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眼過了兩個多時辰,秦沖的法力已經恢復的差不多了。

這樣短的時間之內,法力是可能恢復到巔峰狀態的,不過將法力恢復到七八成以上,也足夠應付後面的爭鬥了。

之前對付的凌雲雖然只是金丹中期,但卻是是個實力不弱的對手,以他這樣的實力確實有對抗金丹後期的本事,不過碰到秦沖這樣的金丹後期,其實力還是遜色一籌的。

眼看三個時辰的時間車不多到了,秦沖便站起身來,靜待下一個對手的到來。

隨着禁制上傳來一陣波動,一名黑袍老者進入到了陣法之中。

此人身材略小佝僂,看起來一副瘦骨嶙峋的模樣,但一雙眸子之中卻是透出一股攝人的寒光,這人是一名金丹後期的存在,而且修為似乎還比秦沖高出了一絲。

但從其氣息判斷,這黑袍老者肯定是進階金丹後期多年了。

這老者進來之後,並未向之前那凌雲那般客氣一般,顯示緊緊的盯着秦沖看了片刻,之後袖袍一揮便直接向秦沖發起了攻擊。

老者一出手,秦沖便知道此人的實力比之前的凌雲強了不少。

但秦沖仍舊是採用了上一次的戰術,並不與對方硬碰硬的正面對抗,依舊是採取了游斗,繼而開始盡量的拖延時間。

不過這黑袍老者隨即也看出的秦沖的打算,繼而將計就計一開始並未出盡全力,顯然他也是打的和秦沖一樣的算盤。

兩人纏鬥了近兩個時辰之後,那老者卻是猛然間開始發起猛攻,此人的本命法寶乃是一隻黑色的巨鍾,也是屬於攻防兼備的法寶。

但這樣的法寶往往在攻擊力度之上會遜色一籌,反而是在防禦上要出色幾分。

對方若是向單單憑藉此寶把秦衝擊敗,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一般而言,這樣的法寶對付修為比自己弱上一截的對手往往會有奇效。

但若是碰到雙方實力差不多的對手,此寶便占不了太大的便宜。

這一次秦沖直接祭出了龍神刺,應對此寶的攻擊,巨鍾法寶幾次試圖將秦沖的龍神刺壓制下去,但最終都沒有成功,龍神刺和這巨鍾比起來雖然顯得有些細小。

可有秦沖渾厚的法力做支撐,對方也是無可奈何。

算算時間也是該分出勝負的時候了,但黑袍老者此時手段頻出,仍舊不能佔據絲毫的上風,這讓他有些着急起來,若是再這般拖延下去,形勢可能會對自己不妙。

因為此時他已經發現,秦沖始終未盡全力,而自己幾乎是已經手段盡出了。

雙方又激戰了一會兒之後,秦沖隨即便抓住機會開始了一波反擊。

龍神刺忽然一分為三,且這三道金色光芒看起來都相差無幾,而且除了一道光芒和自己的巨鍾對峙之外,另外兩道金芒卻總是從極為刁鑽的角度向對方襲去。

可就在此時,秦沖再次祭出一物,讓那黑袍老者頓時臉色一變。

秦沖祭出的正是定光鏡這件法寶,此寶被秦沖催動之後,其上頓時射出一道耀眼的白光,直擊對方而去,可此人竟然直接又祭出了一件防禦法寶去抵擋這道白光。

由此可見此人並未參加之前的那場拍賣會,並不清楚定光鏡的厲害之處。

果然此人被白光擊中之後,無論是其自己的身形還是所操控的巨鐘速度頓時變得遲緩起來,此時那黑袍老者也頓時大驚失色。

兩人實力修為相當,勝負往往會在電石火光之間,此時中招顯然是一個極其危險的信號。

果不其然,見對方已經被白光擊中,秦沖直接操控龍神刺的三道金芒直接向對方襲去,甚至直接放棄了正在被抵擋的巨鍾。

不過此人也算了得,眼看三道金芒逼近,仍舊將手上的那件防禦法寶調轉方向來抵擋這一次的進攻。

但最終還是棋差一招,雖然擋住了其中的兩道金芒,但其中一道金芒還是繞過了這道防禦,一擊穿透了此人的身體,正中心脈。

隨即便聽到一聲慘叫聲傳出,此人的身軀也隨即從空中墜落。

可就在此時異變突起,只見那人的身軀之上一道金光激射而去,隨即便在空中一閃而逝,正是此人的元神附在金丹之上想要趁機遁逃。

看到這一幕,秦沖不禁露出了一絲冷笑。

要知道這樣的情況之下金丹的遁速,絕對比其本身的遁速要快上不少,若是碰上一般的修士根本不可能將其攔截下來,但秦沖不一樣,他手中還有破法柱這件寶物。

「砰!」

一聲悶響傳出,那老者的金丹頓時重新顯現出來,而秦沖也隨即身形一閃欺身上前,右手一張,直接將此金丹緊緊的握在手中。

「道友饒命,道友饒命,老夫已經失了肉身,還望道友放我這一縷元神離開。」

面對對方的苦苦求饒,秦沖根本不為所動,手上法力一催,直接將此人的元神和金丹一起滅殺乾淨。

且不說此人的金丹能否順利逃離這混元金剛陣,一場激戰下來,對方肉身被毀,已經是接下了梁子,秦沖豈會放虎歸山? 魂力內蘊,玉天心的腳緩緩踏上了階梯,同時帶動自己的身體站上了這第一級。

當他整個人站上去以後,頓時感覺到巨大的壓力鋪天蓋地而來,用力的擠壓著自己的身體。玉天心清晰的感覺到,自己的魂力開始快速的消耗著。

「果然,血衣候沒有那麼好心。」

頂住壓力,玉天心又邁動了自己的第二步,當他登上第二級台階時,壓力再次增強。

第三階,第四階,第五階…..,隨著階數的增加,玉天心的感受變得更加明顯起來,周圍的壓力如同潮水般奔涌而至,汗水在鬢角處出現,虎背熊腰也在這股壓力下慢慢彎曲。

「第三魂技,龍之怒」,在到達第40階時,玉天心的腰已經彎曲接近90°了,於是使出了自己的第三魂技,讓自己處於暴走狀態,各屬性得到了大幅度強化,直起腰,咬牙繼續向上邁去。

汗水如泉涌般滴落,玉天心一步一個水印,到了後面,腳下的水印更是參雜著一絲血跡,為了這寶珠,玉天心已經拼了命了。

九十三,九十四,九十五。玉天心的腳步停頓下來了,他的魂力已經消耗到了相當恐怖的程度,就在他第九十六步邁出的剎那,體內魂力再也無法支撐魂技的使用。身體停滯了一下,下一刻,他整個人已經翻滾而出,在巨大的壓力下,宛如炮彈一般被彈的飛了出去。

一根寒冰藤曼伸出,將急速彈飛的玉天心攔了下來,跌落在了地上。

玉天心四肢著地跪在上面,血水和汗水已經將他的隊服打濕,臉色赤紅,嘴唇蒼白,一看就是因為脫力而致。

他大口喘著粗氣,到此時他才明白了白亦非為什麼這麼「好心」,經過親身體驗,玉天心算是知道了,除了白亦非,在場的人估計懸了。

休整片刻后,玉天心在隊友攙扶下踉踉蹌蹌站了起來,來到白亦非身邊謝道:「剛才多謝侯爺救命之恩。」,剛才要不是白亦非給他借了下力,按玉天心那速度,絕對有的傷。

「下一個」

白亦非單手負后,看著剩下的學員冷聲道。

其餘學員在看到玉天心的「慘狀后」,內心打起了退堂鼓。他們雖然有的也看不慣玉天心的為人,但對他的實力還是很認可的,作為雷霆學院的最強者,他的實力毋庸置疑。

「我來」,火舞站了出來,看到讓玉天心都吃癟的玉階,她倒是很想試試。

隱晦地向白亦非表達了自己的意思后,白亦非傳達了一個讚許的目光,剛才玉天心都到達了了第95階,那麼火舞倒是有很大的概率完成登頂。

一直注意火舞的千仞雪在看到二人隱秘的交流后,內心有點吃味。她早就知道火舞對白亦非有意思,之前的事千仞雪就算了,畢竟當時她和白亦非還沒有結果,但現在兩人確定了關係,當著正宮的面這麼「勾搭」自己的男人,這讓千仞雪對火舞有了一絲殺意,即使火舞是雪衣堡的人。

千仞雪的控制欲和征服欲都是很強的,完美的繼承了比比東的性格,敢搶她男人,哼!

還不知道自己上了別人黑名單的火舞,此時釋放了自己的武魂,一步一步邁上了玉階。

在感受到越往上越大的壓力后,香汗淋漓的火舞心道:「怪不得連玉天心那樣的人都走不完玉階,只怕最後幾階的壓力更是沉重。」

邊想著,火舞釋放了自己的全部能量,身後的武魂火影散發出巨大的血紅色光芒,龐大的熱量都波及到了下面的人,現在的火舞宛如一隻火焰精靈燃燒著。

三十,四十,五十….九十,隨著階數的增加,火舞的速度也是越來越慢,在進入到第九十一階時,火舞第一次停頓了下來,魂力的大量消耗令她全身骨骼發出只有她自己才能聽到的艱澀聲。

最明顯的就是,火舞身上的極致之火火焰開始變為萎靡了,望著剩下的九階樓梯,火舞擦了擦臉上的香汗后,卯足了勁繼續前進。

沉重的腳步邁過一級接一級的階梯,九十一,九十二…九十八,火舞眼前的景物已經變得模糊了,最後一級台階此時在她面前,卻變成了無法逾越的天塹。

「啊」,火舞嬌喝一聲,榨乾了體內的最後一絲魂力,身上的火焰在最後一電魂力的燃燒下發出了最後的光芒,隨著右腳跟上最後一階階梯,火舞終於跨出了最後一步,所有的壓力,在火舞登頂那一刻宛如冰雪消融一般逝去。

下面的熾火學院看到火舞登頂,發出陣陣歡呼。

寶珠見在眼前,火舞先是向石像鞠躬行禮后,把手伸向了紫色寶珠,在距離還有半米時,一個類似透明玻璃的東西讓她無法再進一步。

沿著虛空摸了一圈,這是一個球狀類似玻璃的物質,在幾次攻擊的試探后,火舞最終放棄了,沿著階梯走了下來。

隨後嘗試的有風笑天,98階;水冰兒97階;戴沐白96階…

也只有最後的唐三,靠著各種手段登頂成功,可是雖然最後唐三祭出昊天錘對著阻擋物一頓猛錘,讓眾人提心弔膽的,但還是黯然下台。

在路過千仞雪時,千仞雪對他的殺意絲毫不掩飾,也是得虧唐三此時身體虛弱,注意力不集中,這才沒有被發覺。

看著唐三他們虛弱的樣子,白亦非漠然地看了一眼后,順著階梯慢慢走了上去,雖然這片秘境限制了他的魂力,但他的肉身強度卻仍舊是97級的水平,這階梯對他來說如履平地。

果然,白亦非異常輕鬆地走了上去,在感受了一下那一層玻璃后,白亦非拿出了棄雪劍。

「第一魂技,冰雷之刃。」

白亦非動用起了所有的魂力,這次的第一魂技並沒有如之前那樣化作一道劍刃發出,而是將其內斂在了泣血劍上,一劍劈了下來。

這個讓唐三和火舞無比棘手的東西,如豆腐般被白亦非切開,破碎的玻璃化作蝴蝶漸漸消散在了這個大殿中。

一把抓住紫色寶珠,在一瞬間,這個寶珠的信息就通過珠子反哺給了白亦非,在了解清楚后,白亦非嘴角一勾,這個寶物很不錯,雖然可能對他來說沒什麼用處。

玉天心,唐三等人看著白亦非手中的寶珠眼中精光一閃,強忍著出手爭鬥的慾望,白亦非可是一名超級斗羅,就是他們的長輩都不是對手。

「嗡嗡」,在寶珠被摘下后,玉階上的壓力同時散去,兩座雕像也逐漸破碎,然後在一股莫名的力量下重新組成了一道大門,和進去這片秘境的大門一模一樣。

大門的出現讓所有人如釋重負,尤其是得到寶貝的人,在這秘境里他們都感覺度日如年,太害怕得到的寶貝讓人奪走,只要到了外面就能得到師長們的庇護。

隨著白亦非和千仞雪最後離開,這次的秘境之旅宣告結束。

將這一切看在眼裡的天使之神和傲慢之神關閉了鏡子,傲慢之神邀功似地說道:「看吧,我就知道你家的那個女娃子不會有事的。」

聞此,天使之神默默拿出了自己的天使聖劍,打量著其鋒利的劍刃,「哦?這麼說來是我錯了?」

感覺到有點不對勁的傲慢大腦飛速計算著,該如何組織語言,這一旦說不好,又要挨砍。

天使之神撫摸著自己的神器,就這麼看著傲慢之神,空氣有些微妙。

在確定好自己認為最合適的一套說辭后,傲慢這才道:「你怎麼會有錯?我的意思是有那個白髮小子保護著,她肯定不會有事。」

傲慢趕緊把話題轉移到了白亦非和千仞雪身上。

天使之神輕哼一聲,張開天使之翼飛離了傲慢的府邸,只留下一句:再讓我看到類似今天的事,我和你沒完。

神界的其他神祇看到大型連續劇就這樣草草了事,都覺得意猶未盡。原來神也是這麼八卦。

可不得不說,身為原罪神,傲慢之神的腦迴路有點清奇,「我要是找個機會撮合一下這倆娃子,語涵不就又來找我了」,這是傲慢之神此時心裡唯一的想法。

(看到大家的評論,說實話作為一名第一次寫作的作者我來說,心裡挺欣慰的,不管評論中的褒貶,都是對我的肯定,在此謝謝大家。今天空閑時間多,所以加更了一章。

那個群我現在去吧禁言關了吧,之前是因為我在學校,現在放假了,我還有點空餘時間,這個群是供大家討論的,你們也可以說一下對以後劇情的想法,盡量仔細一點,我會參考的。大家的艾特我也不可能一一回復,我平常也是有事的,抱歉哈。狗頭保命

這個群大家不要發廣告,不要發有色的東西,害怕被封。)中州以西,妖火平原。

大片大片的黃沙遍布在四野,這裡曾經是山脈,直到凈蓮妖火的出世,那散逸而出的恐怖高溫,便讓曾經的青山綠水環繞之地,變成如今黃沙遍布的死寂之地。

突然間。

天穹中一陣波動、扭曲,一道模糊殘影溜出扭曲之處,如閃電般劃過天際,隱於虛空之處。

《斗破之重生柳席》第五百八十九章亂局(求訂閱) 噠噠噠!

噠噠噠!

萬蹄踏地,震耳欲聾。

項羽一馬當先,橫掃千軍,所過馬前無一合之敵,一桿戰戟左突右刺,彷彿死神之鐮。

轉瞬。

一人衝殺出百丈之遙,背後地面上屍山血海。

然而,項羽絲毫沒有停下來的意思,去勢不減,猛如怒龍騰空,氣吞山河。

看到這一幕。

林戰臉色難看起來,前行的速度愈發加快,心下暗自盤算著,必須在林天兩人戰敗之前,殺入到葬天城內。

可當他前行百米之遙,四道身影出現將他攔了下來。

正是龍且,英布,季布,鍾離眜四人,也可稱之為風林火山。

風林火山是指兵道精髓,其疾如風,其徐如林,侵略如火,不動如山。

而當前風林火山卻代表著,鍾離眜,英布,龍且,季布四人。

並且在楚帝對他們進化之後,四人分別獲得四象靈獸,朱雀,玄武,青龍,白虎血脈傳承。

這一刻。

侵略如火的龍且,身披赤色鎧甲,腰懸闊劍,胸口處有著四象靈獸的青龍標誌。

其疾如風的鐘離眜,身披銀色鎧甲,後背弓與箭囊,腰懸寶劍,胸口處有著四象靈獸朱雀的標誌。

不動如山的季布,身披金色鎧甲,手中一桿金槍,胸口處有著四象靈獸白虎的標誌。

之後,其徐如林的英布,身披黑色鎧甲,半面黑色面具遮臉,渾身充滿戾氣,胸口處有著四象靈獸玄武的標誌。

掌中握著一對戚,兵器上分別寫著「殺」和「滅」。

四人傲立於沙場之上,猶如四座巍峨的巨峰,身影上暴涌恐怖的氣息,將前行的林戰攔了下來。

看著眼前四人,林戰輕蔑一笑,「爾等四人是要阻擋本候?」

龍且面無表情道:「你以為呢!」

林戰仰天狂笑,一臉漠視,「弱如螻蟻,如何能阻擋本候前進的步伐?」

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