聽著西音的質問,易小安沒有反駁。

他的確是喜歡陸安安。

「你是誰?我們認識嗎?」

易小安有些疑惑的看著眼前的女生,有些眼熟,但不記得是誰了。

西音聽著易小安的話,只覺得一陣好笑。

「你竟然都不知道我是誰?」

她當初跟易小安表白的時候就說過了自己的名字。

結果易小安卻問她是誰。

這不是諷刺嗎?

心中只覺得悲涼。

「有見過嗎?」

易小安還是沒能夠想起眼前的女生。

「我當初跟你表白過,可是你拒絕了我,我以為你想在大學里找女朋友。」

西音幫易小安回憶之前的事情。

即便被易小安拒絕,可她心裡還是默默的喜歡著易小安。

會在操場上看易小安打籃球時候的身影。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兩人約定好以後,林天成便讓凌墨晴通知凌遠山進入辦公室。

看見兩個年輕人很有默契地站在一起,而且,凌墨晴還是滿臉緋紅的樣子,胡飛就知道,事情成了。

他拍了拍林天成的肩膀,一語雙關道:「小夥子,好樣的,懂得抓住機遇。下面看你的了,明天我就會安排人保護你。」

文國華也用曖昧的目光看了林天成一眼,心裏想,這小子可以啊,不愛江山愛美人。

就在這個時候,辦公室外面,響起了敲門聲。

須臾,張青推門而入,對凌遠山道:「老闆,一個億的賭注,是三個荷蘭人擅自做主,霍元英不知情。那三個荷蘭人身上,一共不到三千萬,全部吐出來了,你看?」

凌遠山擺了擺手,「讓他們走。」

張青點了點頭,把一銀行卡放在凌遠山的辦公桌上,退了出去。

凌遠山拿起銀行卡,遞給林天成,道:「天成,這筆錢,算你這次出手的車馬費。」

三千萬!

有了這三千萬,林天成就可以說服王夢欣,陪他去真正的賭石天堂。只要有王夢欣的配合,林天成有足夠的電,三千萬變十個億,也不是不可能。

林天成剛剛想伸手接過來,忽然想到凌墨晴就在一邊,他在凌墨晴面前,可是塑造了淡泊名利的高大形象。

錢,林天成當然要,但假意推辭一下還是必要的。

林天成道:「舉手之勞而已,凌先生不要客氣。」

凌遠山道:「你能出手相助,我已經很感激了,這錢是你應該拿的,請務必收下。」

林天成等的就是這句話,他正準備伸手笑納,可就在這個時候,凌墨晴卻嗔怪道:「爸,你把天成當什麼人了?他是在乎錢的人嗎?」

凌遠山這才想起來,林天成淡泊名利,他一拍額頭,不好意思地對林天成道:「是我疏忽了。不要見怪。」

林天成作繭自縛,差點吐血。

只是,想到凌墨晴要配合自己的事情,林天成的心情總算是平復了一些。

林天成離開的時候,凌遠山一直送到了門口。

半個小時后,凌墨晴和林天成兩人,共同進入了一家酒店。

凌墨晴一襲粉紫色的短披肩小外套,襯托出絕佳的身材,再搭配一條嫩黃色天鵝絨齊膝裙,一雙黑色的高筒靴,勻稱的大腿格外修長,漆黑的頭髮有着自然的起伏弧度搭在肩上。清澈明亮的瞳孔中充滿了甜美,彎彎的柳眉,長長的睫毛微微地顫動着,白皙無瑕的皮膚透出淡淡紅粉,薄薄的雙唇如玫瑰花瓣嬌嫩欲滴。

在兩人共同進入酒店的時候,立馬就有不少人,用異樣的目光去打量兩人。主要是,和凌墨晴相比,林天成的長相就顯得有些普通了。

感受到旁人異樣的目光,凌墨晴臉頰有些發燙,這還是她第一次,和一個男人開房,進入酒店房間,關上門后,林天成就有些迫不及待,凌墨晴,可是中醫藥大學公認的女神!

在沒有人機合體之前,林天成從來沒有想過,自己的人生會和凌墨晴有什麼交集。現如今,凌墨晴就俏生生地站在他面前。

「你要是不同意的話,我也不勉強。」林天成道。

凌墨晴被林天成看的心中一慌,想到林天成說的配合,便硬著頭皮點了點頭,略帶幾分緊張道:「我答應你的事情就會做到。」

凌墨晴是真的有些緊張。

兩個人靜靜地矗立在房間裏面,和木頭一般。

許久,還是林天成主動,再次將凌墨晴擁入懷中。

凌墨晴身上有他需要的電,那麼,林天成就會為了凌墨晴勇往直前,不管付出多麼大的努力和代價,都會把凌墨晴留在自己身邊。

在林天成心中,凌墨晴從今起,便是他的禁臠,他也會對凌墨晴負責到底。

林天成也沒想過要太過為難凌墨晴,只要能夠順利充電,他不介意等到瓜熟蒂落。

只是,抱着凌墨晴許久,電量還是5,沒有增加的跡象。

想到自己捏王夢欣的腳充了一個電,王夢欣親自己充了2個電,他親王夢欣嘴巴的時候充了5個電,林天成心中有了幾分明悟。

林天成可不敢在只有5個電的情況下,就跑到霍元英面前去囂張。

再者,林天成也很想印證一下,自己心中的判斷是不是正確。

「墨晴。」林天成把嘴巴湊在凌墨晴的耳邊,輕輕呼喊一聲。

凌墨晴兩隻手擋在胸前,心裏面彷彿有一隻小鹿在亂撞,明明知道是在演戲,可是,就是無法阻止自己的慌亂和羞澀,乾脆眼睛一閉,當只鴕鳥。

很快,凌墨晴就感覺到林天成在親吻自己的耳根,動作很輕柔,一下一下的,彷彿是一根細軟的羽毛拂過,再加上林天成那雖然極力控制,卻仍然在不知不覺加重的呼吸聲就響在耳邊,那呼出的熱氣簡直是火上澆油一般,讓凌墨晴整個人都緊張得像是一張拉滿了的弓,隨時都有崩掉的可能!這種說不清是舒服還是難受的感覺讓凌墨晴覺得備受折磨,便下意識地朝旁邊躲閃。

林天成也感覺的到,估計很快就到了凌墨晴所能承受的極限。

他不忍也不想強迫凌墨晴,可是,要想讓霍元英的賭場關門,充足的電量是需要保證的。

要是林天成電量不足,無法開啟手電筒,來證明他的精湛賭技,估計沒有人會高興的。。

再者,看着眼前秀色可餐的可人,林天成確實也有點情難自禁。

他用力抱住凌墨晴,嘴巴也朝凌墨晴的紅唇上面湊了過去。

凌墨晴嬰嚀一聲,連忙用力去推林天成。

在沒有充到一定的電量之前,林天成肯定不能半途而廢,這麼好的機會可不是那麼容易遇見的。

林天成這次去找霍元英,可容不得半點閃失。

只能委屈一下凌墨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