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複雜的情感交織在一起,令阿爾托莉雅的大腦一片混亂,甚至沒有在在意羅恩現在的「精神抖擻」。

求推薦票!求收藏!求月票! 葉寒讓隊伍稍作休整,馬上帶回,配合對方進行作戰。

他們其實根本不需要這樣做,只是葉寒想要讓他們再次積累正面作戰的經驗,還讓身受輕傷的人充當炊事員,或者是運輸隊,反正後勤也給予幫助,發揮出這支隊伍的最大作用。

這讓友軍都非常佩服。

他們不但拖延了對手快一個小時,而且擊殺了對手這麼多人,讓敵軍的戰鬥力大打折扣。

讓他們對付起來相當輕鬆。

而且補給還能夠跟上,讓他們能夠不用挨餓作戰。

葉寒離開的時候,還將一部分物資留下,能夠讓他們應急。

現在是戰爭時間,什麼情況都有可能會出現,有備無患。

葉寒的隊伍也沒有任何意見。

畢竟他們現在的物資是最多的!

葉寒這樣的友軍,幫助了三個。

還成功的救下了一支被包圍的隊伍。

可是光這麼打,發出去這麼多食物,他們自己開始有些不夠了。

這一回,葉寒並沒有冒險帶着隊伍深入敵後去搞物資。

而是將隊伍帶回,用他們現在身上的錢,去買物資。

這樣的做法,是確保他們能夠安全。

與此同時,葉寒也該回家去了。

這回葉寒回來的時候,當初帶回來的天溯帝國的孩子,非常激動。

很明顯,他已經開始變得開朗活潑了起來。

孩子們有一個非常了不得的消息要告訴葉寒。

葉寒安靜的聽他們訴說。

「葉爸爸,我們成功的將西邊盡頭的土地推進了一寸,而且是讓綠洲都往外延伸了一些。」

「很好!」葉寒說道。

「我們還……還種植出了番茄的新品種,一股桃子味道!」

孩子們在葉寒的面前訴說着他們的成果。

葉寒開心的聽着他們的訴說,心中一陣溫暖。

他給孩子帶來的是非常多,很好玩的玩具。

然後這次只停留了兩天時間,他就回到天溯帝國。

畢竟這次是讓自己的隊伍花錢在邊境上生活,現在物價非常貴,要是他再不回來,恐怕自己的隊伍好不容易積攢下來的錢,就這樣沒掉了。

這次兩天的時間,隊伍裏面有一個戰士提升了一個等級,他立刻將戰士的裝備進行提升。

戰士非常激動。

這樣他們的隊伍戰鬥力就更加強大了起來。

葉寒對他們說道:「這一回,我們去做點大事!」

眾人一聽就非常興奮。

之前讓他們感受一下正面戰場,是因為必須要有一個升華的過程。

但是他們的隊伍,用來打正面戰場還是太危險,而且能夠起到的作用也是非常有限的。

還是要到敵後去,將對手的資源給慢慢銷毀。

這樣才是最強大的打法。

葉寒這一回,是需要搶奪大量物資。

他在來的路上想到了一個非常大膽的想法。

這個想法必須要做到每個細節都不能夠出錯才可以。

現在他覺得這隻隊伍完全沒有這方面的問題。

於是他帶着隊伍來到後方。

這個時候,他的戰術已經說給每個人聽。

而且在車來之前,反覆進行演練。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看得出來,這個姑娘很有討價還價的經驗,二話不說,直接砍到一成開始喊。

不過這貌似是菜市場和服裝店裏的套路。

隨身聽你砍到一成,逗人玩呢?

這個年代,沒有MP3,MP4,沒有智能手機,聽音樂最主要的途徑就是錄音機。

隨身聽作為一種可以移動的錄音機,是學生之中最受歡迎的電子產品。

當然了,歡迎是受歡迎,但價格可不便宜,完成可以說是奢侈品。

對條件一般的普通大學生來說,買一台隨身聽很不容易,要攢很長時間的錢。

目前市場上最時髦的艾娃隨身聽,高端配置的JX909D機型,價格高達二千七百元,讓人瞠目結舌。

牟麗莎當然沒有選擇這麼高端的產品,選了一個中游價格的機器。

但五百塊對於普通人來說,也是一家兩口子一個月的工資總和,絕對不能算是小數目。

牟麗莎喊價有點狠,直接殺到了五十塊。

老闆臉一橫,沒好氣地說道:「你把我當豬宰?」

「不是,你聽我解釋。」牟麗莎說道:「我現在先給你四百五十塊,一會我帶個人來,再問你的價格,你就說五十塊,行不行?」

原來是要分期付款啊。

老闆當然沒問題了,點頭說道:「好的。」

「非常感謝,老闆你的人這麼好,以後生意肯定會芝麻開花節節高。」牟麗莎從錢包里數了四百五十元給老闆。

老闆很高興地說道:「小姑娘你說話這麼好聽,這五十塊錢不收了。」

「不不不,該收還是得收。等我十分鐘,很快就回來。」牟麗莎開開心心地出了禮品店。

本來陳飛揚和徐添月是準備拿了貨就離開,去送快遞的,但現在有熱鬧看,他們也懶得走了。

這對外賣界神鵰俠侶的敬業精神,實在是令人一言難盡。

要是所有快遞員工都像他們這樣,吃飽了外賣關門大吉是遲早的事。

並且宜早不宜遲。

等了十分鐘,牟麗莎就牽着侯代宗的手,笑意盈盈地走進來了。

看得出來,侯代宗很緊張,他大概從來沒有牽過女生的手,表情很不自然,甚至手都在在哆嗦。

但他身上所透露出來的幸福的感覺,是瞞不了人了。

陳飛揚隔着老遠都能聞到檸檬的味道。

看到陳飛揚和徐添月在這裏,侯代宗的表情有點精彩,感覺像是被抓包了,同時又有點感激。

要不是有他們的幫助,自己的這份暗戀,肯定會永遠地沉在心裏。

「本來我是打算在大學期間不談戀愛,以學業為重的,但看在你這麼有誠意的份上,就給你一次機會。」牟麗莎仰頭對侯代宗說道:「今天算是我們的第一次約會,我們互相之間得送一次禮物。」

「好的好的。」侯代宗忙不迭地點頭。

雖然他囊中羞澀,但看他的架勢,哪怕是把自己賣了,也要給女朋友送一個拿得出手的禮物。

說句誇張點的話,哪怕是牟麗莎想要水裏的月亮,他二話不說,就會跳下水去撈。

這可是他的整個青春啊。

「你喜歡什麼東西呢?」牟麗莎問道。

侯代宗表示:「你隨便送我一點什麼都行,我都喜歡,不要花太多錢。」

牟麗莎的目光在侯代宗身上從上到下打量了一遍,看得侯代宗很不自在。

他的穿戴很老土,全身上下都沒值錢的東西,不禁有點自卑。

牟麗莎說道:「為了方便你按時起床,按時休息,按時學習,我覺得應該給你送一塊表看時間。」

她在店裏挑了一塊表,對老闆問道:「這個多少錢?」

「五十。」老闆想都沒想,按照說好的價格回了一句。

牟麗莎楞了一下,說道:「不是,我是問這塊表多少錢?」

「不是說了嗎,五十。」

「這塊表可以貴一點。」

「貴的東西啊?我們店裏沒有。」

「這個可以有。」

「這個真沒有。」

徐添月聽得有點懵:你們兩個在這裏說繞口令呢。

陳飛揚卻是聽明白了,牟麗莎可能以為老闆是報的談好的隨身聽的價,就提醒老闆,這塊表按照原價賣。

按照市場價的話,這塊表大概是一百塊左右。

其實老闆哪可能那麼糊塗,不知道她的意思,老闆就是故意把這塊表便宜了五十賣給她。

老闆先前不是說了嗎:「小姑娘你說話這麼好聽,五十塊錢不收了。」

結果被牟麗莎拒絕了。

我堂堂老闆,不要面子的啊,我現在要拒絕你的拒絕。

眼看牟麗莎還有拒絕的印象,老闆發話了:「你要是嫌五十塊錢的東西檔次低了,一會你買別的東西,我給你把價格添上去就行。」

這是幾乎明牌了:說了便宜你五十塊,希望你不要不識抬舉。否則一會的隨身聽,我就加五十塊,到時候破費的就是你的男朋友。

牟麗莎怎麼可能允許這樣的情況出現呢。

以侯代宗的經濟條件,五十塊都已經很吃力了。但要是再便宜的話,就怕刺激到他敏感的自尊心。

如果加到一百塊,就完全超出侯代宗的承受能力,而他肯定也會咬緊牙關買下來。

最後的結果,大概就是他連續幾個月節衣縮食,連素菜都未必吃得起。

「好吧,這塊表五十塊錢,我買了。」牟麗莎掏出五十塊錢,付了款。

趁著侯代宗沒注意,她用很輕的聲音,說了一聲:「謝謝老闆。」

老闆一臉笑意,這個油膩的中年人在這對年輕的學生身上,彷彿看到了自己年輕時的青澀時光。

接下來,侯代宗開始給牟麗莎選禮物。

「我想要一個隨身聽。」牟麗莎直截了當地說道。

侯代宗聞言,先是下意識地感到驚恐,緩過神來之後,咬着牙點頭:「沒問題,就買隨身聽。」

牟麗莎假裝選來選去,通過充分的比較,最終鎖定了她先前選擇的那款。

「就要這個了。」

侯代宗一看牌子和外觀,第一個意識就是不便宜。

但他沒有反對,硬著頭皮對老闆問道:「這個隨身聽多少錢?」

。 吃完年夜飯,她更是一味的催促自己送她回家,好在自己堅持。

「禮物喜歡嗎?」一一指了指楊昭霖手中的禮物盒,「喜歡,只要是你買的,我都喜歡,不過你怎麼突然想起來給我買手錶了?」男孩邊問邊走到女孩身邊坐下。

小心翼翼的拿出盒子裏的手錶,「寶貝,你幫我帶上好不好?」無論何時何地,這人總是不忘秀恩愛撒狗糧。

一一不好意的笑了笑,側坐着,接過手錶為他帶上,「等畢業我幫你換個更好的。」她認真的承諾。

楊昭霖笑着搖搖頭,抬手揉揉她柔順的長發,「不用,這個我就很喜歡了,禮物貴在心意,不是價格可以衡量的,哥他讓我替他謝謝你,他說很喜歡你送他的禮物。」